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韭语倾夜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各有计策

  小韭用竹签穿透土豆,将土豆挑了出来,由于烤得很熟,因此土豆热气腾腾,而且十分绵软,热需要两根竹签才能固定住。
  灵活地剥着土豆皮,拎着油纸袋继续向城北前进,暂时不知道慕容府具体的位置,想来这么有名的世家,宅子不显眼就奇怪了,反正在城北最大显眼的大宅子里找。
  归还玉佩的策略很简单,就是从围墙外扔进去,神冕大陆没有指纹检测系统,也没有监控装置,追踪基本靠狗,无需顾及太多。
  “寒少爷,他们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动手。”
  城北一家装潢奢华的酒楼顶层,寒少爷正和同房的那么妖媚女子一边看着窗外,一边小酌闲谈。
  寒少爷眉头轻挑,目光游离,“哦?我们赫天教派的景珂美人儿不仅越来越迷人,计谋也愈发独到了...”
  景珂报以妩媚的微笑,“寒少爷谬赞了。”
  “岂是谬赞,你这计谋要是成功,太子出行时安保力量定然大幅度削弱,若是太子被我们成功刺杀,你的功劳可大着呢。”
  赫天教派,即世人眼中的赫天魔教,此番派人潜入洛玉王城,为的是趁慕容生煎大将军在边塞抗击魔物之时在慕容府制造混乱。
  能伤到慕容公子最好,伤不到也得让慕容世家大幅度增加自家守备力量,削减顾及外事的心思。
  慕容世家可是统领三军的领导者,如此一来,几日后洛玉国当朝太子前往皇室祭坛处祭祀时,若守备军队指挥官不是慕容公子等慕容府核心成员,队伍的战斗力会有所下降,行刺起来要简单不少。
  景珂自知轻重,面露喜色也不张扬,“最终二皇子能够上位,成为我们赫天教派的政权傀儡,到时奴家才能安心领赏。”
  “哈哈哈,说得好,控制洛玉国,这不过是我们赫天教派称霸神冕大陆的第一步棋而已。”
  寒少爷抚掌大笑,眼神森冷地看向窗外,这间酒楼原本就离慕容府不远,赫天教派暗中派人将酒楼买下,这处上等包间开窗的角度斜对着慕容府,可以看清慕容府一角的景致。
  赫天教派暗中将不少信徒送入慕容府作为内线,但最长不超过一年即会被清除,现如今只有一名仆人身份的卧底还存在于慕容府之内,也是此次扰乱慕容府计划的核心人物之一。
  据情报,今夜慕容府上会有一场生日宴,恰好也是庆祝慕容家一位女性后裔的成人礼,按辈分算是慕容公子的表妹。
  宴会举行的地点是慕容府庭院一角,也就是寒少爷能看见的那片区域。
  卧底会预先在庄园墙角的土里埋好两重爆炸物,第一重只是普通的黑火药炸弹,第二重则是将爆破性术式封入特制的一次性丸具内,再以黑色焦土包裹的爆炸物,算是术式遥控炸弹。
  计划不复杂,卧底找机会引爆黑火药炸弹,虽然没什么杀伤力,但肯定能引发宴会会场慌乱,然后会有人围上来看。
  术式炸弹的外观只是拳头大小的黑土疙瘩,术式波动掩盖得很好,加上先前爆炸的火药味,几乎不会有人想到这里有个术式炸弹,也就找不出个所以然。
  这样一来,侍卫确认无危险后,慕容府的核心成员,包括慕容公子都会从守护圈里靠上来看看,满足个好奇心,此时再引爆术式炸弹,尽可能造成慕容府亲属的最大伤亡。
  引爆术式炸弹的工作自然不能由卧底来做,卧底要是和慕容府一列高手并排站着,有点术式波动一下就会被发现,所以赫天教派安排了另外一人,装作卖小吃的摊主。
  摊主会在慕容府周围推车逛荡,待时辰差不多了,便会到慕容府围墙外等候第一次爆炸。
  黑火药爆炸后,待时机成熟,慕容府内卧底将会惊呼,或者随便说点什么“慕容公子别太靠近了”,之类的话,墙外的教派成员可以识别同伴的声音,一旦听见,立即引爆术式炸弹。
  这全过程的场景,以寒少爷的视角和目力,算是尽收眼底只见他疑惑地开口到,“景珂,你安排的接应也靠得太近了吧?”
  除了一个卧底和一个卖烤番薯的爆炸执行者,赫天教派自然也在其他角落安放接应,既防计划出现变故,又可以在慕容公子身受重伤的时候找机会补上个杀招。
  此时,寒少爷发现,那卖番薯的信徒还离慕容府有一条巷子的距离,府内的宴会才刚刚开始,视野范围内出现了一名女子,在慕容府围墙外面一边吃土豆一边东张西望。
  景珂看见不在计划安排之内的女子,“此次执行计划的5人里没有这女子,但是...他可能也是赫天教派的人吧。”
  “怎么说?”
