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战之荣耀归来 > 第一百二九章帝王之道
    “砰……”又是一个声响。
  
      “这些泡泡?”
  
      “噗噗……”又从五角方鼎中冒出几个泡泡。
  
      几个太学子们当听到第一个爆炸的声音,一个箭步都向门外跑去。
  
      只有孔佳木爆炸了两个在缓过神。
  
      “这是炸弹?”
  
      说完扭动着大屁股向内外跑去。
  
      “砰”一个声响把灵药房震塌陷了。
  
      “闯祸了?”孔佳木看着自己的脚被一个大理石柱子压住了左脚,看着原本华丽的灵药房,被自己一个实验搞坏了。
  
      “哎吆疼死我了?我的腿,快救我”这时孔佳木才看到自己的腿和左脚都被大理石压在了下面。
  
      “灵药师那边是什么情况?”纪馨儿向远处的屏障望去道。
  
      “不会是楚风搞什么东西吧?”林柠柠心里却嘀咕着说道。
  
      “你听到有声音吗?”正在看书的雾隐目不转睛的向外面望去道。
  
      “我也听到了,好像是从灵药房传过来的?”林枫也听到了这个巨大的声响。
  
      “砰……”紧接着又是一个声响传来,这次却比之前传来的声响更加的剧烈。
  
      “对,就是从灵药房传来的。”雾隐那双眼睛似乎带着一丝的神秘,瞳孔之中两个黑色的圆点却变得更加神秘。
  
      “这是什么法术,当初在秦王岭,秦王的眼神中有三个这样的黑色圆点,被称为万花之睛,那可是轮回之睛,看破生死,自成乾坤的可怕力量?这个雾隐也是秦王的后代吗?”林枫看到雾隐眼神中不停旋转的黑色圆点腹议道。
  
      “走我们去看一下。”雾隐语气深长的说道。
  
      林枫看到灵药房一股青色的烟雾冉冉升起,也知道情况不妙。
  
      “万青呀,你是不是把我们的秘密说出来了?这个楚风是不是你的徒弟?难道他是被你绑架的林家堡的少主?”躲在阁楼里面的余牙子心里凌乱的想着。
  
      遥想当年两人痴迷于炼丹,对于灵药师这个修炼法术,两人各有千秋,而万青则是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而余牙子则是以阳鼎而闻名。
  
      虽然两人各为其主,但是在修炼上却不分彼此。
  
      两人经过相互探讨、探索终于找出一套属于两人的灵法,那就是五星之力炼鼎之法。
  
      这五个火球其实就是所谓的五星之力,这是需要修炼者对于自身的灵力,以及要求灵药师同时用灵力召唤出身体的五种属性。
  
      但是一般的灵药师只是从五行方阵上做些文章。很少有人会知道这个五种属性为“地”的炼制方法。
  
      “砰……”一声巨响传到这层小阁楼中。
  
      “什么声音?”余牙子紧张的从阁楼中跑了出来。
  
      “灵药房?”一缕青烟袅袅升起。
  
      “一定是楚风搞鬼?”余牙子心里猜测着,而自己的脚步却是飞快地向灵药房跑去。
  
      这时灵剑师点云霄,灵法师苍雪都赶了过来。
  
      一群太学院的士子们都围观着议论纷纷的说道。
  
      “赶紧救人!!!”余牙子大声的说道。
  
      林枫同雾隐也赶了过来。
  
      “楚风这是怎么回事,”余牙子大声的质问道。
  
      而点云霄已经上前把孔佳木从大理石柱子下方拉了出来。
  
      “砰……”一个青色的气泡从空中炸开。
  
      而每次的爆破声音越来越大,众人都是一惊。
  
      “这是从五角方鼎冒出来的气泡,是何人炼制的丹药?”余牙子看着四周通红的五角方鼎,不停沸腾的液体,正在一连串的冒出气泡。
  
      “孔少爷,这是什么情况?是何人所为?”余牙子看到左脚已经麻木的孔佳木温和的说道。
  
      “我……是……”孔佳木吞吞吐吐的想要说自己,但是却看到满脸胡须的余牙子,一股磅礴的气势让孔佳木不敢撒谎。
  
      “快说呀,到底是谁?”
  
      “砰……”这里本来是余牙子令、狐冲月、楚风三人的地方,如果按责任划分。
  
      余牙子刚筑鼎,就出了这件事,余牙子的责任最大。
  
      “快说呀,”一个柔声细语的声音传来。
  
      令狐冲月则是看着这个胖胖的少年道。
  
      “我们还是赶紧把这里五角方鼎给搞定吧?免得一会惊动了陛下。”林枫看着几人都在询问孔佳木却无人上前扑灭火种。
  
      “你用了什么灵材?”林枫立刻断定是这个受伤的少年所为。
  
      “我……”
  
      “快说……如果这次把周围都给爆炸了,你父亲也会被你连累,快说用了什么炼制丹药?”林枫怒气冲天的大声喝道。
  
      “他用的是童子木、金吖子………”一个少年悄声的把孔佳木用的材料说了一下。
  
      “是这些吗?应该不会爆炸,一定还有其他的东西?”林枫重新又看向躺在地上被令狐冲月包扎好的孔佳木道。
  
      “还有一个黄色的东西?”孔佳木小心翼翼的说道。
  
      “黄色的东西?是不是一块石头模样?”余牙子听到后思索着说道。
  
      “是”孔佳木肯定的说道。
  
      “那可是硫磺石,难怪会爆炸,你呀这次害惨我们了。”余牙子沮丧着脸说道。
  
      余牙子上前一阵五行方阵照射过去,不停的向下把滚腾的沸水不停的压制着。
  
      周围的几十个人都看着这精彩的一幕。
  
      “楚风,不是你做的吧”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开心的说道。
  
      “怎么都说是我做的?我哪里看起来像坏人?”林枫看到司徒幽若也是这样问自己。
  
      “公主,你也在这里呀,楚风是不是你做的?”又一个声音从林枫身后冒了出来。
  
      林枫扭头看过去。
  
      “馨儿姐姐,你也认为是做的的。你们真是,我林姐姐一定不会这么说?”
  
