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档少年时 > 第四十七章 南国霸王
    张云起的话把两个女孩子逗得花枝乱颤,那个性格开朗的高个子女孩边笑边说:“既然汪国真的诗这么有用,那你应该更加喜欢才对嘛,要不然怎么在学校里泡妞呢?”
  
      张云起道:“我还小,没这方面的需求。”说着拍了拍王贵兵的肩膀:“我隔壁这位倒是正当壮年,要不咱们换个座位,你跟他近距离好好沟通一下,指不定就弄出了一段火车情缘。”
  
      高个子女生脸都不红一下,说道:“看你说话的口吻,可一点不小。换什么座位,你不会是盯上我朋友了吧?”
  
      张云起闲的无聊,胡扯道:“这叫啥?好心当做驴肝肺。火车上到处都是坏人,你们长成这样子,本来就给社会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不信瞧瞧周围,上万头色狼都盯着呢,作为一名有责任心的公民,我说换座位只是为了避免犯罪率上升。”
  
      她们都笑,说这么不要脸的话亏你也说的出口。
  
      其实那个年头的姑娘们都喜欢口花点的臭男人,什么诗歌文学都不是必要条件,只要嘴皮子灵便,再加上点不要脸的革命精神,一般的女生都能生擒。
  
      说起来这女的长得也还不错,身材高挑,该瘦的地方瘦,该肥的地方肥,笑的时候呢,胸前就像大海一样波澜壮阔,可惜是个大嘴巴,从上车到现在叨叨叨个没完没了,一点气质也没有。
  
      十二个小时后,火车终于到达了香山。
  
      火车像个孕妇,小心地缓缓地停靠站台,接着从硕大的肚子里掏出一堆又一堆的人儿,瞬间就把出站口给塞满了,火车驶离之后,留下来的那一地密密麻麻的人流就象洪水过后的蚂蚁,互相撕咬着、拉扯着,瘸腿断手地爬进这座城市里的每一条小巷、每一栋房子、每一寸土地。
  
      在历史上,香山是一块年代久远的土地,距今5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古越族人在此渔猎生活,据唐朝《太平寰宇志》记载,其境内的五桂山多产奇异花卉,香溢数十里,故名香山。
  
      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83年撤县改市后,香山市发展迅猛,一跃成为珠三角中心城市之一,同时,这里也诞生过许许多多的名人,如古代的陈临、周尚文,近代的古天乐、叶倩文,至于最有名的,当然是国父中山先生。
  
      和张云起对座的两个女孩是土生土长的香山人,那个高个子女生叫孙希希,另外一个叫卢静,从火车站出来的一路上,两个女生还向他俩介绍自己的家乡哪里有好吃的好玩的,张云起就随口问了一句:“你们是香山哪里人?”
  
      孙希希说:“民众镇的呀。”
  
      张云起想了想说:“那你们认识一个叫胡志标的人吗?二十岁出头,高个子,方脸。”
  
      两个女生都摇头说不认识。
  
      张云起就笑道:“那要不留个联系方式吧,同坐一辆车,算是有缘人,改天请你们吃饭。”
  
      孙希希面若桃花似的:“真的只是吃饭?”
  
      张云起乐道:“你想吃其他的也行嘛。”
  
      “那就说好了。”孙希希眉目含笑地掏出一只圆珠笔,把联系方式写在汪国真诗集上面,把诗集递给张云起。
  
      张云起接了诗集,立马在路边拦了辆的士,直接拍了一百块钱给司机说:“一定要把这两位女士服务好!”
  
      孙希希和卢静走了后,旁边的王贵兵叹着气说道:“云哥,这一路上,两个女的的注意力可是全给你抢走了,我一句话都插不上,啥时候教教我泡妞的技术呀?”
  
      “把它一字不落全背完。”
  
      张云起顺手把诗集扔给了王贵兵,然后在路边拦了一辆车,两人离开火车站后,在市里随便找了个旅馆凑合了一晚上。
  
      第二天的上午九点,张云起换上了一套特意买的西装,对着镜子照了照,感觉看起来成熟了几岁,像那么回事儿,才带着王贵兵打车赶到香山市的日华电子厂。
  
      日华电子厂厂大门似乎装修过不久,焕然一新,但是站在外面朝里面看,全都是一间间低矮破旧的房子,有些一股老旧破财的痕迹,王贵兵皱着眉说:“我们来这里干嘛?云哥,你认识这里面的人?”
  
      张云起笑:“很快就认识了嘛。”
  
      这个时候认识日华电子厂的人不多,但是要不了多久,它更改后的一个企业名却做到了天下无人不识君,因为它承包了整个中国80年代出生的人的儿时记忆,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
  
      张云起的记得,日华电子厂是1987年成立的,不过早期的日华不过就是香山益华集团下面的一家小作坊,根本不值一提,因为经营不善,收益不佳,员工毫无积极性,外部债台高筑,亏损200多万元,一直在倒闭的边缘徘徊。
  
      直到1991年的时候,日华电子厂放弃了找不到出路的大型机,转而生产家用游戏机,也就是山寨任天堂的红白机,当时它做出来的产品和任天堂的FC性能几乎一样,但价格只要四分之一,十分符合当时的中国国情,比较受市场欢迎。
  
      这个英明的举措,让日华电子厂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从濒临破产的边缘回到正轨上,但是那个时候国产游戏机市场的情况很复杂,几百家游戏厂商抢占市场,早在80年代,岛国的小天才就已经雄霸中国的游戏机市场,还有天景的新星,深圳的奇胜隆等等,再加上山寨盗版问题,很多厂商都赚不到票子,盗版被盗版,山寨被山寨,总之这一时期,在多如牛毛的游戏机公司里面,日华电子厂只是其中做的比较好的一家而已,赚了一些钱,但也没有混到举目无敌逮谁灭谁的地步,要不然它的厂区也不会是这么个破样子。
  
      张云起知道,在激烈竞争的游戏机生产行业中,最终使日华电子厂从群雄并起、硝烟弥漫的混乱时局中脱颖而出、遥遥领先的,是日华电子厂高人一筹的品牌意识和创新思维。
  
      1993年,也就是今年,日华电子厂创新性地在游戏机上加入键盘,打造出了后来家喻户晓的小霸王学习机。
  
      靠着这款爆款产品,在90年代中期,日华电子厂开始了她的光辉岁月,这家亏损百万的企业仅用三年时间就获利10个亿,市场份额逼近80%,一时间成了这个行业引领风骚的南国“霸王”。
  
      1995年,小霸王达到了荣耀的顶峰,年产值达8亿元人民币,小霸王中英文电脑学习机甚至被团中央全国少工委和王码电脑公司共同推荐为“全国少儿计算机知识及五笔字型输入大赛”唯一指定训练用机。
  
      回想起这家企业的点点滴滴,张云起就觉得自己重生晚了,如果再早两年,那个时候的日华电子厂债台高筑,一直在倒闭的边缘徘徊,拿下它是比较简单的,但如今的日华电子厂已经走出了泥潭。
  
      现在已经是四月中旬了,如果不出意外,按照前世的轨迹来算,小霸王第一代学习机已经研制成功,即将面世,然后拉开它辉煌的序幕。
  
      张云起对这个破厂子倒没什么兴趣,他眼馋的是这个厂子里面的那伙后世中国商界大佬,VIVO蓝厂董事长沈伟,OPPO绿厂董事长陈鸣永,步步高CEO金志江,当然,最重量级的,肯定是那个哥不在江湖,哥只是一个传说的段永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