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道章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觐见
清晨。
  
  营地之外,气氛一片凝重。
  
  虽然已经粗略打扫了一遍,但被血渗透的土地就没有丝毫办法,散发出一股令人不悦的气味。
  
  伤病营中,仅有的几个医师手忙脚乱地行针施药,因为伤者太多,根本照顾不过来。
  
  另外一侧,昨夜战死者的尸首已经单独清理过,长野胜特意请了僧侣过来超度,诵完经之后,公孙小白举着火把,亲自为他们进行火葬,之后的骨灰将被收拢起来,一起带回东陈安葬。
  
  这已经是最好的待遇了,若是在海上死亡,没有条件火化,那就只能举行海葬,也就是将尸首直接推入大海。
  
  或许,对于水手而言,那才是他们的归宿。
  
  回到主营之后,公孙小白以手扶额,疲惫非常。
  
  周管事跟在他身后,望了望段玉,欲言又止。
  
  “说吧……段真人并非外人!”公孙小白苦笑一声。
  
  “是,少主,损失已经清点出来,守卫战死三十七人,重伤二十六人,其余几乎人人带伤……阿大战死,阿三重伤,阿二倒是轻伤,可以继续护卫公子……”
  
  周管事轻声禀告。
  
  “一夜之间,我损失几乎过半啊……”公孙小白长长叹息一声。
  
  这些护卫都是精锐,特别是还搭上一个宗师,令他对那幕后之人当真是咬牙切齿:“敌人呢?”
  
  “敌人损失不比我们少,不过他们外围雇佣的都是浪人与忍者,真正的精锐很难俘虏,并且十分骁勇善战,恐怕是某一家藩主的秘密力量了。”
  
  “可恶,究竟是谁?”
  
  公孙小白狠狠一拳砸在手掌上。
  
  “昨夜,段真人大发神威,抓住的兼茂忠实,是隶属西国晴川神社的阴阳师……而袭击的武士中,也有出自柳生流的剑豪……至于那个首领,虽然他还未曾开口,但已经被长野大人带上岚之山天守阁严加看管……”
  
  周管事一躬身:“少主,此实非久留之地啊。”
  
  “西国?”公孙小白一怔:“藤原家么?”
  
  出云国有两州之地,藤原家便是曾经的西国管领,换句话说,就是一州盟主。
  
  而平氏掌握东国之力,在这边拉拢到大量外援,历史上经过三次合战才击败藤原家,终于成为摄政。
  
  只是藤原氏实力也十分强大,虽败未衰,当时的摄政军也是精疲力尽,不得已之下,才保留藤原家的家名与封地,只削了一郡作为惩罚。
  
  至此,两家仇恨更深,虽然藤原家明面上臣服,但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推翻平氏的统治。
  
  “此国内战在即,对我等商人大是不利啊,还是速走为上!”周管事肃穆劝着。
  
  “是!是要速走,只是这些物资必须出手啊!”公孙小白点头说道:“否则的话,我们这次行商可就血本无归了。”
  
  “公子!”
  
  这时候,外面守卫的阿二进来,欠身道:“天守阁来使,摄政大人听闻我们昨夜遇袭,十分关切,命我们立即觐见!”
  
  顿了顿,接着道:“此外……使者听闻昨夜有一位法师击败了晴川神社的兼茂忠实,特请一起!”
  
  “也好,早早敲定下来,我们早日返程!”公孙小白点点头,望向段玉:“真人意下如何?”
  
  “一国摄政的英姿,我当然也想见见。”
  
  段玉一笑,与公孙小白出去,乘马来到京都附近的岚之山。
  
  这天守阁依山而建,易守难攻至极,并且有着一种肃穆的威严存在,令段玉心里一凜。
  
  当下被诸多武士簇拥着,从最外围的三之丸进入,又经过二之丸与本丸的大门,这些都是与外层隔绝的机制,能保证敌人无法一下冲入核心之地。
  
  来到本丸顶层之后,地面上铺着漆黑的木板,十分油亮,显然经常清洁,特别是人走在上面,会发出刺耳的声音,也是一种警报设施。
  
  “东陈公孙小白,拜见摄政大人!”
  
  来到内厅之后,公孙小白欠身为礼,跪坐两旁的小姓拉开木门,现出一个人来。
  
  此人大概五六十岁,脸上皱纹深深,一双眼睛却很有精神,头戴一顶乌黑直挺的帽子,穿着纯白的袍子,盘坐主位,手持一柄纸扇。
  
  给段玉的感觉,就好像一条老狼!虽然已经失去了年轻之时的勇武与利爪,却变得更加狡猾凶残!
  
  ‘若我此时刺杀他,有六成把握,只是肯定逃不出去!’
  
