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后沉迷修仙 > 第98章 达成合作
    吃完饭后,桌上的东西被撤去,韩跃也没再找存在感,默默站起来,走到了窗边,显然是要让江玲放松,给他们三人谈正事提供空间。
  
      “你们说,墨临居要与我合作?”江玲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后说道。
  
      “不是与副阁主,而是……与云阁。”方毅道。
  
      此时谈及正事,方毅对这位心上人的好友也没之前那么亲近了,连称呼也变成了副阁主。
  
      私交归私交,墨临居与云阁之间的事,还是得公事公办。
  
      方毅的意思,江玲也明白。
  
      “只是……墨临居是江湖帮派,锄强扶弱,匡扶正义,而我云阁则是做生意的,能有什么合作?”
  
      江玲从方毅口中得知“云阁”二字时,心里边咯噔一下,看了眼杜香寒,她也一副有些惊讶的模样,显然不是她说的。
  
      这就说明,墨临居对云阁的了解,远比她想象的多。
  
      这“合作”也不是普通的合作了。
  
      “呵呵,江副阁主这话说的,云阁虽然多年来隐藏极深,但身在江湖,也算是江湖中人,我们同是江湖势力,又有什么不能合作的呢。”方毅将手放在了心上人的手上,捏了捏以示安抚。
  
      他能知道这么多有关云阁的消息,虽然是借杜香寒之事,但更是云阁内有人故意透露,想来也是想试探墨临居的态度。
  
      不过如今看来,这透露的人并非是杜香寒的好友,而是另有其人。
  
      连堂堂副阁主都不知道,可见背后是谁。
  
      “副阁主,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云阁前段时间做的有些事,在江湖上引发众怒,若是此事被天下人知晓,想来会有大麻烦。”方毅说了这么多话,嗓子也有点干了,杜香寒见状给他倒了一杯茶,放到了他的面前。
  
      方毅笑着拿了茶杯,目光缱绻地看了心上人一眼,而后一饮而尽:“副阁主,云阁既然已经不再如当初般隐藏,到了明面上,还是要注意江湖上的舆论。”
  
      方毅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江玲自然也就明白了,墨临居不愧是江湖三大势力之一,居然能查得这么深,若非墨临居没有恶意,否则……香寒恐怕就危险了。
  
      “既然十一公子也知道我云阁在江湖上,如今是人人喊打,甚至有些人已经将我云阁划为魔教,墨临居又为何敢与我们合作?”江玲笑问。
  
      以墨临居的武力和财力,还有在江湖上的号召力,云阁与之合作自然能得到很大的好处。
  
      可是反过来,如今云阁在江湖上的地位可就不一样了,墨临居与云阁合作又能得到什么呢?
  
      “自然是我墨临居知道了云阁所作所为事出有因,那五个势力被杀之人都是该杀之人,而无辜之人,云阁皆留了性命,可见云阁并非十恶不作。”
  
      江玲此时倒是比得知方毅知道云阁时还要震惊,那五个势力,有几个隐藏极深,在江湖上名声极好,墨临居居然能知道他们的罪过。
  
      如今云阁内,那些人的罪证都被老阁主带走了,而云阁若想洗白,还真拿不出什么实证。
  
      说不定……墨临居内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呢。
  
      “这对你们墨临居有什么好处?”江玲有些心动了,墨临居是名门正派,且不是虚假做派,这些年墨临居在江湖上做的事,她也是有目共睹。
  
      若非墨临居要与云阁黄部的商队过不去,两方交战,黄部不仅损失了钱财,还有不少人都受伤了,江玲也不会与墨临居为难。
  
      而云阁此次是这么多年来损失最大的一次了,不可谓不屈辱,但江玲和齐韵也只是选择抹黑他们的名声而已。
  
      就算墨临居义薄云天,也没必要蹚云阁这滩浑水。
  
      这对墨临居而言,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至少江玲没有想到什么好处。
  
      墨临居是名门正派不假,但是费尽力气做不讨好的事儿也不值得吧,要说方毅是为了杜香寒,可能性也不大。
  
      “副阁主怎么知道对我们没好处?”方毅反问。
  
      云阁如今在江湖上被打为魔教,自然是因为连灭五个江湖势力,其中还有正派之人,引得江湖中人忌惮惶恐。
  
      以如今的情况来看,如果云阁暴露在天下人的眼中,势必会引得天下江湖人群起而攻之,届时必然是以武林盟为首。
  
      云阁中武林高手众多,武林盟屹立江湖多年,两方争斗,必然都讨不了好。
  
      而墨临居身为武林盟三大势力之一,其中损失也不会小。
  
      可云阁据查证并非是无恶不作的魔教邪教,根本没必要赶尽杀绝,甚至这场争斗也可以避免。
  
      若是通过墨临居与云阁的合作,使得这场大战得以避免,江湖得以平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对墨临居而言,这就是莫大的好处。
  
      经方毅这一番解释,令江玲对墨临居、对这位十一公子,钦佩有加。
  
      就连杜香寒,也有些意外。
  
      他的一言一行,无不是以武林之安稳,百姓之安危为基础,甚至把这当成是墨临居的好处。
  
      江玲二人都看得出来,这不是场面话,而是发自真心。
  
      墨临居仁义之名,名不虚传。
  
      而令杜香寒意外的是,她似乎这一刻都没有真正的看透眼前这人。
  
      在她以为方毅是个端方君子的时候,这人却威逼利诱耍无赖样样娴熟。
  
      当她以为方毅是个“衣冠禽兽”的时候,她才发现,这人与墨临居的其他公子一样心怀正义,有君子之风。
  
      江玲是副阁主,而齐韵这位阁主又对她信任有加,委以重任。
  
      方毅虽然不是墨临居对外事务的主事人,但这次前来,他也获得了决定权。
  
      所以云阁与墨临居的合作,两人当场敲定。
  
      敲定之后,便开始商讨如何解决云阁如今的外患——名声能成就一个势力,也能毁了一个势力。
  
      如果一个势力名声坏,还不至于毁灭,但若坏到透顶,令整个江湖厌恶讨伐,那么不是魔教也成魔教了。
  
      而云阁一出江湖,便能有如此大的声势,归根结底,源头在于以雷霆之势灭了五个家族,甚至没有给出任何缘由。
  
      对于这个,墨临居一直有诸多猜测,却仍是不得其解,如今刚好有机会可以问,方毅自然不会放过。
  
      “云阁灭这五个势力,不知是何缘由?又为何事后不做任何解释,任由这五个势力的遗孤以及某些心怀叵测之人污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