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剑圣 > 第九十四章:七日庆典

  达尔文干咳道:“植树者不是极端德鲁伊组织,不会强迫你们。”
  “那就好。”
  葛文拍了拍维达的手,示意她安心,继而问道:
  “你还要去其他地方?法师学院那里还有人驻扎么?”
  “那边暂时没有必要,等到吉莉安德回来再做决定。”
  达尔文摇头道,然后做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我倒是可以在外面跑一段时间,这些年一直种树,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都不知道了。”
  “那你准备在托克玛呆到神降日结束?”
  这是一个现成的施法者打手,葛文也准备抓一波壮丁。
  达尔文对葛文的心思还一无所知。
  他嘬了一小口葡萄酒,吐气道:
  “我至少三十年没出来过了,现在休息几天,海顿一定能够理解。”
  加班三十年,而且天天用爱发电,德鲁伊的执着吓到了葛文两人。
  “你这么长时间没来,肯定对托克玛不怎么了解,这几天我们就一块逛逛吧。”
  抓住机会,葛文盛情邀请道。
  “也好。”达尔文没有拒绝。
  “我这里还有几个队友,到时候人多也比较热闹。”
  为了防止自己不在的时候,德鲁伊跑到找不到的地方,葛文准备事先做下预防。
  “哦,对了,上次我们调查的那里怎么样了?”
  听到葛文的这个问题,达尔文拿起藤杖,在地上顿了顿,一道透明的法术结界笼罩了三人,
  “海顿说了,那里应该是某个了不得的存在留下的痕迹,祂在那里获得了一次极大地增强,然后回到了深渊。”
  “祂?”葛文注意到达尔文话中的特定称呼。
  “没错,是某一个领主。”达尔文肯定道。
  深渊中的领主强弱不一,但是如果只是其中较弱的存在,应该不会让海顿这位传奇阶位的德鲁伊使用这个称呼。
  或许是某一位赫赫有名的存在,这似乎涉及到一些非常隐秘的东西。
  葛文忍不住问道:“海顿查到其他线索了吗?”
  “没有。”达尔文摇摇头。
  “好像是一个普通的随机事件,他们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这种情况也是最难查证的。”
  达尔文说完,撤掉了法术结界。
  见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葛文也没有再提。
  两人聊起山脉中治理风沙的事情,葛文了解到至达尔文离开,新的植树方式已经铺开了托克玛城区这么大的范围。
  对德鲁伊的执行力,他暗自咂舌。
  酒馆内,半身人的布置也接近完成。
  喝酒的冒险者们也渐渐增多,今天他们没有争论一些事情,或者大吼大叫,吆喝吟游诗人唱些曲子。
  反而端着酒杯一脸放松,仿佛什么事情都放在身后,享受这难得的安逸。
  “好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了。”
  达尔文眯起眼睛,像极了一个在晒太阳的普通老人。
  探索者刚来的时候,正好结束了神降日的庆典,葛文也没有见过平时暴戾非常的冒险者们的另一面。
  派出去的探子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回报,正好乘这个空闲休息一下。
  …………
  七日庆典第一天,贵族区。
  葛文把萝拉抱起来,放在肩上。
  这个小姑娘从出生到现在,离开自家宅邸的次数屈指可数,出门前还气势汹汹,走了不到一百米就紧紧抱住葛文扶着她的手臂,小脸上全是紧张。
  维达牵着伊芙走在旁边,后者抬头看了看葛文肩膀上,说道:
  “萝拉,你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是因为太高了吗?”
  “我才没有害怕!”萝拉立刻大喊着回应。
  她的动作幅度太大,差点滑下来,葛文连忙扶住她说道:“你不要乱动。”
  “可是你刚才好像要哭的样子。”伊芙火上浇油。
  “我……我……”萝拉左顾右盼,半天也没有反驳出一句话。
  “胆小鬼!”
  伊芙立刻高兴地跳起来,“你这么胆小,会被地精抓走的,它们专门吃小孩子。”
  萝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葛文袖子上很快被泪水浸湿了一片。
  “没事的,别怕。地精很弱的,你长大了一个打一群。”
  葛文连忙把她放下来,瞪了一眼伊芙,却换回一个鬼脸。
  好不容易挨到出了第二道城墙,庆典的气氛浓重起来。
  酒馆把桌子摆到了街上,挂出拼酒大会的长幅;卖零食的小点将东西摆在门口,旁边围了一大群小孩;摆着矮桌的法师洗着牌,给面前的几名冒险者做不靠谱的占卜,不时发出一阵哄笑。
  萝拉看着面前各种打扮的人,睁大眼睛露出好奇与期冀,连哭声都不知不觉停止了。
  “哇,那个好漂亮。”
  伊芙拉着维达就朝一个布偶摊跑过去,抱起一个鱼人布偶一顿乱摸。
  葛文牵着东张西望的萝拉走过去,放下一枚第纳尔。
  “我想要那个。”萝拉怯生生的指了指一个棕绿色的东西。
  平民接触到的地精多数是草原地精,因此绿皮也成为它们的标志,这个布偶也是这种想法下制作的。
  “那个是地精。”葛文还没开口,伊芙就说了出来。
  然而萝拉没有害怕,反倒走上去用手指戳了戳,发现没有威胁后抱了起来。
  恶作剧没有成功,伊芙悻悻的提着鱼人一只脚,向其他摊位走去。
  仗着身高矮,她从一群人的缝隙中挤了进去,买了一大包糕点后又挤了出来。
  “这一家的蛋糕是我的最爱。”
  伊芙举起袋子,高兴的宣布,然而她的脸色很快垮下来,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挤成了一摊。
  她纠结了半天,把袋子递给维达,让她装到了次元袋里。
  “我们去梅尔大道吧,那里有彩车游行和露天舞会。”
  葛文忍着笑意,向街道的另一边走去。
  路过龙眠气泡附近,他看到诺伊斯坐在木箱摞起来的高台上,一群人像是围着篝火一样跳舞。
  马西拉着一名路人,眉飞色舞的比划着不知道在说这些什么。
  沃伦旁边围着几个人,伴随着照射出来的光影,他们不时发出赞叹的声音。
  伯特与几名半身人一起,在盘子中摆放一些精致的食物。
  蕾西看起来喝的有点多,趴在他们对面的桌子上,帽子歪倒一旁,一头火焰般的长发披散开。
  他们这样乐在其中,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有人想回去吗?
  葛文一步步走过,心中的疑虑却越来越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