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职业巅峰成就世界最强 > 22.外国的月亮为什么圆

  杜狄冬赢了比赛却只拿到了五枚金币。
  但是杜狄冬没有反驳什么,也没有问什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钱落在文诗雨手里也算是自己人赚到了,五枚金币按照杜狄冬他们现在的情况可以花很长一段时间了。
  不过杜狄冬还是打算尽可能让大家把这笔钱花出去,因为就算那些贵族和豪商不在乎他们,一些中低层的家伙害怕爱德玛伯爵这样的背景,可是他们任然可以找一些市侩流氓前来找麻烦。
  夜里,杜狄冬先去找了马瑞斯,然后带着他去酒店找说客。
  此刻的酒店已经不再是很忙的了,因为这里毕竟是异世界,并没有像地球那样的“不夜城”这种条件,夜里的路灯都是烧的某种矿物,类似于煤油吧,说客看见杜狄冬全身是伤,什么都没说,先是拉杜狄冬去吃饭,然后打算烧水给杜狄冬洗个澡。
  “不了不了,只能擦一擦,不然很容易水肿发烧的。”杜狄冬凭借多年的经验来做事,躺在长桌上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感觉还可以,皮肉伤,绞杀王虽然是个强敌,但是实际上那是因为心狠狡诈和绞杀技,击打的能力真的和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杜狄冬的抗打击能力可不是盖的,腹部抗击打训练的时候都是用的橡胶锤,那个酸爽真的是让杜狄冬难以忘怀——更何况现在的杜狄冬身体处于巅峰期,加上魔力的强化,感觉比当初巅峰时期还要强个五成左右。
  杜狄冬拿出金币,一枚说客的,两枚马瑞斯的。
  “哇,你太客气了,我又没有投钱。”说客不想接受。
  “但是,你支持我了,我对支持者一向很大方。”杜狄冬各种找理由。
  “额,算了算了,我来总结一些酒店的收入吧。”说客拿出账本和一大包钱币。
  “叫花鸡售空了,五香花生也没有了。”“咕嘟!”说客还没说完就听见马瑞斯咽口水的声音,还贼大……
  “安心,留了一份我们自己吃的。”说客笑了起来,杜狄冬也嘿嘿的笑。
  “然后呢,快说啊。”马瑞斯现在有些急了,巴不得说客早点说完。
  “一共收益大概六十个银币左右,给老板了四成,交税什么的人情费又给了老板一成,我们还有三十枚,一人十枚吧。”说客刚打算分出来。
  杜狄冬拉住了说客的手:“你留着吧,等再出几个菜色了你肯定更忙,而且我知道你肯定要做一些大事,正所谓有钱好办事,以后你多分一成,剩下我和老马对半的办法分。”杜狄冬的提议马瑞斯没有意见,反正这些钱对他来说已经够多了,他一天纯吃肉也不过一枚银币,现在还有两枚金币。
  “金币要赶紧花掉免得别人惦记,老马你去置办一些训练力士的工具,肯定比这个世界的土办法练的快。”杜狄冬这么一说马瑞斯觉得还真是,光是抱石头是个什么劲……
  “说客你最好就是看看空间装备够不够钱,不够的话我们把剩下的钱都填给你。”杜狄冬觉得马瑞斯暂时跟着海勒克斯没什么小危险,但是说客还是有必要的。
  “一枚金的够一个十几立方厘米的空间戒指,重要的东西放里面,你也最好去买一个,这个空间装备不是说自成空间,而是把你的东西传送到国家一个类似银行的保险库里那种。”说客这么一解释杜狄冬就明白了,所以他也决定第二天跟着去买一个。
  “那么各位就来制作特色美食吧?”老板跑过来笑嘻嘻的搓搓手,他可是头一次一天赚到这么多钱,以前一天十枚都是生意好的时候了,淡季的时候一天一枚两枚都是正常的,这次酒水畅饮的情况下反而赚到更多,不得不让他和那一群做研究的老头对“外来者”刮目相看。
  杜狄冬做完工作之后已经累的不行了,马瑞斯和说客就把他直接扶到草堆那里躺着。
  “这个世界的人生来就被所谓的神赋予了职业,不同的职业对不同的事情上有特殊的天赋,而魔力值是衡量强弱的一个小标准,每五级一个小技能,每十级一个大技能,技能其实就是对魔力的利用,经过绞杀王的事情之后发现战斗职业也可以像魔法职业一样凝聚魔力。”杜狄冬一倒在草垛上就开始胡思乱想,想要把这个世界的所有事情都过一边。
  “保尔的笔记中好像说过,魔法起源于天智一族,那为什么不能是其他族呢?这个世界只有这一个国家吗?到底该怎么回到地球。”就在杜狄冬的思绪越飞越远的时候。
  “喂,老杜啊,起来了,我们该回集中营了。”说客管那个收容他们的院子叫集中营,虽然不限制晚上什么时候回,但是按照要求每天早上是要点名的。
  “话说,你们说的什么老什么是什么什么……”马瑞斯的话被翻译过来简直了……
  杜狄冬和说客哈哈大笑,感觉身体的疲惫瞬间消失,然后给马瑞斯边走边说。
  “可是感觉决斗场打的那个法师火球一点不强,魔法学院之前那个学生好像厉害的多,而且观众也一点不看好他。”杜狄冬一边听着说客给马瑞斯讲解中国名称,一方面细细思考,“尤其是爱德玛可以瞬间制造一个院子,如果同样一个土系法师用同样的技能是不是也会不一样呢?”
  杜狄冬决定明天问问酒店的老学究们再说,顺便拿出一道新菜。
  回到集中营的说客立马掏出了几枚银币给两个看管他们的骑士,美其名曰“请客喝酒”,其实就是想自由一些。
  再给了其他六个人两枚银币,让他们分了出去吃顿好的——免得有人说闲话……
  其实杜狄冬不太愿意,他人的死活与他何干,最多能拉一把就拉一把,更何况这些人压根没打算和他们团结起来,但是说课却不同意,加上两枚银币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
  杜狄冬就充了回胖子,爬到屋顶看月亮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