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无上灵武 > 第两百六十九章:伪装ID:日川冈板
    林羽也没得办法,他的那张脸,他自身特征,武器蝎尾针,一些实力的情报,都被那胖瘦二人记录在了情报网上。
  
      无奈之下,林羽只能选择隐匿身份,至少在自己拜入剑宗之前,他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平息下来。
  
      现在的林羽手拿一把太刀,用人皮面具改变了自己的容貌,并且改了一个类似于ri本人的ID。
  
      ID:日川冈板,武器:太刀,等级:39级。
  
      手中的这把太刀是白银级的,这还是之前林羽跨国杀人的时候爆出来的,为了让自己伪装的更像,林羽还特地学了葬樱宗的那本《樱花斩》和《樱花连斩》。
  
      加上林羽以前学的拔刀斩、连击这一类的法门,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林羽是伪装的,因为这些都是天照八域本土的法门,一般人想学都学不了。
  
      现在的剑歌这个ID突然的在等级排行榜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叫做日川钢板的太刀玩家。
  
      在经历过昨天晚上的种种之后,玄洲城一下子变得更加动荡起来,玉皇山和皓月宗更是加派的强者来到此地。
  
      林羽这一路走来,天地间不断有着破风声响起,一道道气势不凡的身影降临在了玄洲城上空,然后目光冰冷的在这城中不断扫视。
  
      一位俊秀的青年,手持三尺青锋,脚踏虚空,在城中不断穿梭,目光不断在人群中扫视。此人名叫丁炎,剑宗外门弟子,他是月仙子仰慕者,得知月仙子被银魔亵渎,特赶来此地,想要一剑痛杀银魔!
  
      这件事,并不是小事,它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太大了。并非一些年轻才俊来到这里,就连皓月宗的宗主都亲临此地,玉皇山的大长老二长老,也是在此时尽数赶到。
  
      这种恐怖阵势,举手投足间就能踏灭一个中流的宗门。
  
      也就是这些人降临在玄洲城上空之时,天空中也是出现了一道身影,这道身影自城中心升起,周身有着很多人陪伴,大多是玄洲城的一些熟脸。
  
      林羽在这人身上感受到了灵武的气息,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此人就是玄洲城本土宗门龙雀宗的宗主夏继新,而那刀类灵武——大夏龙雀,正是在此人的手中。
  
      “夏宗主,我的徒儿在你的地盘上被人欺辱,更有人肆意传播对我徒儿不利的消息,这事,你可要给我一个交代?”第二代月仙子胸脯起伏不定,美眸气愤的几乎要炸出火来了。
  
      这第三代月仙子死于不落宗之手,她好不容易培养出了第四代月仙子,如今却遭受这种事情,这让她怎么气的过?!
  
      每一代月仙子都是洁身自好,甚至终身不嫁,如今却弄出了这么大的一个乌龙,这让她皓月宗如何能在东部各大宗门面前抬得起头?
  
      “呵呵,月宗主还是先缓缓,本宗知道你在气头上,不和你一般计较。这玄洲城是什么样的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皓月宗的女弟子一个个貌美如花,有所意外也是难免之事。”夏继新心中好笑,可又不能笑出声。
  
      二代月辩不过对方,心中也是气急,对着旁边的呵斥道:“人抓来了没有!!”
  
      她身旁的一位女子唯唯诺诺的道:“抓来了,就等着宗主发话呢。”
  
      只见两位皓月宗的弟子将一位猥琐青年扣来,狠狠地丢在了二代月面前。此人正是在玄洲城有着淫圣之称的秦臻。
  
      二代月正在气头上,抓起秦臻的衣领,啪啪啪啪的就是一轮大耳光子。
  
      “说!!那个剑歌正在何处!!”
  
      秦臻嘴里吐出几颗血牙,连连哀嚎道:“冤枉啊!!月宗主饶命!我和那剑歌,根本不认识啊!”
  
      “胡言乱语!!玄洲城除了你们这一组织,还有谁敢做这种事情!!还说不是你的人?”
  
      秦臻都哭了,“冤枉啊,真不是我的人。我对天发誓。”
  
      夏继新不忍的看了一眼,劝解道:“秦臻虽然平常作风很有问题,但这件事发生在城南,秦臻的据点在城北,相隔几百多里地,此事不会是他做的。”
  
      听到有人为他解释,秦臻顿时松了一口气。二代月停了手,紧张的气氛,也终于是有所缓解。
  
      二代月心中明白,就算自己怎么撒气也无济于事,真正的元凶还逍遥法外。于是她一声冷喝:“我不管!你给我找!找不到此人,我皓月宗定会灭你满门!”
  
      为了活命,秦臻也不管那么多了,不管对方说什么他都答应。
  
      “是是是!我一定替宗主去找!”嘴上这么说着,其实秦臻心里面早就把这个二代月祖宗十遍了。
  
      ……
  
      在这之后,玉皇山和皓月宗大量的强者进入城中搜索,每一个可疑的人,他们都不会放过。
  
      城中,林羽正要走过一个桥头,却被几个皓月宗的女弟子给拦了下来。
  
      “站住!”
  
      林羽一愣,顿时有些做贼心虚,他都易容成这样了,都有人把他认出来了吗?
  
      只见这几位女弟子走到林羽身前,拿出了画像,仔细的对比一下,这才肯放林羽通行。
  
      林羽咽了一口唾沫,这件事情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皓月宗这阵势是挖地三尺都要把林羽找出来啊。
  
      平安的走过桥头之后,林羽突然发现了一胖一瘦的两道身影,正在摆着摊,向人群贩卖着他们的情报。
  
      这看的林羽气不打一处来,就是这两个狗东西忘恩负义,害的林羽现在都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平复了一下自己暴怒的情绪,林羽走到他们身前,问道:“你这都有些什么情报?”
  
      “哟呵,你这东瀛人说我们这的话还挺标准的。”胖子稀奇的看了林羽一眼,觉得对方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但又说不上来。
  
      “嘿嘿!这位兄弟一看就是同道中人啊,我们这有昨晚月仙子和剑歌的详细情报,详细到让你不敢相信,怎么样?要不要来一份?”
  
      林羽额头青筋暴起,他强忍着怒意,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轻声说道:“要,不过我们先找个隐蔽的地方,我还想更深入的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