  “你看,她正在侦查的位置和墙内爆炸物放置的位置差不多,可能是在替伪造成烤番薯摊主的教徒查看地形,毕竟引爆炸弹的人现在是在卖烤番薯,不方便推着车到处走很不方便。”
  寒少爷点点头,“言之有理,而且那女子手上的土豆好像就是从烤番薯摊位上买的,说明他们交流过一番,女子假装边走边吃土豆的人,在慕容府围墙外走动。”
  “对。”景珂越分析越有道理,“吃东西的人走得慢一点情有可原,这确实是不错的伪装,只是不知道她是哪个堂口派来的。”
  “应该不是赫天教派下面的堂口,这次任务很隐秘,没多少分部知道,而且他们也没那个胆量不和我们打招呼就插手。”
  景珂咬了咬下嘴唇,“那也就是说...”
  寒少爷的眼神变得肯定,“八成是父亲派来的。”
  “确实和教主的风格很像,他果然是关心少主的。”
  景珂推测那吃土豆的女子应该是在烧烤摊面前出示了赫天教派教主的信物,而后帮忙去探查情况。
  “唉,老爷子这么不相信我吗?”
  “不是的,少主,父亲关心儿子是肯定的,况且教主没有过多插手,只是派人来看看而已。”
  寒少爷摇摇头,“真的这么简单吗?你看看清楚那女子的容貌。”
  景珂再次朝慕容府看去,心里一惊,不知何时,墙下的女子已经将脸转到正对酒楼的角度,朝着这间包厢的方向微笑。
  “这是,住在我们隔壁的...”
  “对,看来父亲用人之计果然是神鬼莫测,我还差得远呢,不过,景珂,刚才在客栈里,你不是还想把人家解决掉吗?”
  景珂连连摆手,“寒少爷别打趣奴家了。”
  小韭已经吃完了土豆,心满意足地环顾了周围,确认附近没有人之后,却惊讶地发现远处酒楼的高处的一扇窗边有人在往这里看。
  小韭的心理素质极好,知道要是灰溜溜走人就形迹可疑了。
  虽然不确定那个里的人是不是丸者,有没有这种目力接星月微光透过夜色看清咱的细致动作,但保险起见,小韭坦荡荡地朝那个方向微笑了一下,不再东张西望,往前走了几步,在一个大石墩边上坐好,继续吃烤番薯。
  这样一来,显得咱只是手上有东西,不方便移动,打算等东西吃完再走,普通路人。
  小韭将玉佩握在手里,要不是突然发现有人在看这边,早就把玉佩扔到墙里面去了,现在只能装模作样吃番薯,挑个时间再扔。
  “咕唧唧唧唧唧唧...”
  一连串滚轴老化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小韭从大石墩背后探出头去,发现是那卖烤番薯的摊主推着推车来到了慕容府围墙之外。
  “啧,好胆色,慕容府算是洛玉国的将军府了,在将军府的围墙外面摆摊卖烧烤。”
  小韭没有出声,咱也是来办事情的,而且是不应该让人知道的事情。
  边上的石墩子很大,上面还除了雕着慕容世家“锦绣绕剑兰”的族徽之外,还有疏密不一的小符文,小韭一看就知道这是镇风水用的,许多大家族在特定位置都有这东西。
  也拜大石墩所赐,小韭娇小的身躯完美地隐藏在了石墩后面,十米开外的摊主没有觉察到有人躲着。
  “...怎么还这么烫?”
  小韭用竹签贯穿番薯,将它挑了出来,发现这出炉不久的番薯因为包裹在厚实的油纸里,温度几乎没有变化,脸部皮肤隔着十几厘米都能感觉到炭火一般的温度。
  “唔,好机会。”
  番薯暂时吃不了,小韭又随意玩摊主那儿看了一眼,发现摊主早已取出一张板凳靠着慕容府的围墙坐下,头上的草帽帽檐拉得很低,身体随着平稳的呼吸起伏,似乎已经睡着了。
  机不可失,趁着摊主不会看到有东西被扔进慕容府的时机,小韭一手抓着贯穿番薯的两根竹签,一手从单肩包里摸出了玉佩和短杖,回头确认了一下围墙高度,手掌一挥,两件东西划过完美的抛物线,擦着慕容府的围墙上沿进入了院子里。
  小韭完成任务的一瞬间也松下心来,此时夜色浓郁,想来也没人能注意到那么小的东西飞进墙里。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