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绝美鬼夫 > 第567章 抽签解惑 二
我努力不去在意他阴气森森的笑容,虔诚地晃起了面前的竹筒。
  
  一只草著掉落在地上,春岚弯腰去捡,坐在我对面的道士竟然快速伸手,在我的手心里塞了一团纸包。
  
  我吓了一大跳,瞪大了眼睛。
  
  登徒子?!
  
  那奇怪的道士不慌不忙,笑嘻嘻地冲我眨了眨眼睛。
  
  我去!这真的是在调戏我啊?!这个臭道士竟然敢当街调戏良家妇女,塞给我的纸条上肯定是些污秽到极点的狂言浪语!
  
  我正要把手中的东西兜头甩在他的脸上,一个笑吟吟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小姐,小心身边人哦~~~嘻嘻嘻~~”
  
  这种阴森森的语调!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坐在我对面的道士连嘴皮子都没有动一下,他的声音却一清二楚地传进我的耳里。
  
  他冲我扬了扬眉,示意我把纸条收起来,春岚把草著捡起来,撕开签文递给我。
  
  春岚脸色如常,刚才的那句阴森森的话……似乎只有我能听得到。
  
  他的话里似乎别有深意,我悄悄把纸条放进口袋里,面不改色,打开签文,是支中平签,主姻缘,我看着签文上的字,念道——
  
  “青丝情愿配红罗,无奈小人诡计多。若要凤鸾成宿偶,除非贵人相助。”
  
  “这是何解?主吉还是主凶?”
  
  似乎能成宿偶,鸾凤和鸣,但又是小人,又是诡计,还要什么贵人相助……
  
  “小姐,这签文是中平签,不上不下,有可能演变为好事,也可能变成坏事……”道士笑嘻嘻地说道。“但我看小姐慧根不浅,必定能心想事成,姻缘这种事么……随心随性,小姐是有大机缘的人,百转千回,总会与自己的心上人相遇。”
  
  我的太阳穴跳了跳。
  
  这话听着……真想街头巷尾的神棍骗子的话。
  
  再问下去,估计就要搬出那一句“天机不可泄露”了吧?
  
  ……
  
  “小姐,我看那个道士就是看你在深闺里见识少,存心想骗你呢!”回来的路上,春岚拉着我抱怨刚才遇到的骗子神棍。
  
  她气鼓鼓地噘了噘嘴:“你还给那个骗子那么大一个元宝!肯定是上当受骗了。小姐你只是最近老是做梦,精神有些恍惚而已,才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就别多心了,安安心心地享受荣华富贵多好!”
  
  “是吗?”我头疼得用力按了按眉心。
  
  “当然了,小姐,我们整日寸步不离,你娜儿有什么忘记的人,忘记的事?手上的刻痕说不定是被尖锐的东西划伤了,当时没注意罢了。什么花海男人的,都是小姐你做梦梦到了,分不清现实和梦境而已。”
  
  我咬了咬唇,有些疑惑迷茫:“春岚……我经常做梦吗?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
  
  春岚笑了:“小姐,昨晚你刚做了一个噩梦。有个女鬼追着你死命得要杀你,你还是哭着醒过来的。”
  
  是啊。
  
  忽然间,我豁然开朗,仿佛一个惊雷打进我的脑袋里,唤醒了一丝清明。
  
  昨晚的梦里,有个戏子打扮的女鬼一直追着我,从家中的大堂一直追到了阁楼,直到我身边出现那股奇怪的冰冷的感觉才被那股奇特的力量吓走。
  
  一个个片段如走马灯般在我的脑海里闪过。
  
  我的手指剧烈地颤抖起来,我咬紧下唇,用力将指甲嵌入手心,拼命告诉自己——
  
  镇定,镇定下来。
  
  绝对不能露出半点马脚。
  
  春岚……有问题。
  
  我自己都忘了昨晚做了什么梦,只在心里隐隐约约觉得那是个很诡异恐怖的梦。
  
  她怎么就知道我梦到了一个女鬼,那只女鬼还追着我,要杀了我?!
  
  如此详细具体,甚至像亲眼所见。
  
  这哪里像一个正常人能做得到的事情?若说巧合……也太巧合了点吧?
  
  那个道士说……小心身边人。
  
  身边人,春岚不正是我的身边人?
  
  她二十四小时不离我左右,就连我睡觉的时候,她也在外间的软塌上守着我,我去佛寺解惑、去道士处解签文,她第一个反对,甚至顾不上什么尊卑等级,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反对阻拦,甚至不知礼数地责骂质疑。
  
  我还记得她色厉内荏,凶神恶煞地教训道士大师的模样,那样的架势……哪里像一个普普通通的跟班丫头?
  
  我的心在胸膛内七上八下地狂摆起来——
  
  手捏紧了口袋里一直藏着的那个道士给的小纸包。
  
  春岚正一心一意地拆下我头上的发簪朱钗,细心地把挽好的头发放下,用象牙梳子,一下一下,梳得整齐柔顺。
  
  我不动声色地端详着她映照在镜子里的面容,闺房里微弱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光影交替,却隐隐约约地,莫名地恐怖诡异,特别是知道她有古怪之后,她的一举一动都让我心里发毛。
  
  手中的梳子刮过头皮时激起一阵阵令人胆战心惊的战栗,我的半个脑袋都发麻了。
  
  不能说我太疑神疑鬼,胆子太小,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诡异离奇,桩桩件件充满了灵异诡谲的色彩,不能不让我处处多留一个心眼。
  
  我咽了咽口水,勉强笑道:“春岚,我想喝点热水,你能给我烧点吗?”
  
  她的表情一派纯真善良,但我心里的猜想和念头却让我心里寒意直冒。
  
  眼前的春岚是人是鬼我都不确定。
  
  我的心砰砰狂跳个不停,尽全力维持自己脸上的表情如常。
  
  春岚盯着我的脸端详了半天,确认没有一点蹊跷之处,才点头答应。
  
  我一直等到她的脚步声远了,才把口袋里的纸包拿出来——
  
  一包黄色的粉末,包着的纸上写着“原形毕露”四个字。
  
  春岚回来的时候,不光烧了一壶热水,还带了与昨晚一模一样的古怪汤药,又说是厨房特意给我做了来驱寒的。
  
  心里明知她身上有古怪,端来的奇怪汤药,我哪儿还敢碰一口!
  
  现在想想,昨晚的一切都像画在画像上模糊的画面,恐怕就是昨晚这碗汤药的缘故。
  
  每晚一碗,是要把我灌成记忆全失的傻子、呆子么!
  
  春岚在我眼前,幽幽的眼神一直在汤碗和我的脸上徘徊着,我装模作样地端起汤碗,唇瓣轻轻碰了碰,皱眉说道:“好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