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魏霸主 > 第428章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看清来人,董润松了口气。哪怕是千军万马,哪怕是身陷重围,只要这二位在此,董润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冲出包围。
  
      董润来不及细说,急忙道:“金将军、铁将军,张遇已反,欲害陛下性命,还请二位将军救命!”
  
      金奴冷哼一声,手中的天罡大横刀仿佛随手一扔,像玩杂技一样,正巧甩进董润腰间的刀鞘内。
  
      金奴像一阵风似的,跳下战马,跑向抬着冉闵的担架旁。金奴伸手一搭冉闵的脉搏,发现冉闵呼吸尚存,脉搏平衡,应该暂时没有大碍。
  
      金奴冲铁奴道:“老铁!”
  
      铁奴会意,策上冲到董润面前道:“大将军准备突围,某家开路!”
  
      李应在张遇的蛊惑下,此时也命令越骑营向张温、董润残部发起进攻,越骑营是轻装骑兵,冉闵创立魏国,组建越骑营时,这些骑兵大部分都是后赵降军,虽然是降军,可是他们对冉闵拥有着绝对的忠诚。只是非常可惜,正是因为这份绝对的忠诚,被张遇利用。
  
      张遇道:“莫走了董贼,为陛下报仇!”
  
      李应身先士卒,一马当先。他手持独角铜人矟,飞出本阵。禁卫军士卒虽然功夫不弱,然而与越骑校尉李应相比,却差得太多。阻挡在李应面前的禁卫军士卒一一被李应一矟刺死,李应狂性大发,怒吼道:“越骑校尉李应在此,何人前来送死!”
  
      李应如同天将下凡,威风不可一世。
  
      李应眼见无人应战,不由得得意起来道:“董润小儿,缩在裤裆里算什么好汉。”
  
      就在这时,董润本部飞出一骑,战马以几乎超过七十码的时速冲向李应,李应甚至连反抗或躲避的机会都没有来得及,就被这名骑士扯下战马,手中的独角铜人矟也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
  
      李应这一下被摔得七昏八素,刚刚想破口大骂。
  
      结果发现身子一轻,就算腾云驾雾起来。原来,金奴这一快速出击,不待李应反应过来,就拎着他回到本阵。
  
      “你这个蠢货,睁大尔的狗眼看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反贼。”
  
      李应看清来人,一下子没有了脾气。军中历朝历代,都是以强者为尊,你有实力,人家就服你,没有实力,屁用没有。
  
      金奴和铁奴双人合击,就连冉闵也头疼不已,更何况是李应。就连以武力称雄的司隶校尉、卫将军籍罴在金奴面前都走不了三十回合,更何况是李应这个论武力进不了魏军前十的越骑校尉?
  
      李应瞪眼道:“金将军,你别被董润骗了,骠骑将军说董润谋反,杀害了陛下,金将军你可以替陛下报仇啊!”
  
      金奴恨铁不成钢的道:“陛下洪福齐天,你小子死了,陛下也……”
  
      金奴一想,这样说好像不妥,立即改口道:“陛下,永远不会死!”
  
      李应虽然脑袋一根筋,但是他却不傻,如果他是傻子,冉闵也不可能把越骑营交给他。李应确认冉闵还活着,只是昏迷了。稍加思索,他就反应过来“敢情自己被张遇当了枪使。”
  
      李应气得破口大骂“张遇,我操你祖宗!”
  
      他急忙命令越骑营调转马头,向张遇部发起进攻。
  
      然而,外围哪里还有张遇的影子?
  
      张遇作为墙头草,察言观色那是他的拿手本领。
  
      他可以给董润、给张温安上谋反的帽子,因为张温和董润在后赵时候,就是领兵将军,不是冉闵的嫡系。
  
      冉闵的嫡系人马,向来唯冉闵是从,在不明真象的时候,是可以利用的。
  
      但是金奴和铁奴不同,他们是冉闵的心腹。站出来说一句话,在冉闵嫡系人马中,比他说一百句都管用。
  
      当然,如果张平可以站出来替董润说话,洛阳其实也乱不起来。
  
      看到金奴和铁奴出现,张遇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流产了,他趁金奴和铁奴还没有注意他,就领着自己的心腹部曲,退向了洛阳城。
  
      此时,张遇的人马已经跑远,根本追不上了。
  
      张遇到了洛阳城中,就集结所有魏军将领,张遇倒也没有绕圈子,直接告诉这些将领:“金奴和铁奴看到冉闵死了,也跟着董润反了,越骑校尉李应也反了,现在城外到处都是反贼,反贼势大,只能据城死,以待援军。”
  
      当然,这些魏军将领也不是任人糊弄的主,特别是将军蒋干,他最先反应过来。真正的反贼是张遇。张遇才是最大的反贼。
  
      当然,蒋干没有出头,他知道,周围都是张遇的心腹,如果此时出头反对张遇,肯定就是找死,他可没有冉闵那样的万夫莫敌之勇。
  
      果然不出蒋干所料,步军六营五部军司马,冉闵的老乡,内黄人梁荣也反应了过来,他厉声喝道:“张遇,汝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某要杀了你!”
  
