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贵女:邪王撩宠无度 > 第553章 她还是处子?!
    一只很可爱的……小猫?还是小老虎?
  
      传闻邑族是块福地,那里盛产奇花异草,奇珍异兽,所以看到外头不寻常的花草鸟兽都没什么好稀奇。
  
      “这是我的干儿子。”莫漓说,说是宠物的话喵喵会不高兴的,这小家伙精得很。
  
      “喵喵”喵喵仰头高兴地叫。
  
      是滴是滴,偶是娘亲的干儿子。
  
      皇后本想问这是什么生物的,结果莫漓说是干儿子,她也就不好再追问了。
  
      “夫人人美,这养的动物也是漂亮得让人羡慕。”
  
      “是啊是啊,看这白白的小身体,好生讨喜。”
  
      “小家伙可爱极了,咱这宫中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可爱的生物呢。”
  
      “……”
  
      妃嫔们也是厉害,一人一句夸喵喵,赞美之词都不带重复的。
  
      喵喵被夸得美滋滋,莫漓却是听不太下去了。
  
      于是她一手抚头,银朱婆婆见状忙上前:“夫人可是头又疼了?”
  
      “是啊,有些疼,也不知道是不是生了孩子落的病根。”莫漓道。
  
      这装病得装全套。
  
      “夫人莫急,等御医送了药过来,老奴就为夫人煎药。”银朱婆婆说。
  
      “你们几个,先回去吧。”皇后忙遣散了其他妃嫔,然后留莫漓在宫中休息,“夫人就先在这里休息,本宫这就命人去催太医院的人。”
  
      “多谢皇后娘娘。”莫漓道,然后在银朱婆婆和慧娴公主的搀扶下去了旁边的宫殿休息。
  
      进了旁边的房间,罗慧娴便松了手,她问莫漓:“皇后娘娘你见到了,你还想做什么?”
  
      罗慧娴虽然暂时站在了莫漓他们这边,可她并不知道莫漓想要做什么,她也不希望发生太大的变故。
  
      “放心,只要确定了皇后不是我们要找的人,我们就什么都不会做。”莫漓才不管这女人喜欢谁,给谁戴了绿帽子,她只想知道她娘死去的真相罢了。
  
      罗慧娴抿了抿嘴。
  
      “公主殿下先行回去吧。”莫漓对罗慧娴说。
  
      罗慧娴凝视着莫漓,“你打算做什么?”
  
      “我打算做什么并不重要,我在等有人对我做什么。”莫漓说。
  
      罗慧娴思量半晌,还是听了莫漓的话,转身离去了。
  
      罗慧娴离开了一阵之后,皇后就来了。
  
      “夫人可好些了?”皇后问。
  
      “好些了,多谢娘娘。”
  
      “是好些了,还是没必要再继续装下去了?”皇后说。
  
      “皇后娘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漓,你的名字,你是莫柒月生下的那个孩子吧?”
  
      “皇后娘娘在说什么我没听懂。”
  
      “你的名字,你的年纪,还有你给人的那种感觉,都很像那个女人。”皇后说,“你来大齐并不是为了游玩,是为了找出她的死因吧?”
  
      皇后这么直白的开场莫漓倒是没有想到。
  
      莫漓警惕地看着皇后,却见她拿了个小木箱子出来,放在了莫漓的跟前。
  
      当着莫漓的面,她打开了木箱子。
  
      银朱婆婆和蝉衣全程警惕,生怕皇后突然做出对莫漓不利的举动来。
  
      然而她只是打开了木箱子。
  
      箱子里面放满了东西,放的最多的还是书信。
  
      “这些书信,慧娴偷看过,我知道。”皇后说,“这些东西我每天都有看,有没有被人碰过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莫漓皱起眉头,果然,皇后把这些东西放在那么容易被罗慧娴看到的地方不寻常。
  
      皇后知道自己的秘密被人知道,却丝毫不紧张。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这么大的一个秘密被人知道,我为什么一点都不紧张?”
  
      皇后浅浅地笑了一下,“因为这不是什么秘密,皇上知道,我的心里装的男人不是他,是尊上。”
  
      莫漓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乾丰帝竟然是知情的。
  
      天下男人有几个能做到知道自己的妻子喜欢别的男人还很平静的?
  
      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当朝皇帝。
  
      “皇上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昏庸之人,他知道自己很多方面不如他的叔叔,他不嫉妒也不恨,他是这天底下很难得的好男人。”皇后目光柔和地说道。
  
      是个好男人,却不是她喜欢的男人。
  
      “你……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莫漓问。
  
      “能发生过什么呢,便是年少无知时候的懵懂之情,大齐的皇子皇孙成年之后都要出去历练,尊上和皇上虽然差了一辈,但是年纪相仿,所以一起出去历练,我便是那个时候遇到他们的。”皇后说。
  
      “那时候……您多大?”
  
      “八岁。”皇后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确实很久了……
  
      “后来我跟着当时还只是皇长孙的皇上回了京师,我几乎是皇上看着长大的,尊上多半时候都不在京师。”皇后说。
  
      “在情愫萌生的时候,我倾慕尊上,没有一个女人会不倾慕尊上。我以为我爱的是他,皇上也这么想。”
  
      “可是尊上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触及到的男人,凡尘俗世沾染不到他,我也不例外,哪怕我比其他女人都要近距离地看见他……”
  
      “所以您最后还是嫁给了皇上?”莫漓问。
  
      莫漓皱着眉,皇后说的是她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元尊,以为……难道说……实际上并不是?
  
      “是啊,皇上遵守他娶我之前的约定,他不会勉强我,洞房花烛夜,他坐了一宿。”皇后说,“之后他会为了给我面子,为了不让我被人轻瞧了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我宫中,却从来没有碰过我。”
  
      “难道说您……您现在……还是……”莫漓吃惊了。
  
      皇后苦笑着点了头。
  
      她还是处子!
  
      皇后看起来三十多岁,实际上今年已经四十有二了。
  
      一个四十二岁的女人,成婚二十多年,还是处子!
  
      “那后来呢?”莫漓问。
  
      “后来他纳了一个又一个的后妃,因为皇家不能无后,而我这个皇后膝下无子。”皇后说。
  
      成婚这么多年还是个处子,怎么可能有子。
  
      “我还记得,当我听到其他妃嫔有孕的时候,我那种好像窒息了一般的感觉……”皇后说,“那一刻我明白,我对尊上的倾慕仅仅是一种崇拜,而我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