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谍海猎影 > 第二六零章 将计就计

      第二日正午时分,付高昌被放了出去。
  
      付高昌走出特务处本部的时候,虽然没有鸣啰开道,也没有炮竹连天,但只是来接他的小车,就足有五辆。
  
      每辆车上都站着八个大汉,清一色的黑衣黑裤。
  
      方不为接到消息的时候,付高昌已经被接走了。
  
      正当方不为准备出手的时候,赵世锐的人又来汇报了。
  
      根本不用特意打探,几辆小车大明大亮的开到了闹市中的一处酒楼。
  
      三江酒楼,本就是李凤年的产业。
  
      然后,炮竹响了足有半个小时。
  
      铜子不要钱一般的往外洒,三江酒楼门口的大街足足堵了一个多小时,连闻讯赶去驱散人群的警察都被踩伤了两个。
  
      好在没有闹出人命来。
  
      接到高思中打来的电话时,方不为真想破口大骂,脑子都被驴踢了?
  
      李凤年这是利用付高昌,将了特务处一军。
  
      你越不敢动,越说明心里有鬼。
  
      真当特务处是泥捏的不成?
  
      李凤年这试探的也真是太肆无忌惮了。
  
      怕是上海的杜老板来了,也不敢在马春风面前这么放肆。
  
      这是纯猝把整个特务处的脸按到了地上踩。
  
      马春风坐在旁边,虽然没有说话,但整张脸都气成了铁青色。
  
      谷振龙几个首脑,只是坐在旁边,看着方不为和马春风,明显是看笑话的心思居多。
  
      方不为冷笑连连,直接命特务处本部,缉捕股全员出动,将酒楼围了个水泄不通,然后把包了整座酒楼,准备给付高昌接风洗尘的所有人员全都抓了回去,足有上百号人。
  
      除了李凤年的人之外,其中还有江湖大佬,有官场人物,更可笑的是,竟然还有特工总部和特务处的人。
  
      全都是和四海公司,或是和付高昌有来往的人。
  
      不过不是以李凤年的名义邀请的,层次都不高。
  
      抓完了人还没算完,方不为又让刘成高把酒楼上下连砸了两遍,连后厨用来煮肉的大锅都没放过。
  
      方不为换位思考,将自己当做马春风。又假设身在外地的李凤年对此事毫不知情,于是将计就计,一点余地都没留。
  
      方不为直接让高思中给杨国仕下令,不管是什么人物,全部押进了大牢。剥光了全抽一顿再说。
  
      所有人的罪名只有一个:伙同匪人走私烟土。
  
      马春风听的好不解气,其他三位却看的口瞪目呆。
  
      这方不为真敢下手?
  
      这可是南京城,国民政府的首都,这么大的动静,给马春风都得思量一二。
  
      但太他娘的解恨了。
  
      特务处假假也是军事委员会的特务机构之一,李凤年此举,明显就是在试探特务处的底线。连一点逻辑都不讲了。
  
      哪有刚刚才送完礼捞出去的人,转眼就上赶着往马春风脸上扇嘴巴的?
  
      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干。
  
      在场的四个人都认为,方不为的应对,一点错都没有。旁边的刘处长甚至暗暗的给方不为竖了个大拇指。
  
      “卑职想不明白,李凤年此举是何意?”下达完了命令之后,方不为不解的问道,“他完全可以一步一步的来。何必要这么着急?”
  
      各部其实早在暗中给李凤年留好了空子,就等着李凤年从内奸这里打探消息呢。
  
      方不为总觉的李凤年的这种举动,不是一般的脑残。
  
      “他这是一石三鸟之计!”陈祖燕敲着桌子说道,“你方才的举措,就很正确!”
  
      这是陈祖燕第一次夸赞方不为,方不为顿时支起了耳朵。
  
      “试探你会不会抓人,这是第一步,你敢抓,就说明特务处利用付高昌的可能性较小。
  
      但这也不能说明之前的案子就绝对没有牵连到他。这也正好给了李凤年联系各界关系,打问消息的借口。
  
      之前因为党调处姚江两案引发的内部审查,动静不算小。李凤年也肯定会怀疑,他所买通的内奸,有没有可能已经被清查了出来。之所以没有动这些人,是不是就是给他故意设的饵?
  
      保险起见,李凤年索性利用这一次机会,让更上层的关系去特务处打听,岂不是更安全有效?”
  
      确实是这样的道理。
  
      李凤年总不能直接托人去问马春风,你特务处是不是在查我?总要找个由头才行。
  
      手下的人被特务处抓了大半,这个理由足够强大了。
  
      “第三,你想一想,这次你抓的都是什么人?”陈祖燕又问道。
  
      这一百多号人里面,外人只是少数,大部分都是四海公司的人,其中还有和水金行的两个管事,可能是被请来凑热闹的。
  
      四海商行,四海货运公司,李凤年手下的行当中大部分的管事,都在其中。
  
      这些人一抓,就等于这些公司全部停止运转了。
  
      李凤年看似名头不小,但全都借的是江浙财团的势,是被吴永斋推到前台来的。他名下的这些产业,大部分都不属于他自己,而是吴永斋的。
  
      说白了,李凤年就是一个大管事的身份。
  
      方不为一点就透:“他是要逼着吴永斋出头?”
  
      李凤年名下的产业一停,最着急的只能是吴永斋。如果吴永斋和李凤年并不是一伙,李凤年肯定会误导吴永斋,故意往日本人身上扯。
  
      吴永斋在上海开办银行,少不了和日本人打交道,吴永斋一看,特务处竟然对他在南京的产业下了手,再在李凤年的误导之,难免不会怀疑,委员长是不是对他起了疑心,准备拿他开刀。
  
      按李凤年的想法,以吴永斋和委员长的关系,什么内情打问不到?
  
      他这是直接来了个釜底抽薪之计。
  
      方不为刚才所有的应对,正好如了李凤年的意,也肯定会让李凤年疑心大减。
  
      李凤年只以为,就算牵扯到他,也只会是之前负责姚江两案的特务处查他,凭吴永斋的关系,足足够用了。
  
      他哪里会想到,此次不但是四部联合调查,更是惊动了委员长。
  
      谷振龙一声冷笑:“不要急,我倒要看看,都会跳出来些什么东西来!”
  
      吴永斋再蠢,也不敢直接质问委员长的。
  
      下午时分,高思中打电话来汇报,马春风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整整一个下午。
  
      不用想,全都是来求情走关系的。
  
      谷振龙指派马春风,秘密赶回特务处本部。
  
      陈祖燕也安排贺清南,装模做样的给马春风打了一通电话要人。
  
      这是故意做给特工总部中的内奸看的。
  
      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连马春风也顶不住了。
  
      中央银行行长,财政部长竟然也过问了此事。
  
      电话是孔部长的秘书打的,但肯定是经过孔部长授意的。
  
      还真没出陈祖燕的意料之外。
  
      吴永斋出手了。
  
      孔部长这段时间正在准备经济改革,而计划中最大的盟友,便是江浙财团。吴永斋既然求到了他的头上,他肯定要帮忙。
  
      谷振龙等人猜想,吴永斋也肯定会联系其他份量差不多的人,四处打探消息。
  
      幸亏计划周全,布置严密,方不为的应对也及时,不然还真有可能被李凤年探查到实情。
  
      到了这种地步,所有人的心倒放下了大半。
  
      李凤年马上就会露头了。
  
      马春风装做惶恐至极的样子,当天下午便释放了所有人员。
  
      从特务处传出去的消息是,马春风把办公室所有的东西全砸了个稀巴烂。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