  段玉跟在公孙小白身后,暗自打量着周围。
  
  在这位平氏家督,出云摄政平原盛出现之后,周围顿时多了一些强者的气息。
  
  但这也十分正常,毕竟是二郡之主,摄政两州的一代强人,肯定能收拢不少高手。
  
  “东陈的公孙家一向与本家交好,昨夜之事,真是让人担心啊!”
  
  平原盛的声音仿佛特意捏尖了一般,令人听着就不寒而栗,几乎要起鸡皮疙瘩:“老夫殚精竭虑,为国君安定天下,却总有那么一帮人心怀不轨,唉……”
  
  “摄政大人雄姿英发,手下也尽皆虎狼之贲,只要稍加整训,必可平定天下!”公子小白满脸带笑:“这次本家带来了矛头五千枚、刀剑一千柄、铠甲一百具、皮甲五百具……此外还有弓弩二十具,是本人私下送给摄政大人的礼物!”
  
  旁听的段玉眼角一跳,知道这公孙小白也是冒了不少风险。
  
  若是这么大一批货物在东陈境内被查抄,恐怕会祸及整个公孙家族。
  
  “这些小事,交给长野便是……”平原盛呵呵笑了几声,又看向段玉:“我听闻你手下有一法师,竟然击败了兼茂忠实?”
  
  “是!这位是来自大陆的段玉真人!”
  
  公孙小白连忙让到一边。
  
  “真人?!”平原盛笑得更加和蔼了:“我听闻道人唯有修炼至元神,方可称一声真人,你真是不错,可有意出仕本家?若你愿意,我可以赐你为武士,并授予你一千石安堵!”
  
  武士,在出云国之中,便是贵族起步。
  
  而一千石安堵,则是实封一千亩地,虽然不是太多,但世袭不替,只要子孙不是特别不孝,就很难失去。
  
  甚至,纵然平氏政权倒台,也最多减封。
  
  这时候,整个社会对于武士的观念都是那种‘天生贵种’的思维,对失地武士也是十分同情,并且支持他们奋斗,重新取回家名与封地。
  
  也就是说,只要成为世袭武士,就彻底融入到出云国这个体系,从此以后世卿世禄,至少能维持数百年!
  
  不知道多少浪人拼搏至死,都求不到这个。
  
  “多谢厚爱,只是本人无意出仕!”
  
  段玉轻笑一声,慨然拒绝。
  
  场内气氛一下凝重,只有平原盛纸扇拍打手掌的声音响起:“无意出仕么?也罢……但你身为法师,有着降魔除妖的职责吧?我这里正好有一些事需要交给你,只要你完成了,我会给你足够的报酬!”
  
  “愿为摄政大人效劳!”段玉这次没有顽抗,令一直提着心的公孙小白终于长出口气。
  
  ……
  
  结束觐见,走出天守阁之后,公孙小白脸上泛起忧色:“摄政大人的态度,实在令人有些捉摸不准……”
  
  “不错,虽然大体上肯定这笔交易,但让你与手下交接,恐怕要耗费不少时日!”段玉笑了笑:“我正好接些法事,挣点小钱!”
  
  “平摄政手下能人异士众多,连他们都解决不了的妖魔,肯定非同小可,真人小心!”公孙小白肃穆叮嘱。
  
  “你放心,我知晓轻重!”
  
  想到这次发下的目标,段玉就想冷笑:“命我去讨伐鸦天狗?”
  
  在出云国中,此等强大的妖魔,已经与神明无异,完全能够获得册封,受得百姓香火。
  
  若按大陆阴间神道来算,神级几乎已经到了五品!
  
  换成其它一个元神真人来,说不定反而是送菜。
  
  纵然段玉手段高超,能收拾掉此妖魔,但他可不是两眼一抹黑的萌新,知道这鸦天狗虽然是妖魔,却与出云王室十分密切。
  
  若自己真的斩妖除魔,无疑就是恶了出云王室。
  
  摄政大人这一手翻云覆雨,提前限制阵营的手段,倒是玩得非常熟练。
  
  “只是可惜……用错对象了,我可不是仍由你揉圆搓扁之人!”段玉冷笑不已。
  
  或许在出云国,至少是东国之中,摄政的权威无与伦比,若是命令某一家主切腹,对方都不得不遵行。
  
  纵然他不遵行,底下也有一帮家老武士逼着他如此。
  
  但这等权力,对于段玉而言毫无意义。
  
  即使他是出云国之人,也是如此!
  
  修炼之人,或者说元神真人,若是没有这点轻公卿,傲王侯的气度,又怎么可能有着如此成就?
  
  “你可不要大意,这出云国中,也是卧虎藏龙啊……”公孙小白好意提醒。
  
  “这个我知道……”
  
  段玉望了望方向,却是一笑:“我还要去京都一趟,就不与公子同回营地了。”
  
  “哦?不知段真人欲往何处?”自从昨夜之后,公孙小白的称呼恭敬程度再上一层,显然更加认识到两边差距。
  
  “也没有什么,去寻找一个铸刀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