      林枫刚说完。
  
      “楚风,你搞出这样的事情,以后该怎么?……”一个严厉的声音从一旁传过来。
  
      “林姐姐,连你也说是我做的,幸亏有了真相要不然。没有被别人冤枉,但是被你们三个给冤枉死了?”林枫沮丧着脸说道。
  
      “不是你呀?那会是谁?”司徒幽若听到不是林枫做的,并且把已经找到了凶手,奇怪的问道。
  
      “那位了,躺在地上受伤最重的,估计左脚的经脉已经被压断了?”林枫指了指一旁的孔佳木道。
  
      “是他?”林柠柠看了看地上的胖胖少年。
  
      或许孔佳木也知道几人在议论自己,不好意思的红着脸,不敢直视三人。
  
      “好了不说了,这次陛下一定会怪罪我们的,先救火吧?”林枫说完已经向周围火势汹涌的地方扑火去了。
  
      而灵药师里面的太学子们也都各个身先士卒加入了林枫扑火的队伍中。
  
      而余牙子则是慢慢的把五角方鼎中的液体变得安静了许多。
  
      没多久五角方鼎却彻底的安静了下来,总算是化解了这个爆炸的凶险。
  
      余牙子看到周围的人已经把四周的火势扑灭,自己这里也把五角方鼎中的液体倒了出来,一堆黏黏的液体,看上去恶心死了。
  
      “好了大家都散去吧。”余牙子维护了一下秩序向四周的围观者说道。
  
      “余老哥这下怎么办?我们的灵药房是没了,四周也被破坏了,估计一时半刻修不好?”令狐冲月担心的说道。
  
      “你们几个搞什么鬼?”这时田太医也赶了过来,索性的是陛下并没有跟过来。
  
      “院长,灵药房没有了,其他的几个房间也被破坏了,”令狐冲月把这里的情况说了一下。
  
      明知道几人是扛不住这么大的事情。
  
      “是谁做的?”田无韦看到林枫恶狠狠的说道。
  
      “又不是我干嘛对我发火?”林枫低着头心里暗暗说道。
  
      “是孔少爷做的。”余牙子无奈的说着。
  
      “孔少爷?”
  
      “嗨!”田太医叹息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院长我们会尽快把这里修好,陛下那里你要帮我们?”令狐冲月心神不定的说道。
  
      “尽快?尽快是多久,这没有半个月能修好吗?”
  
      “你们自求多福吧,陛下那里我会帮你们拖延一下,还愣着搞什么?”田太医听到这个名字心生发怒道。
  
      “赶紧去修啊,还要等着明天吗?”田太医无奈的看了看已经被包扎好的孔佳木,本想说句安慰的话。
  
      “啪啦……”一个被火熔断的楠木掉落下来。
  
      “嗨……”田太医叹息了一下匆匆离开了。
  
      “这次估计我们都要完蛋了?”令狐冲月向林枫、余牙子悄声说道。
  
      “都怪你,让我炼制什么炉鼎,这下好了吧?”余牙子把心里的火气撒到林枫身上。
  
      “余老师你这就不对了,我可没有放火,我也没有逞强,我不会就是不会。”林枫也感到自己心里很窝火。
  
      刚才被自己的姐姐、纪馨儿、小公主三人都同时怀疑自己,害的林枫都有点怀疑自己的人生。
  
      “好了都别说了,我们三个就是一起的谁也跑不了,问题是这个孔少爷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把他交给陛下处理?”余牙子生气的说道。
  
      “那总不能当做没发生什么事?”令狐冲月看了看疼痛的孔佳木木悄声的说着。
  
      “你找个父亲做京都护卫统领,我天天给你擦鞋。”余牙子说完噗之以鼻的清理着一些杂物。
  
      说来也是奇怪这几天田太医、陛下都没有来过这里,这些天太学院是出奇的安静。
  
      而孔佳木的左脚却留下了一道伤痕,几个太医院的太医都束手无策。
  
      林枫也曾看到过。
  
      “奇怪这个伤痕明明可以消除的怎么会没人帮他消除?”林枫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
  
      “今天就是我们灵药房建好的日子,我们应该庆祝一下,这些天多亏了你们的参与,我们的速度才会变得如此迅速。”余牙子开心的说着。
  
      “田太医,灵药房那边怎么样了,”头戴皇冠的女子向一个老者问道。
  
      “陛下,今天应该就完工了?”田太医恭敬的回答道。
  
      “这个孔佳木也太胡作非为了,不是他父亲是京都护卫统领,我才不给他这个面子,”女子生气的说道。
  
      “那是陛下宅心仁厚,我们一帮老臣也会谨记在心,”田太医也是被吓了一身汗,毕竟那是自己的管辖区。
  
      “走去看看?”
  
      “现在?”
  
      “就是现在,等到什么时候,明天霍将军就回来了,顺便看一下那个霍尔顿修炼的如何?”说完司徒兰身披江山图,脚踩万里云向太学院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