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怪聊斋 > 第136章 走阴女 中
    夜中,暗沉沉。
  
      已是初春,草木滋发,蛰伏了一冬的虫儿,重新在草丛中鸣叫起来,此起彼伏。
  
      桥后村,有些村民还没入睡。
  
      自从石头人事件发生后,一到夜间,村里还会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
  
      方跃也没睡,他在等。
  
      温大龙给他安排的住所,房子颇大,县衙来的那个衙役江福城住在他隔壁。
  
      子时马上要过半,夜色越发暗沉。
  
      方跃坐在桌前,桌上点着一支红色的蜡烛。
  
      他左手一扫,掌风过处,烛火立即扑灭。
  
      而后右手运起火焰掌,灼热的掌力拂过烛芯,烛火重新燃起。
  
      “第三重的火焰掌,威力不错。”
  
      登神时,耗费大量功德点洗涤香火愿力上包裹的负面情绪,待回到本体,只剩下一万五左右功德点。
  
      这些功德点,想要往下推演第六重悟道功,进入先天中期境界,还稍显不足。
  
      而且方跃刚进入先天初期,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一下,体悟一番,再提升境界。
  
      这段时间,要去斩杀鬼怪,积累功德点,所以方跃用功德点将火焰掌从第二重推演到第三重,先提高战斗力。
  
      “我从《火焰掌》秘籍上掌握的武学知识,足以将火焰掌推演到第五重,大致上威力可以达到先天巅峰水平。
  
      但再往后面,就没有足够的武学理论和知识,支撑火焰掌往第六重推演了。”
  
      方跃心中想着,这个问题不好解决,武圣级别的武技,大抵是达到武圣后,自行从意境中领悟最适合自己的武圣武技。
  
      “先到先天巅峰境界,同时把火焰掌推演到第五重再说。
  
      这一次的任务,若能完成,所得功德点,应该足够支撑将悟道功推演到第七重,达到先天后期境界。”
  
      方跃心中衡量着,不过这次的任务不好完成,可能要借用到鱼头镇那边神体的力量。
  
      “神体那边的实力,差一点点就到武圣级别,等香火愿力积累一段时间,还是优先把神体提升到武圣级别。”
  
      方跃正自想着,子时已过半,蜡烛上跳动的烛火,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灰白色。
  
      “来了么?也不对,一直都在。这些旁门左道,倒是有几分神奇,可惜就是杀孽太重。”
  
      方跃施施然站起身来,整整身上的青衫,将宝剑在腰间挂好,而后推开门走出屋外。
  
      ……
  
      路旁草丛中,虫儿的鸣叫早已停止,整个村落陷入一片死寂之中,空气中连一丝风也没有。
  
      大半夜里,四周本该一团黑暗,但方跃此刻能清楚地看见周围的景物。
  
      只是这些景物,都不是正常的色彩,呈现出来的,是一片片灰白色。
  
      这是一个被灰白色充斥着的世界,没有其它色彩存在。
  
      连方跃自己,也变成了灰白色。
  
      如此诡异的场景,方跃脸上神色如常,似乎早有预料。
  
      自那夜风扬武馆受到两个旁门左道之士的袭击后,关于旁门左道之士,通过一些途径,方跃也有一些了解了。
  
      “救我,救救我。”
  
      “快来救我,我不要被困在这里。”
  
      “谁来救救我。”
  
      ……
  
      方跃在灰白色的村落中走着,路过一些房子时,会听到里面传来求救声。
  
      那几户人家,白天时方跃已经大致了解,都是有男人变成石头人了。
  
      所以现在求救的,应该都是那些石头人。
  
      方跃随意选了一户,推门进去。
  
      虽是夜里,但四处都是灰白色,看得很清楚。
  
      这户人家中,其他人都不见了,只有一个男子躺在床上,正在拼命呼救。
  
      方跃看到他时,他并不是石头之躯,因为这里,本就不是阳世。
  
      这是那个变成石头人的男子的魂魄,被禁锢在石头中,无法脱离。
  
      他一边拼命向方跃求救,双眼中流出血泪来。
  
      在这个环境中,他流出的血泪,也是灰白色的。
  
      “能听见我说话吗?”方跃问道。
  
      那男子依旧在拼命呼救,眼睛中的血泪越流越多,但对方跃的话没什么反应。
  
      方跃摇摇头,转身走出了这户人家。
  
      到了屋外,场景突然大变。
  
      不再是村落,而是一个破旧的灰白色古城。
  
      古城城墙高大,街道宽敞。
  
      可以想象得到,这座城池,当年也曾车水马龙地繁华过。
  
      而今却只能以这种方式,从遥远的历史中,呈现在方跃这个看客的眼前。
  
      “繁华落尽,过眼云烟。”方跃心中感叹。
  
      这古城,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桥后村这个小村落的前身。
  
      也就是说,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桥后村所在的这一带,也曾繁荣昌盛过,有着大城市存在,有着来来往往的无数行人。
  
      但那都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过往了,如今的桥后村,就是一个小村落模样,找不到一丝当年繁华过的痕迹。
  
      那尊仕女石像,大约就是眼前这座古城的遗物。
  
      方跃置身灰白色中,在古城的街道上走了几步,突然开口道:“江福城,该出来了。”
  
      话音刚落,寂静的街道尽头响起脚步声。
  
      一个衙役出现在街头处,远远和方跃对峙着。
  
      “你怎么知道是我?”
  
      江福城口中发出的声音,却是一个妙龄少女的音质,颇为怪异。
  
      方跃没有回答江福城的话,而是道:“不知道叫你江福城合不合适,真正的江福城只怕凶多吉少了,那还是叫你江福城吧。
  
      你在桥后村搅风搅雨,却是为了什么?”
  
      “你说呢?”江福城咯咯笑了起来,一个大男人,偏生是少女的姿态声音,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你们这些旁门左道之士,所为的一切,无非是为了力量。”方跃道。
  
      “哦,你还挺有见识的,知道我们这些被世人厌弃的旁门左道。那你觉得我们追求力量有错吗?”江福城看着方跃。
  
      “伟力归于自身,追求力量自然没错,千不该万不该的,是以牺牲别人的方式。”方跃神情凛然道。
  
      他也一直在追寻力量,但绝不会为了力量而不顾一切。
  
      “牺牲别人么?你不觉得那些人该死吗?他们可是因为损毁了一尊石像,就把一个妇人活生生用石头砸死了。
  
      你没见当时的情景,砸得血肉模糊,血流一地,那妇人还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咽气呢。”
  
      明明这一切都是她惶惑的,但她说起来,却语调轻松,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此刻她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一朵诡异的花朵,正低头细细嗅着。
  
      这是一朵灰白色的,长着痛苦人脸的诡异花朵。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鬼怪聊斋》,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