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穹顶之上 > 138.暴走的韩青禹 2/3

      只剩不到200米了。
  
      韩青禹小心抬头,看了看前方半截陷在土里的其中一具梭形飞行器。
  
      照过往蔚蓝积累的经验,这玩意永远都是要到大尖发现自己已经无力再战的情况下,才会被启动自毁的,然后留下残片和金属块。
  
      韩青禹今天想试一试,看能不能反向操作,先把飞行器砸了,把金属块给它们拿走。
  
      不行就先吸走,反正今天现场还有一艘呢。
  
      这样想着,趁着大尖向外围攻击,暂时背对飞行器和自己的方向,韩青禹急速爬行,越过这200米距离,一头扎到飞行器后方。
  
      要不是此时现场这么大的场面,这么多人,这么混乱,而只是普通的目击一线小队作战……他其实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靠近飞行器的。
  
      这还是韩青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贴身观察大尖飞行器的原始状态。
  
      上次破坏装置的时候虽然也很近,但是他当场看到的梭形飞行器,已经是像蚌壳一样被打开了的,他触摸的,也是它内部那个像金字塔一样的东西。
  
      原始的状态,梭形飞行器整体严丝合缝,除了一个类似降落支架的东西外,整体光滑如一个鸡蛋。
  
      韩青禹仔细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顺带上手摸索……可是梭形飞行器的表面连一道哪怕最细微的缝隙都没有,包括上方刚才大尖出来的弹射口,都收拢得好像根本不存在。
  
      而且,他也没感觉到金属块能量的涌动。
  
      隔绝么?
  
      吸吸看。
  
      以往几乎都是被动就可以吸收的,这一次,韩青禹主动操作,把手贴上去,全力运转源能吸收。
  
      可是,没有动静,一点都没有。
  
      所以真他娘的完全隔绝了啊?
  
      这也就是说,一定要先砍倒大尖,等它主动自毁才行?韩青禹想了想,不甘心,拔出肩后的一柄死铁直刀,照着梭形飞行器表面就是一戳。
  
      “吭。”
  
      没动静,除了一道浅浅的划痕,什么都没能破坏掉。
  
      再来,加上液态源能的涌动,韩青禹卯足力气再戳一刀。
  
      “吭。”
  
      这次,一个小坑出现了。
  
      “吭吭吭吭吭吭……”韩青禹惊喜之下发力连戳十几刀。
  
      梭形飞行器表面出现了一个大约两个指节深的缺口。
  
      还没透,但是考虑这玩意也就比吉普车大不了多少,里面还得躺两具大尖,韩青禹认为它的铁壁并不会太厚。
  
      总之很有希望,应该快了,韩青禹握刀,正准备再来一轮猛戳。
  
      “嘶嗷。”“嘶嗷。”
  
      突然,咆哮的声音传来。
  
      韩青禹连忙探头看了一眼,视线中,有两具大尖已经完成转身,正挥舞着柱剑,朝他和飞行器这边狂奔而来。
  
      来势如同回守巢穴的猛兽。
  
      “我……”
  
      这要顶,肯定是顶不住的,一具都顶不住,何况两具?!
  
      可是眼看着就要捅开了啊,这种差之毫厘的感觉,让韩青禹心痛难舍。
  
      跑吧,留得青山在……
  
      他已经做了决定,已经准备转身,然后不知怎么的,也许是实在太舍不得了,就试着抱了一下……
  
      结果,他,抱得动。
  
      也不知道这东西具体有多重,反正在液态源能配合立体装置共同涌动的状态下,韩青禹身体传达给他的感觉是:并不很重,比想象的轻多了。
  
      那就……
  
      其实就没取想,没过脑子,只是条件反射,韩青禹就双手握着飞行器上的降落支架,一下把整个梭形飞行器从地里拔了出来。
  
      拔出来后感觉更轻了。
  
      顺势就往肩上一放……
  
      “颂。”韩青禹狂奔而去。
  
      两具大尖当场愣住一下。
  
      “嗷……”
  
      终于回过神,开始衔尾急追。
  
      韩青禹救人了,因为被他吸引走了两具大尖,现场的混乱情况顿时缓解了不少,终于有机会站下来或者爬起来观察情况的一部分人,回头或抬头,困惑看了一眼……
  
      然后就傻在了当场。
  
      那是个人吗?!
  
