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枕罪而眠 > 济世·四十七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屋内的一幕,令邹天逊不禁心中一震。
  只见屋中一女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强大而又可怕的戾气,没错,是单纯的戾气,而不是什么能量。这股戾气顿时令刚刚闯进屋子里面的邹天逊顿时一动不能动。
  而那女子,自然便是双目紧闭着的乐正雅。
  “什么情况……”
  “别进来。”邹天逊一句话拦住了想要进去看一看的五毒鬼手。
  “怎么回事?”通过手表显示屏,五毒鬼手并不能够看出来乐正雅发生了什么,因为戾气不同于普遍的能量,是无法从表面上看出来的。因此,五毒鬼手对于邹天逊的反应倍感疑惑。
  “戾气,”邹天逊解释道:“在她的身上,爆发出来的,是强大的戾气……”
  “什么?”五毒鬼手不觉变了脸色。要知道,戾气可是对于他们而言最麻烦的东西之一。
  戾气,不仅仅难以对付,而且与能量是隶属于两个不同的系统之中的。这也就意味着,能量与戾气是无法互相压制的。说得明白一点,双方的进攻仅限于通过对对手本人的进攻才会产生效果,而戾气与能量之间是无法相互抵抗的。也就是说,即使五毒鬼手的防御能量屏障再强大,也无法挡得住戾气的进攻。而乐正雅的戾气再强大,也无法撕裂邹天逊的能量。
  “看她这副样子,岂不是会以命相搏啊……”邹天逊望着面前已经失去意识、仅仅靠着戾气支撑着肉体的乐正雅,不由得心下一寒。没错,医师在压制对手时谁都不怕,怕就怕失去意识的傀儡,因为这种家伙不仅仅不怕死,而且出招诡异,谁也不知道对方的下一招是什么。
  “不过,她也是存在着可以说是致命的缺点的……”邹天逊心中暗自想着:“只要……能够让她丧失掉行动力,或是直接将之击昏,我们就可以安全了。”
  “……”只见乐正雅忽地动了。
  “还真是进攻得出其不意呢……”邹天逊皱了皱眉头。他心里面清楚得很,这个时候,唯有冲上去一击制敌,才能够迅速地结束这场战斗。因此,他毫不犹豫……
  “唰!”
  猛地推开了五毒鬼手,只见一道具象化为短箭模样的戾气刷地一下子穿透了邹天逊的肩窝处。邹天逊闷哼一声,只觉肩窝火辣辣的,继而是一种难以承受的酥麻感。
  “天逊你……”
  “这股戾气……”邹天逊脸色剧变:“你,快走!你快走!”
  “我不走!”五毒鬼手叫道。
  “快走啊!我们……不是对手……”只见邹天逊竟是缓缓地倒了下去。
  “什么情况啊!”见邹天逊竟然倒了,五毒鬼手总算是意识到了整个事态的严重性。她清楚,邹天逊这家伙倔强的很,如果不是实在承受不住了的话,不可能会就这样倒下去,更不可能在她五毒鬼手的面前这么毫无面子地倒下去。
  也就是说……对方,的确很强,强到离谱。
  “我靠……”五毒鬼手不由得抽了抽嘴角:“不行!你跟我一起!”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这么……”邹天逊虚弱地吐出破碎的字句。
  “你管我!”五毒鬼手一把将邹天逊从地上捞了起来,顺势一脚踢上了房间侧面的一个角落位置。只听得轰然一声,一扇巨大的合金门砰地砸了下去,瞬间将乐正雅困在了室内。
  “……你有机关为什么不早用?”邹天逊疯了。
  “我用得挺早的啊,”五毒鬼手吐了吐舌头:“只是你太心急了而已。”
  “……好吧,”回想了一下,邹天逊发现五毒鬼手这一次行动的确还是比较迅速的:“她怎么处理啊?我们两个人根本打不过这家伙啊……真是麻烦……”
  “你的思路有问题啊,小同志,”五毒鬼手笑道:“我们应该先寻找一下乐正雅失控的原因再说。至于现在嘛……反正这间屋子结实得很,我相信仅凭她的力量是撞不开的。”
  “那你的仪器什么的……”
  “没关系,提前有仪器被损坏的心理准备,是成为一名优秀医师的必要条件之一,”五毒鬼手大义凛然地说道:“更何况,到时候我会让她照价格的双倍赔偿的。”
  “……喂,话说你真正不生气的原因是后面那一句吧?”邹天逊眯起眼睛说道。
  “当然不是!像我这样伟大的医师,怎么可能因为区区的仪器而晚节不保呢?”
  “说到晚节不保……喂,”邹天逊看了看五毒鬼手:“你……是不是该把我放下了?”
  “啧啧啧,我还不想就这么抱着你呢!”五毒鬼手一脸嫌弃地说道:“伤势怎么样?”
  “不怎么样……”邹天逊刚刚在和五毒鬼手说话时倒是挺生龙活虎的,这会儿一听见五毒鬼手问起来,反而感到了伤口位置传来的剧烈痛感:“嘶……”
  “啧啧啧,还是逞强了吧?”五毒鬼手摇了摇头:“走,我给你上药。”
  转身走向长长的走廊,邹天逊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儿:“喂,我说……你这是想要把我扔到哪儿?这个方向似乎不是医务室吧?”
  “当然了,这个方向只通往唯一的一个房间,”五毒鬼手压低声音说道:“那就是……我的卧室哦~”
  “……喂!”邹天逊瞪大了眼睛:“你带我去你的卧室干什么啊喂!我告诉你你可别图谋不轨!”
  “我还能图什么谋、不轨谁啊?”五毒鬼手笑眯眯地说道。
  “当然是我的万草图了!我要是凉凉了,我的万草图也不能归到你的手上!”邹天逊说道。
  “啧啧啧……”五毒鬼手砸了咂嘴:“那如果我告诉你……你的贞操和万草图,只能保留一个呢?”
  “那还需要犹豫吗!”邹天逊激动地说道:“身为一名优秀的医师,我当然是选择……保留我的贞操了!”
  “还真是没骨气呢……”五毒鬼手露出了谜之失望的表情。
  “你失望个什么劲儿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