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434章 好地方
    “句扶?”
  
      冯永一怔。
  
      “对。下官与王将军乃是同乡,下官得了这都尉之职,还是得了王将军之荐。”
  
      冯永定定地看眼前这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他脸上带着有些憨厚的笑容,可能是不太习惯拍马屁,所以脸上的陪笑有些不太自然。
  
      虽然冯永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心里却是起了波澜:这个句扶,莫不成就是那个句扶?
  
      都说蜀汉自五虎上将之后,就剩魏延姜维算是名将——其实这是错误的。
  
      除去原历史上早死的关兴张苞,还有许多人是被五虎上将的耀眼光芒给遮盖了,所以世人的眼光很少落到他们身上。
  
      吴懿、陈到、王平、句扶、张翼、邓芝、马忠、张嶷、宗预、罗宪、柳隐等等,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忠勇之辈,哪一个不是领军有方?
  
      上面这些人,只有两个没有在《三国演义》出现过,所以较少被人所知。
  
      一个是柳隐,守汉中黄金城,坚如磐石,钟会大军多次攻打都攻不下来,最后只能绕道而行。
  
      不过也幸好他守的这个城名字很亮眼,所以冯土鳖当时一听到张姬说了一声“黄金”,他立刻就想起柳隐这个名字。
  
      至于句扶,则完全是因为王平。
  
      后世网络上有好事者给蜀汉排了个后期五虎,虽然有着各种版本,但王平和句扶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后五虎的名单里面。
  
      句扶的地位仅略低于王平,而且更巧的是,他和王平是老乡。
  
      所以冯永知道王平,自然也知道句扶。
  
      既然眼前这个汉子说了他是王平的同乡,那么这个句扶,也肯定只能是那个句扶。
  
      句扶看到冯永突然定定地看着自己,也不说话,心里有些发毛,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哪知冯永突然展颜一笑,竟然说出一番让人意想不到的话来,“原来是句都尉,久仰大名。”
  
      当即就让句扶有些受宠若惊。
  
      上头的张表更是心思连转,这冯郎君对句扶这般热情,莫不是因为他是王将军的同乡?
  
      听说王将军家的王郎君,乃是称冯郎君为兄长的。
  
      想到这里,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达到目的的希望。
  
      “原来冯郎君竟然认识句都尉?”
  
      “没见过,但听说过。”
  
      冯永摇头,“句都尉为人忠勇宽厚,久有美名,故永闻名久矣。”
  
      句扶一听,有些黝黑的脸当场变得有些发红。
  
      众属僚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句扶,也就是跟着郡丞奉承了冯郎君一句,就得了冯郎君这么这般称赞,看来他这官职,后面少说也要升一级啊。
  
      谁不知道冯郎君除了能点石成金,还有相人之术?
  
      不说赵广李遗王训李球黄崇等人,只说南中,远的有王平得了荡寇将军之职,近的有柳隐随李都督南征立下大功。
  
      虽然冯永从来没有承认过什么相人之术,但许多人仍然觉得这个传言确实有一定道理。
  
      句扶当然也知道这个传言,当下就有些手足无措,只会对着冯永连连说道,“冯郎君过誉了,下官当不起这等赞誉。”
  
      句扶知道王家与冯永关系密切,他又是受了王平所荐,这才当上了朱提郡的都尉,所以他对冯永天生有好感,跟着郡丞奉承了一句,那就是理所当然。
  
      只是没想到冯郎君竟然给了他这么大的面子,心里倒是有些激动。
  
      冯永一笑,举起碗,“句都尉方才还说我自谦呢,没想到一转眼,你自己倒是自谦起来,以汤代酒,罚一碗。”
  
      “没错,句都尉此举,确实应当罚一碗。”
  
      张表在一旁拍案笑道,“句都尉,快饮了这碗汤。”
  
      句扶听了,连连点头,也不推辞,当下就举起碗,一下子就咕咚了个干净。
  
      “好!”
  
      有了这一幕,席间的气氛就立马热烈起来。
  
      甚至还有不少人也想学句扶奉承冯郎君几句,奈何冯郎君却只是微笑,却是连一声点评也没有了。
  
      这就让不少人暗自后悔,早知道如此,自己还要什么脸皮?
  
      宴席过后,张表又亲自带着冯永几人到安排好的住所安顿下来,这才离去。
  
      “那张表少有名声,素有清高之名。如今妾观之,却是与名声大不相符,只怕是有怕图谋,兄长还是小心些。”
  
      过了一会,关姬走进冯永的房间,有些担忧地说道。
  
      “不必怕他。”
  
      冯永把身子缩在躺椅里,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世人所求者,不外乎名利权势美色。他有所求,自然要放下清高的模样。我等只等他开个价出来,再行还价就是。”
  
      说着,他拍了拍椅子的扶手,“连我喜欢坐在椅子的喜好都能打听出来,想来定是费了一番心思。看来他所求不小。”
  
      关姬听了这般直白粗俗之言,当下就是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这副惫怠的模样,心想二兄老是说阿郎像个浪荡子,看来还真是有原因的。
  
      “兄长这口气,还当真是大呢。那兄长呢?兄长所求什么?”
  
