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日本开始的从良生活 > 第二十九章.活宝老师

  秋筱优奈在这边胡搅蛮缠,作为姐姐的秋筱乃竹却在一边自顾自地打开了便当盒。
  她一双大眼睛一会儿看看白凡,又一会儿看看满脸恼怒的秋筱优奈,心下却有些奇怪。
  她是清楚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的脾气的,作为水镜高中柔道部的部长,平时几乎谁都不亲近,在学校也就偶尔会和她说两句话,其他的时间都在学习以及进行柔道练习,她也曾经和秋筱优奈说过,怎么不去交给男朋友之类的——
  难不成...
  “难不成白君,你对优奈做了奇怪的事情吗?”她刚将一块表皮酥脆的天妇罗放进嘴里,脑子里就灵光一闪。
  她煞有其事地竖起一根手指,娃娃脸上写满了高兴的神色。
  “姐姐我真是太欣慰了,有一段时间,我还以为优奈酱的性取向有问题呢。”
  “姐姐!!!”秋筱优奈气急败坏,“你不说话没人会把你当哑巴!”
  自己这个姐姐究竟在说什么?她平时也知道这个姐姐脑子有些脱线,和她说话也总会跳脱到一边去,就连水镜中学老师这个职位,都是因为秋筱家在水镜中学有个大校董,才让她顺利入职的。
  她是标准的富二代,家里人总是盘算着什么时候把她嫁给一些政治家一类的人物联姻,但秋筱家也算尊重秋筱乃竹的意见,先放她出来玩儿几年再让她专职去做妻子。
  秋筱乃竹本身也没什么架子,总是能和学生混到一块儿,再加上秋筱家可以照顾,在学校里面居然还混得不错,既然混得不错,去单纯当人妻子这种事情就暂时放下了。
  “难道不是吗?优奈酱你在学校里可没什么男性朋友吧?就算和你关系不错的那几个女生也都只是柔道部的孩子吧?”秋筱乃竹推了推眼睛,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劝解道。
  “姐姐我能理解优奈酱你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符合你口味的男孩子,对了,孩子有了吗?打算叫什么名字?”
  咯咯咯咯咯。
  秋筱优奈咬着牙,脸上跳着青筋,她姐姐本来就是这种脱线的性格,她只能将一腔怒火发泄在白凡的身上。
  全部都是这个家伙,要不是这家伙,自己能被姐姐给误会吗?
  她实在是气极了,要是双眼能喷出火来,现在这里肯定已然是火灾现场。
  可那个家伙...那个家伙竟然完全无视自己的反应,自顾自地把铅笔橡皮摸出来,开始做试卷了!
  “你这个混蛋...”她刚想发声,结果却被白凡抬手阻止了。
  白凡抬起头,也是也有些无奈。
  他倒是低估秋筱乃竹惹人发火的能力了,秋筱乃竹作为秋筱优奈的亲人,秋筱优奈自然不可能对她下手,那他要是再不发声,估计对方又要把什么都往他头上赖了。
  这群RB小女生,真是有些不可理喻。
  “等会儿我会和秋筱老师解释的,这是我的入学考试,请你不要再胡闹了。”
  “我胡闹!?”秋筱优奈瞪大了美眸,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自己的姐姐拉住了。
  “白同学说得对,优奈,他还在考试中,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打扰他了,想调情也要分场合嘛。”秋筱乃竹没心没肺地笑着。
  我...
  秋筱优奈快要爆炸了。她看了眼白凡,又看了眼秋筱乃竹,知道自己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是自己理亏,于是她忍气吞声,闭上了嘴。
  但她那怕是闭上了嘴巴,也依旧用杀人一样的目光恶狠狠地瞪着白凡,活像一只爪牙舞爪的小老虎。
  呼。
  白凡呼出一口气。
  他倒是不想惹事,要不然平时就这种小女生,来十几个都不够他打的,反手他就可以把对方摁在身下狠狠地打屁股,但考虑到秋筱乃竹是她的姐姐,白凡还是觉得尽量不惹事还是不要惹事。
  但对方要真的把他单纯的当成一个可以捏可以踩的柿子,他肯定还是要好好儿教训一下的,那怕是RB皇室的亲闺女都要狠狠地揍她一顿。
  他心下已经打定主意,也不在意秋筱优奈的目光,眼睛飞快地扫过各大题目,笔尖落下,一时间,这个教室安静的只剩下沙沙沙的书写以及翻阅试卷的声音了。
  白凡做题极快,一眼下来大概的答案就已经了然于心,他的字也很好看,可十分呆板,他是对照着RB字帖练字的,写出来的基本都是印刷体,整整齐齐的,但是呆板。
  “完成了。”白凡留下最后一笔,每一份试卷都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遗漏的题目后,或者错别字的时候,将手中的试卷交给了秋筱乃竹。
  “这么快?不用检查一下吗?”秋筱乃竹惊讶了,白凡拿到试卷到结束可才一个半小时,要知道她取的可是今年的入学试题,题目难度虽说不算大,一般偏差值的学生也是做不出来的。
  所谓的“偏差值”,其实就是RB人对于学生智能的一项计算公式值。
  一般的公式其实如下:个人成绩-平均成绩÷标准差×10+50=偏差值。
  “检查过了。”白凡笑着摆了摆手。
  “哼,用这种速度来做我们水镜的题目,你真的看懂试卷了吗?”见白凡这副成竹在胸的模样,秋筱优奈忍不住开口嘲讽。
  这个混蛋就是喜欢吹牛,和学校里面那些男生一模一样,总喜欢用夸张的样子吸引女生的注意。
  她对白凡的感官更差了。
  “信不信由你。”白凡耸耸肩,他没有向这个RB小女生解释的义务,他转而看向秋筱乃竹,“秋筱老师,我和您的妹妹并没有奇怪的关系,我也就是曾经在校外见过她一面,至于她为什么这么生气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他说话的时候极为真诚,一直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的。
  “是吗?那就是我误会了?”秋筱乃竹眨了眨眼睛,无良地嘿嘿嘿笑着,尽显没心没肺的本色。
  “是的,您误会了。”白凡摇摇头,为什么这学校还有这种活宝老师?
  他回头看向秋筱优奈,微微颔首,示意自己已经解释清楚,随手收拾了铅笔橡皮后,他离开了空教室。
  直到走的时候,他都还察觉到秋筱优奈那似乎要杀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