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手术直播间 > 2110 患者打起来了
    “经理!”
  
      保安队长见黄亮脸色差的要命,连忙喊道。
  
      黄亮身子一软,瘫在老板椅上。
  
      “经理,您哪不舒服?”保安队长随即回头说到:“都特么是死人,赶紧打120!”
  
      “不用。”黄亮挣扎着说到。
  
      人一多,胆气就壮了,黄亮也没那么害怕。他死死的盯着两个装满黑色液体的高脚杯,随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保安队长看着高脚杯,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
  
      但他很懂眉眼高低,黄经理一直盯着看,可是不说话,自己就先别问了。
  
      难不成真的是自己眼花了,或者本身就是幻觉?黄亮心里面嘀咕着。
  
      “你们看那两个杯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颜色?”黄亮问道。
  
      “黄经理,黑色。”保安队长如实的说到。
  
      果然是黑色,不是自己的幻觉,黄亮稳了稳心神,随后站了起来。人多,估计那玩意被吓跑了也说不定。
  
      遇到自己不理解的东西,黄亮把郑老板说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腿略有点软,但走路还是没事。尤其是人一多,胆气壮了,什么事儿都没了。
  
      急匆匆离开经理室,换了一个屋子黄亮这才觉得好一些。
  
      不过他也没敢让保安队长走,留在身边陪自己,他拿起手机,想了想,给宋营打了过去。
  
      “哥,遇到个事儿。”黄亮哆哆嗦嗦的说到。
  
      “这不是……”说着,他给宋营简单陈述了一遍发生的事情。
  
      “哦,哦。”
  
      果然,宋营那面哭笑不得,把他一顿骂。
  
      黄亮最后拿着手机,愣头愣脑的想了半天。这才回忆起来郑老板好像说是有什么病来着。
  
      不过这种事情,谁能往病上去考虑。即便是得病,排尿的颜色不都是直接变的么?
  
      放那么久,忽然间变色,哪有这样的道理。
  
      这是最起码的常识,宋哥还帮着隐瞒,黄亮心里苦笑。
  
      不过他转念一想,或许是郑老板出手帮自己也说不定。一想到这里,黄亮精神多了。
  
      来到郑老板的包房,他站在门口,整理了一下情绪,随后轻轻敲门。
  
      屋子里似乎很热闹,推门进去,黄亮一下子就愣住了。
  
      一箱子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铁盖茅台,本来都是收藏品级的酒。这玩意看年份,宋哥出手,都是90年产的那批,市面上很少有人出手。
  
      就这一箱子茅台要卖,绝对抢疯喽。
  
      可是12瓶茅台的空瓶摆满了一桌子,全都打开喝了。
  
      黄亮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这帮人真能祸祸……要是自己,肯定不会舍得喝90年的铁盖茅台,喝最近的不好么?
  
      味道是差了点,可又能差多少。
  
      “黄经理,您来了,坐。”苏云喝的兴致盎然,常悦状态不好,微醺中。
  
      此时的苏云已经觉得自己已经战无不胜了。
  
      黄亮微微弯腰,毕恭毕敬的来到郑仁和苏云中间,“郑老板,您吩咐的事儿做了。”
  
      “啊?”郑仁楞了一下。
  
      几个小时的时间,郑仁已经把刚刚的事情给忘记了。
  
      “那个,变成了黑色。”黄亮嘴里说着,后脊梁还是一阵阵的发寒。
  
      “哦,应该的。”郑仁笑了笑,“找时间给她们做个核磁,看看脊柱,然后找脊柱外科的医生看一眼,问个治疗方案。”
  
      “郑老板,没什么事儿吧。”黄亮嘴里问着,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测。
  
      “没事。”郑仁笑道,“这个病就是有点遭罪,不影响寿命。只要治疗及时就行,没什么问题。”
  
      “黄经理,坐着说。”苏云喝的兴致很高,这些天有些不开心的事儿都扔到了九霄云外。
  
      “不敢,不敢。”黄亮下意识的说到。
  
      “客气什么。”
  
      黄亮加了一把椅子,看着一桌子的铁盖茅台心里那叫一个疼。但也就是疼一下而已,他马上开始询问那对双胞胎姐妹花到底是什么问题。
  
      郑仁没说话,苏云很有兴致的开始讲解。
  
      很快黄亮就明白自己从头的时候就理解错了。
  
      郑老板不是玩的花花,而是真的准备指点一下,给她俩看病。
  
      他找了一个便笺,一点点把苏云说的病、要做的检查都记下来。
  
      这事儿闹的,把自己吓的够呛,最后折腾到病上来。
  
      只是治病这么简单么?还是郑老板拿看病当成是个幌子,渡自己与危难之中?
  
      想着想着,黄亮又想歪了。不过郑老板说什么是什么,他说是病那就是病,自己可别犟嘴。
  
      抓紧看病,是自己手下的人,黄亮也不至于扔在那不管。再说,郑老板都说了什么情况,自己要是不声不语的,以后也不好交代不是。
  
      【他们说快写一首情歌,雅俗共赏。】
  
      郑仁手机响了起来。
  
      “喂?”
  
      “呃……我马上去。”
  
      “好,让范天水控制一下局面,别伤人!”
  
      郑仁沉声说完,挂断电话。
  
      “怎么了老板。”苏云诧异的问道。
  
      “社区医院那面两家患者打起来了。”郑仁道,“回去看看。”
  
      “怎么回事?”
  
      “不知道,值班的大夫好像被吓坏了。”郑仁也没办法,叹了口气。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执、有吵闹,甚至一言不合就打架的也不少见。
  
      今儿就遇到了。
  
      本来这顿饭将将吃完,郑仁准备回去和谢伊人站在露台上看看春雨,闲聊一会。
  
      没想到又有事儿了。
  
      “黄经理,多谢款待。”苏云笑呵呵的说到,抓起外衣披在身上,下楼去买单。
  
      黄经理哪里肯,苏云倒也不坚持,只是确定黄经理不是客气,是真的想请客后只客气了一句,便直接走了。
  
      看着一众人离开,黄亮心里百味陈杂。
  
      想想也是,拿一箱90年的铁盖茅台不当回事的郑老板和云哥儿,会在意一顿饭钱么?
  
      ……
  
      因为是社区医院的事儿,所以郑仁叫冯旭辉把老贺和林渊送回家,不用跟着去了。
  
      患者之间打打闹闹的事情,说穿了只是普通的纠纷,比医疗事故的等级差了无数倍。
  
      “今晚值班的是谁来着?”上了车,苏云就开始打开手机翻找值班人员名单。
  
      “你那还有记录?”郑仁问道。
  
      “您老人家是甩手掌柜的,啥都不管。没人给排班,早都乱了。”苏云道,“顾小冉值班,明天准备调到912本部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