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极恶魔头 > 第二十九章 恶头 二
    闻言,李潇不禁半眯起眼睛,凝神上下打量着韩林。
  
      又看到庞青青浑身法力被禁锢,倔强的小脸蛋还眉头紧蹙。那一双呼之欲出的胸脯,双腿扭动着,也是忍不住色心大起。
  
      “嘿嘿。你小子呀!可以可以。你们几人之中,怪不得我最看好你了。哈哈哈。”李潇声音一低,阴沉沉地笑着说道。
  
      听到这句话,韩林才在心底松了一口气。心中安心了不少。但面上表情不变,依旧贱兮兮地说道:“少主,那您先慢慢享用。我去布置阵法。一会儿好对付守护宝物的妖兽!”
  
      “这一阶妖兽能翻出什么浪花?自己路上劈死了无数只了!借口用得不错,深得吾心。哈哈哈!”
  
      下一刻,李潇轻轻咳了咳,慢条斯理地说道:“那你一定要精心布置,不要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韩林马上非常诚恳地点头,放下庞青青,转身离去。
  
      “孺子可教也!”李潇倒是觉得,自己这一马儿当真懂情趣,不枉费自己花大力气如此提携对方。随后也是点了点头,从储物袋里拿出阵盘。然后往空地一丢,同时双手捏动法诀,施展术法,口中吹了一口气,托起阵盘,变出了一个独立的木系空间法阵。
  
      一座木质小屋出现在了眼前。
  
      “随身带着大床舍,可是一名木灵根修士的基本要求。不然,难道就在地里打滚?特别是我这么英俊又爱干净的。”
  
      随即,他就奸笑着,抱起瘫软无力的庞青青,走了进去。
  
      韩林听着声音,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容,却没有依言去准备阵法,而是唤出了自己的灵兽,安心地等在空间法阵的外面。
  
      李潇把庞青青放在简陋的木床上,兴奋地搓了搓手。虽说还没到筑基期,不能直接阴阳交合,但是他有的是法子“收拾”这女人。
  
      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女修,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真是我见犹怜。美人儿,等会儿,你就是我的了。嘿嘿……”
  
      先把自己的法袍给脱了,储物袋也放在一旁,浑身上下只穿着内里的裤衩,露出了上半身结实的肌肉。
  
      他淫笑着走到了床前,看着毫无反抗之力的庞青青,挠了挠自己的胸口。
  
      “让我看看,你高傲的资本到底是什么。”
  
      话毕,便使出灵力,一把把无辜的庞青青的法衣给扯烂。露出了里面由精铁打造的束身衣。只包裹住胸前和臀胯,其他地方,包括小腹、大腿、后背,全部都是白花花的一片。
  
      看到这么另类而又性感的打扮,李潇双眼淫光大放,嘴里笑嘻嘻地说道:“哟哟。原来土灵根女修还可以这么炼体的呀!”
  
      他捏动法诀,竟然将右手五指化作了巨大的青木龙头**。狰狞的怒目龙头,圆瞪着双眼,嘴里喷吐着一股一股青气,栩栩如生,似乎一口就可将猎物生吞活剥。下半截龙身更是长着片片鳞甲硬凸,根部膨大,仿佛要把一切洞口都撕裂开来,端地恐怖。
  
      一时才情肆意,抬起右手,晃动着手中无坚不摧的术法,李潇忍不住卖弄道:“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小娘皮,一会儿让你好好体验一番,什么叫做春潮带雨,梨花带泪!”
  
      他是个注重气氛的人,深吸了一口气,提起了膀胱之炁。同时,木属性灵气伴随着**勃发。他目中神光外放,淫笑道:“先让我看看,你激动了没?”
  
      木系修士就是这点好。懂得双修之法数不胜数,房中趣事更是信手拈来。不知道多少女人,经过他轻轻一搞,便忘乎所以。
  
      有不少,当真称得上是“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下一刻就扑了上去。
  
      就在这时,被压在身下的庞青青,本来法力被禁锢、无法动弹。却突然睁大眼睛,目露红光,脸上邪魅一笑,浑身灵力爆发,瞬间达到了练气后期!
  
      李潇一愣。便感觉到胸前一阵刺痛。
  
      十几根符宝子午问心钉,由隐匿现形,插在了他的胸口上。
  
      “糟了,中计了!这哪是什么束身炼体衣,分明是改造后的暗器符宝!”李潇马上反应过来,忍着剧痛,五指化作的木龙,呼啸着一巴掌拍在了庞青青的胸口上。木龙吐息,直接把对方的衣甲瞬间打得四分五裂。
  
      庞青青嗯哼一声,心口上陷进去一个大窝,心脏破碎,嘴角止不住地渗出鲜血,睁大了双眼,歪头直接闷死过去。
  
      轰隆!
  
      大阵也从外面遭到了攻击。
  
      同时,李潇眉心也传来了一阵尖锐急促的叫声,竟是木心通示警。
  
      只见一块富含着土灵力的巨大土石从天而降,直接把初级空间法阵形成的屋顶砸得稀巴烂。
  
      他见势不妙,立刻躲闪。从床上翻腾而起,单手使用了引力术,把桌子上自己的法袍和储物袋吸了过来。
  
      随后往侧边一跃,撞碎了木屋,一路连滚带爬。
  
      自然也成功躲过了土石的攻击。
  
      房屋轰然倒塌,烟尘四散,在其后露出韩林的身影。
  
      其肩膀上还立着一只化石鼠。
  
      无风自动,李潇重新把法袍披上。虽说中了毒,可他却不怎么在意。他本就是木灵根,天克毒,多得是神通抵挡。
  
      “这符宝的隐匿神通,还挺厉害的呀。自己直到中招,木心通都没有察觉!”李潇的侦查术法,手段多依靠植物为主。这地方,几乎全是荒漠,只有些许凡草和一些毒草。
  
      韩林不加掩饰的杀机,宛如出鞘的利剑,在激活的木心通标识下,一览无余。
  
      李潇目露惊奇。看来刚刚那一切,不是巧合了。
  
      不过,首要问题还是解决掉体内的剧毒。他捏动法诀,凝神聚气,略一用力,便把插入的毒针从胸口齐齐逼出。
  
      中招的地方更是猛然间化作了一大片青色,肤质也从血肉转变成了植物纤维,阻止着毒素继续向四处蔓延。
  
      韩林见此,脸色动了一动。动用棋子布下的第一记杀招还是比较成功。下一秒,脸上的杀气更是气浪一般,滚动着扩散开来。
  
      李潇飘在半空中,脸色铁青,怒气冲冲地咆哮道:“韩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韩林手里提着弑人的锯齿金刀,毫不畏惧地望着自己的仇敌,淡淡地说道:“知道呀。杀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修真极恶魔头》,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