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行走在地下的侠客 > 第六十一章 阴村阳棺

  眼前这一片棺椁差点惊瞎了我们的眼球,见过一片粽子的,一片人俑的,就是没见过一片棺椁的。
  眼前横七竖八的摆放了很多棺椁,初步估计一下大约有几百个,朱红色的漆色在灯光的照射下格外的瘆人!
  “这TM……是古墓还是公墓?”
  李青有些口不择言的说出这么一句粗鲁却不失道理的话,确实只有公墓才有这么多的棺椁吧?
  一行九个人没有一个不被眼前这一幕惊到的,几百个朱红色的棺椁摆在那里,入目一片血红,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我们谁都没有往前在多走哪怕一步,尧是凌教授见多识广绝对的唯物主义者也对眼前的一切有着本能的抗拒。
  何况是我和李青这样在地下碰到过粽子的人?
  那鲜红的朱红色很像刚刚流出来的鲜血,在我和李青的眼里这一个个的棺椁里面就是一个个的粽子,并且很有可能是血尸。
  我不动声色的抽出了背后的青铜剑,剑出鞘的声音惊醒了众人,凌教授撇了一眼我手里的青铜剑有着不知名的光芒闪过,我紧了紧握住青铜剑的手用身体挡住了凌教授的目光。
  似乎他对这把剑很感兴趣,也许我有一天不用了会送给他,但绝不是现在更不会是此时。
  李青也抽出了他的那把军刀,看着其他人不喜的表情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
  “别担心,防身而已,这里我觉得不会太平!”
  李青还没说完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因为凌清竹掏出了一把火器,也就是国家禁止使用的东西“枪!”
  我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青铜剑和李青手里的军刀又看了看凌清竹手里的家伙,我默默的收起了自己的青铜剑。
  在没见识也知道这个女人手里的东西不太好惹,李青和我重点说过。
  “果然TM是国家的机构,这东西都拿的出来。”李青在我身份愤愤的说了一句,然后默默地收起了自己的军刀。
  李青曾经说过,现在这个时代盗墓这一行基本快恢复到原始时代了,上面明令禁止流通枪支弹药,网路这么发达谁敢顶风作案?
  除了一些小作坊还能做点劣质的炸药以外就没有其他有用的东西了,一些流串的盗墓团伙会夹带这种劣质的炸药,有时候还不会爆炸,是一种非常坑爹的选择。
  如果关键时刻哑火了那不是连哭都没有地方抹眼泪了?
  李青说过,以前还可以搞一点火器来防身,现在基本上就是靠智商和武力了。
  我看了一眼凌清竹手里的家伙,又看了看旁边几个伙计鼓鼓囊囊的背包,心想那里面装的不会就是TnT吧!
  我和李青下意识的远离了他们,随身携带易燃易爆物品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就这样考古队的人在前面开路,我和李青在后面跟着,一行九人进入到了棺椁群里。
  凌清竹走在最前面,我撇了撇嘴,我要是有那家伙我也胆子大不少。其实我还真不怎么怕,只不过有些瘆人罢了,毕竟大风大浪也算见识过了。
  行走在棺椁群中我们一起往前摸索,最中间有一个特殊的棺椁,我们的目标是那里。
  凌教授对这些朱红色的木质棺椁似乎没有什么兴趣,我和李青在后面查看过,这些棺椁很普通,只不过这木材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竟然这么多年没有腐烂。
  我们没有打开这些棺椁的兴趣,不想节外生枝,一路穿行在这些棺椁中,这些棺椁的布置也很有讲究,虽然看起来摆放的乱乱的,但却呈阶梯式的构造,最上面那个棺椁才是最让我们感兴趣的。
  我们穿过这片棺椁群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来到这个最中间的棺椁时周围没有了那种木质的棺椁。
  我们九个人围在这个唯一的石质棺椁旁边,对!最中间的这个棺椁就是石质的。
  回头扫过一路经过的那些朱红色的棺椁发现了它们的不同,我捅了捅李青,示意他观察一下周围的棺椁。
  他还是一脸茫然,似乎没有发现什么不同,我真想给他一脚,“这排列你不觉得熟悉吗?”
  我低声的和他说了一句,这家伙怎么这么不开窍?
  旁边凌教授他们正在研究那个石棺,没有注意我们,李青尴尬的挠了挠头,实在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不同。
  “你没感觉这些朱红色的木质棺椁的一头都朝着这里吗?仔细想想永安村的格局,和我们站在村长家房上看到的像不像?”
  听到我的提示李青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嘶!”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时候所有的村民的房子都围绕着村长家,而所有的灯光像眼睛一样盯着村长家。
  而这里似乎是一样的布局,所有的朱红色的棺椁都朝向这个石棺,很诡异。
  他记得永安村是阴村,“那这里?”
  他有些不安的看着我,似乎想到了事情的关键。
  我皱了皱眉头,“阳棺!”
  阴村阳棺!
  “活人住阴村,死人住阳棺!”
  旁边凌教授他们已经开始准备打开这个石棺了,我回身一把推开旁边拿着撬棍的伙计,横身拦在了这个石棺前面。
  声音有些低沉的说“这个石棺不能打开!”
  旁边被我推开的那个伙计似乎有些愤恨,他拿着撬棍就要冲向我,李青抽出军刀护在我旁边,那个伙计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撬棍又看了看李青的军刀,并没有在往前,不过那表情能看出来他很不甘心!
  我心里发苦,不是故意想得罪谁,他在撬一下就打开了,不拦着真就出事了。
  “这石棺真不能开,开了会出大事的!”
  我对着凌教授解释了一下,不管他们怎么想但这个石绝对不能开。
  其他考古队的五个人本来就对我和李青不太放心,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更让他们对我和李青不满起来。
  这里的气氛有些紧张起来,像是一个火药桶,遇到火星就会爆炸一样。只有凌教授和凌清竹没有什么表情,不过也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阻拦他们。
  “群棺拱卫,朱红染血,七星连珠,这是阳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