      冯土鳖看着一身男儿打扮的关姬,再看了看门外没有人,当下就起身涎着脸凑近了关姬,笑道,“我所求者,三娘难道还不知道么?自然是三娘你啦。”
  
      关姬听了,心里当即就是有些酥麻,看着冯郎那目光灼灼的模样,又有些发慌。
  
      和冯土鳖交换了不少口水,她自然明白他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果然,冯永拉住关姬的手,咽了一口口水,说道,“三娘……”
  
      说着又瞟了一眼外头,嗯,没人。
  
      再看看关姬那丰润的嘴唇,觉得当真是无比吸引人。
  
      “唔……”
  
      关姬的嘴很快就被堵上,然后冯土鳖手头上就开始不老实起来。
  
      左手环过关姬的腰,右手向上摸了摸,觉得不过瘾,然后又听得冯土鳖含含糊糊的声音说道,“三娘,你这束胸太紧了,对胸口发育不好,我帮你解了。”
  
      关姬娇喘细细,脸上红红的,闻眼睁开眼睛,瞟了一下外头,捂紧了自己的胸口,“阿郎,门还开着,别这样。”
  
      “好好,你且等着,我去关门。”
  
      “有人要过来了。”
  
      “哈,这回你可骗不了我,上回你也是这么说的,谁知道你竟然趁机跑了,这回我……”
  
      “主君,有个叫句扶的人来访。”
  
      冯土鳖才把门关了一半,只见阿梅突然从旁边冒了出来,低眉顺眼地说道。
  
      冯永:……
  
      只听得身后的关姬“扑哧”一声,然后又是闷闷一笑。
  
      冯永的动作停顿了半天,这才悻悻地说道,“请他进来吧。”
  
      句扶的来访并不让冯永觉得意外,让他意外的是句扶会来得这么快,他还以为至少要等到明天。
  
      “扶见过冯郎君,见过关郎君。”
  
      句扶进得屋来,先是行了一礼。
  
      “句都尉不必多礼,请坐。此番来,是有何事?”
  
      句扶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冯永,眼睛瞟到他身边那位俊美无双的关三郎,神情突然有些凝滞。
  
      这关三郎,神色怎么……好像不太对劲?
  
      关姬脸上的红晕还没褪下去,刚刚吃了冯土鳖不少口水,眼中的绵绵情意仍在。
  
      看到关家三郎这副样子,句扶心里不禁有些打鼓:这冯郎君和关郎君……不至于是那种人吧?
  
      “句都尉,请坐啊,怎么这副样子?”
  
      看到句扶一副魂不守舍,眼神飘忽的样子,冯永觉得有些奇怪。
  
      “哦,哦,谢过冯郎君。”
  
      句扶看了看四周,挑了一个最远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坐下。
  
      “不知句都尉此来,有何指教?”
  
      “不敢不敢,下官就是过来问问,冯郎君还有什么需要的。张郡丞说了,若是有事,请尽管吩咐下来,朱提郡上下,皆会尽力帮忙。”
  
      句扶觉得脸皮有些发烫,这些话,太露骨了,可是这是郡丞的吩咐,他又不得不咬牙说出来。
  
      “目前倒是没什么事,不用劳烦张郡丞了。我就是带着人,到处看看。”
  
      反正又不是自己有求于人,你不明说,我就当是不知道啰。
  
      “冯郎君,可是要把整个朱提郡看完?”
  
      句扶听了,低声问了一句。
  
      “嗯?”
  
      冯永看了一眼句扶,这是什么意思?
  
      想了想,回答道,“也不一定。毕竟这南中的农事,又不是一时半会能提高起来的。我就是随意到各郡县看看,先了解一下情况。”
  
      “原来如此。”
  
      句扶点头。
  
      益州典农校尉督益州农事,到处察看各地耕种情况,这是本职工作,很正常。
  
      “听说冯郎君想在南中种甘蔗,想来此次察看南中农事,也与此有关吧?”
  
      句扶又问了一句。
  
      “是啊,南中这些年久受叛乱之苦,开垦庄园,再想法子招些僚人帮忙,不但可以让他们安心生产,减少叛乱,还可以在南中垦殖些土地出来。”
  
      “久闻冯郎君善耕种之术,没想到在南中这等多山之地,竟也能垦殖?”
  
      句扶赞了一句,“冯郎君若是想在朱提郡开庄园,下官倒是知道个好地方。”
  
      “哦,是哪里?”
  
      “堂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