笔趣阁 > 萧剑天下 > 第二十五章十步杀一人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佛衣去,
  深藏身无名。”萧天羽大声吟道
  这是一位著名诗人的诗,萧天羽自幼便喜欢他的文采,从小便在陈秀儿的教导下学习他的诗。
  此刻,这首诗被萧天羽出口吟出,用在这个场景上在合适不过。他一边变换招式,一边挪动身形躲避着他们的攻击。
  “大家小心,想不到这个小子深藏不露,竟然这么强悍,是位高手,我们连他招式都架不住。”其中脸上有一道伤疤的中年人愤愤道
  萧天羽心里纳闷道:“啥叫身藏不露,我一直都在很认真的和你们动手好不好。”
  听完那名脸上带伤疤中年人的命令,所有的人都分散而开,准备四面围攻,让萧天羽措手不及。很显然,那名脸上带伤疤的中年人是他们的首领。
  萧天羽从五岁时便随赵宇学习剑法,到八岁时又遇到时雨明教他“混沌玉虚功”,学会后,这十年内,便日复一日坚持不懈的修教。如今又在白云寺里学到寺里的镇寺秘籍,内力又提升了一大截。他现在的武功早已跻身到二流高手行列,远非与他对战的这些人所能比。
  “咻”“咻”
  两枚钢针被一位瘦小的男子从袖筒里喷射而出。
  “暗器”钢针从萧天羽臂膀旁擦身而过,锦袍被喷射出的钢针撕裂一道不起眼的小口子。幸好萧天羽看见那人喷射钢针的动作及时躲避,索性才没有被射中,不过锦袍却还是被射出一道口子。
  “看来我还是不够强啊。”萧天羽凛着眼睛喃喃道,眼神里对喷射钢针的那人流露出杀机。
  萧天羽最恨的便是偷射暗器的小人,特别是钢针,他永远也忘不了,十年前朝政殿的那一幕:黑袍人闯进大殿射出钢针,如若出入无人之境,接下来便是疼爱他的母妃替他父皇受死的那一幕,他想要哭泣,却被在一旁的宫女捂着嘴,没有哭出声来。
  这是他永远都忘不掉的一幕,他在梦里时常也会梦到,黑袍人用钢针射杀他母妃的情景,他梦惊醒时分便惊出一身冷汗。
  萧天羽身形瞬间移动,一掌朝喷射钢针的那名男子攻去,那名男子中了一掌想要反抗,萧天羽化掌为拳,对着他又是一拳,他这时才彻底失去了生机。
  看到萧天羽攻击比之前更加毒辣,几乎一拳一掌便取了他们的性命,自知不是萧天羽的对手,都倒吸一口凉气,生怕被萧天羽取了性命。
  那名脸上带疤的男子趁萧天羽不防备,一掌对向他的后背拍去。
  “啊”手掌接触萧天羽的瞬间他大声叫道
  那名脸上带疤的男子想要将手掌收回,感觉有一股力量拉扯着他,内力以最快的速度通过经脉,流向萧天羽的丹田内。
  直到内力全无后,他的手掌才从萧天羽的身上收回,此时的他已经手无寸铁之力,力气还不如普通人大,结结巴巴的惊叹道:“混……混沌玉虚功,想不到你竟然会这么恶毒的武功。”
  百年前,欧阳幻利用“混沌玉虚功”打遍江湖,几乎人人都知道“混沌玉虚功”的恐怖之处。
  他见到自己的内力被吸以后,便看出萧天羽所修炼的便是“混沌玉虚功”。他想要逃开,却没有内力支撑,刚逃几步便汗流如雨、气喘吁吁。
  众人见他们首领的内力被萧天羽一个回合便吸走以后,都意识到萧天羽的恐怖之处,顿时没有了想要与萧天羽战斗的想法,便接连不断的退向萧玄的面前,想要逃命。
  萧玄见众人向后推来,冷漠道:“枉都自称江湖英雄好汉,想不到都竟是一群废物,竟然连湘王都应战不过。本太子不需要废物,接下来,谁要出战。”
  “太子殿下,就让末将前去会会湘王吧,我倒要看看湘王究竟有多大的能耐。”站在萧玄后面的一人主动请缨道
  此人约有三十多岁的年纪,下巴处长着淡淡的络腮胡,看着却并不是那么的明显,皮肤略显黑色,看着就像耕田的老农一般。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大萧京城的护城将军尚文武。
  “好,那么就有劳尚将军了。”萧玄抱拳道
  尚文武接到号令后,还没等逃回的众人反应过来,一枪便先将逃回的众人杀掉,然后骑马奔向萧天羽。
  萧天羽见到尚文武如此举动,不禁眉头一皱,心里暗道:“我本来想饶那些人一命,没想到最后他们却惨死在尚文武的枪下。我早就听说尚文武是位勇将,对阵敌人时心狠手辣,光靠战场杀敌之功便有护城将军的官位,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距离萧天羽数十丈后,尚文武翻缰下马,拿着长枪向萧天羽弯腰恭敬道:“呵呵,早就听说湘王风度翩翩、一表人才,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萧天羽也不失礼貌的抱拳道:“我也早就经常听朝中大臣提起,护城将军尚文武忠肝义胆,又有一夫挡关,万夫莫开之勇。就连父皇也是对你青睐有加,朝中的武将能让父皇夸奖的,除了谢竖便是尚将军了”
  “哦,皇上真的是这么称赞老臣的吗?”尚文武将信将疑道
  “这是自然,我又岂会在这种事情上欺骗尚将军呢。”
  实际上,萧道洪也只是说过尚文武是名勇将。并没有称赞之意,在朝中能让萧道洪真正称赞的武将也唯有谢竖一人而已,至于尚文武还远远不能与谢竖相提并论,萧天羽所谓的称赞只不过是信口胡诌,就连他自己差点都信了。
  “哈哈哈哈,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呢”听萧天羽这样信口胡诌,尚文武哈哈大笑道
  “可是尚将军今日为何会干出这么愚蠢的事情呢,难道不知道帮太子逼宫可是重罪吗?”萧天羽话锋一转的问道
  听到萧天羽把话说完,尚文武答道:世有伯乐,然后才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太子礼贤下士,深得军心,本将军自然是对太子殿下忠心耿耿。太子竟然想要这样做,我这个做臣子的自然是无条件支持。况且如果太子登基后,那么我便是扶龙之臣,朝中一定会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谢竖也会被我踩下去。”
  “原来是想要位极人臣啊”萧天羽听他说完暗暗道,虽然尚文武现在是护城将军,可是官品却只有四品,连六部尚书都不如,若论权利,连上朝议政都没有机会。
  可谢竖却是国公又是天下兵马大元帅,几乎统领朝中所有武将,深得萧道洪信任,同是武将,尚文武自然不会受屈与谢竖。
  “难道就仅仅因为如此吗?”萧天羽又问道
  “当然不是,太子殿下许诺过我,他登基以后,不仅封我为国公,而且还将陛下的宠妃——陈妃许给我。陈妃我可是见过一面,长的沉鱼落雁,我早已心仪已久。”尚文武得意洋洋道
  萧天羽顿时火冒三丈,忍无可忍道:“老贼。辱我母妃,你找死。”
  从德妃身亡后,是陈秀儿将萧天羽一手带大,在萧天羽的心目中,陈秀儿就是他的亲生母亲,他们有着很深的感情,他绝对不允许有人对陈秀儿无礼,甚至伤害陈秀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