      飞行器下面露出来两截小腿,是华系亚方面军的裤子和鞋。
  
      所以,那是个人。
  
      所以,那个人他,好像……不是好像,是他真的,偷走了大尖的飞行器。
  
      这是华系亚方面军的特殊战术吗?!
  
      原来还能这么干?!
  
      与此同时,沈宜秀、温继飞、尹菜心和贺堂堂四人,也都第一时间从地上站了起来。
  
      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们看见这一幕,急了,慌了,气疯了。
  
      “青子!你特么疯了吧?!”温继飞在身后远远地喊出来这一句,裹着巨大的恼怒和担心。
  
      而此时的韩青禹,他身后带着两具大尖呢,自然不会往瘟鸡他们这边跑。
  
      人和大尖的背影相继远去,距离越来越远了。
  
      “扔了啊,青子,傻鸟,扔了啊!你有病啊……”
  
      温继飞继续大喊,但是韩青禹,又哪里听得见。
  
      “青子!”剩下三人也是茫然同时惊呼失声。
  
      而后,“颂”,“颂”,“颂”,“颂”。
  
      连续四声立体装置爆发的震响。
  
      其中沈宜秀和尹菜心、贺堂堂三个人,都随声朝韩青禹拖着大尖奔跑的方向,用最快的速度追去。
  
      只有温继飞,他在当场定了定,而后毅然转身,朝反方向,朝着战斗区域外围,狂奔而去……
  
      “我特么是一个废物啊,青子,别说我追不上,就是追上了,到时也可能只会害你分神照顾我,说不定就害了你了。”
  
      “留在这里……我已经被那么多人看到了,说不定待会儿还被洗刷派或者包头的人抓了威胁你。”
  
      “我不给你添乱了,青子。”
  
      “你个傻鸟,脑子有问题啊,你,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你可别出事啊,千万别出事啊,青子。”
  
      “锈妹……拜托了。”
  
      一路这么想着,也骂着,温继飞头也不敢回,用最快的速度奔跑,摔倒就向前打滚然后爬起来。
  
      一次次摔倒,一次次爬起,很快跑出战斗区域,又奋力,继续朝试炼场外狂奔而去。
  
      本心就是上来凑数的,来当维修员和补给员来的,也一直抱定决心绝不添累赘,这一刻情况突发,没有坑给他继续趴着,温继飞的决断,比谁都更清醒、冷静、快速。
  
      当一部分居心叵测的人确实如他料想的一般,准备找韩青禹队伍里落单的人下手,温继飞已经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范围里了。
  
      …………
  
      我这么快吗?
  
      韩青禹自然也不是一定要逞这个强,其实当时扛上后他就有点后悔了,给自己也整懵逼了。
  
      之所以继续跑,他只是准备试一试,跑几步,如果发现自己跑不过大尖,他就把飞行器往山崖下一丢,让它们找去,也算拯救战友了。
  
      可是,跑着跑着,扭头看了一眼。
  
      韩青禹自己都惊了,他发现在液态源能和立体装置的共同作用下,自己现在的速度,竟然跟两具大尖跑了个差不多,甚至还快上那么一丝丝。
  
      这就可以再试试了啊。想罢,韩青禹把飞行器往左侧略微耸了耸,左手紧紧拉住飞行器上的降落支架,然后右手抽刀。
  
      “吭。”照原位置,戳一刀。
  
      可惜这样的姿态不太好发力,出刀收效很小,而且人会不自觉降速。
  
      感觉到大尖迫近,韩青禹只好收刀先跑,然后等拉开一定距离,再抽空戳一刀。
  
      跑,没有方向的跑。
  
      韩青禹本心是想往人少的地方跑的,也算做好事,但是这里漫山遍野都是凌乱的人啊,哪哪都能遇到。
  
      所以,韩青禹就只能保证自己不往瘟鸡他们那边去,剩下的选择,就怎么好跑怎么跑,遇见人了就尽量避开。
  
      其实也不用他怎么避,他后面拖着两具大尖呢,谁看到了都会自己先避开,只求韩青禹不要带着大尖朝自己来。
  
      韩青禹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直到,他突然看见了一群包着头的人,看见了亲爱的阿杜仆王子。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