      梁荣功夫并不太好,不过属于武功和智谋都不算出众的人,因为他是冉闵的内黄老乡,所以作为嫡系,他的升职速度非常快。短短几年,凭借着军功,升到了军司马的位置。
  
      然而,梁荣刚刚起身,张遇身边的龙真一计横斩,劈中梁荣的胸部。
  
      梁荣口中喷出鲜血,咬着牙继续向前,然而,巨大的实力差距,拼命也是徒劳无功的。龙真没有再出手,张遇的侍卫亲兵就上去将梁荣砍成肉泥。
  
      接着,冉闵的心腹将领步军六营校尉徐康、三营校尉宋绍、三营军司马楚亘等数十名将领皆被张遇部下乱刀杀死。
  
      这个变故,发生的非常快。
  
      看着满地惨不忍睹的残肢断臂,剩下的魏军将领目瞪口呆。
  
      当然,使用这个手段,张遇也极大的控制住了局面,张遇派出心腹接管了洛阳城中的部队。射声校尉张艾也认清了张遇的险恶面目,他和蒋干一样,选择了表面上的顺从,他想着只要回到射声营,就率领射声营平叛。
  
      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张艾的打算虽然好,张遇当然也不是傻瓜,他自然看出了张艾是表面屈服,所以他命乐弘接管了射声营,并软禁了张艾。
  
      另一边,金奴、铁奴和李应汇合越骑营,抵达洛阳城时,发现张遇已经严阵以待。
  
      董润道:“张遇贼子已经有了防备,我军没有攻城器械,洛阳城看来我们是回不去了!”
  
      张温道:“大将军有虎符,调兵平叛吧!”
  
      董润还没有开口,金奴却打断道:“时间来不及了,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医治陛下的伤势。陛下的伤非常重,必须尽快治疗。像这种外伤,在这个世界上,除非胶东王殿下能治,别人都没有办法。”
  
      外科手术,对这个时代而言,就如同神鬼之能。就像输血救命,当初冉明用输血之法,补充铁奴大量失血之症。还有冉明用针缝合他身上的伤口,要知道他当时身上的伤口虽然不算太重,可是按照自然愈合,差不多虽然数月之久,才能痊愈,可是使用冉明的缝合之法,他身上的外伤,仅仅七八天功夫就愈合了。
  
      冉闵身上的伤,在金奴心中,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冉明能治了。
  
      董润不以为然,冉明打仗的本事,那就像是天生的,可是要说治病,董润还真不怎么相信。不过,铁奴却信啊!对于冉明的手术之法,他可是身有体会。他和金奴一样,经常受伤。特别是被褚蒜子算计的那次,铁奴都以为自己活不成了,没有想到冉明硬是从阎王那里把他拉了回来。
  
      看着董润对冉明的医术不信任,铁奴很是不悦。
  
      铁奴道:“由此向前百里就是陆浑关,胶东王殿下就那里。”
  
      张温道:“那就走吧!”
  
      铁奴却突然单骑越阵而出,铁奴手持屠龙戟,冲洛阳城门楼上的张遇仰天咆哮道:“冉铁在此立誓,尔等逆贼,某家一个也不会放过!”
  
      那一声巨雷般咆哮,带着无尽的悲伤之意。城门楼上的魏军士卒以及张遇和其心腹,脸上表情极为复杂。
  
      龙真快速取出三石强弓,搭上了破甲锥。三石强弓足足需要三百六十斤的拉力方能张开,就是龙真尽最大努力,也仅仅能射一壶箭,射完这一壶(十二只)龙真也会双臂酸麻无力,休养数天才能复原。
  
      “咻!”的一声破空声响起,三棱破甲锥带着死亡的尖啸声,飞向铁奴,铁奴不闪不避,待破甲锥快他眼前,居然抄手接住了这只箭。
  
      铁奴抓着这只破甲锥,拇指微微一用力,破甲锥用硬心木制成的箭杆应声而断“某若违誓言,犹如此箭!”
  
      张遇耳边如同响起一个炸雷,他不禁打了一个寒蝉“怎么忘记了他了?”
  
      “这个杀神?”张遇看到铁奴,一阵后怕。作为魏国开国时期的豫州牧,张遇没有理由不知道当初孙伏都三千甲士伏击冉闵的事情,要知道冉闵、金奴和铁奴三人,居然杀得孙伏都三千甲士大败,万夫莫敌孙伏都也授首。
  
      正应了那句话,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张温、董润、李应所部近五千兵马向陆浑关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