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韩馥之三国崛起 > 第21章 有亲登门
    “手段激烈点并无不可!主公,我大汉对一州长官历来还有考核的要求,我查看历年朝廷的传文,凡是能有一番作为的封疆大吏,无不是在上任伊始,就大刀阔斧的查撤不法,打击豪强。朝廷对这样的动作是极为支持的,我们还是要从严抓起啊!”
  
      韩馥心中一动,知道这是个对自己属下几个亲信表明心迹的机会。他沉吟片刻说道:“从严治州是一把双刃剑啊!火候要把握好,既要起到效果,还不能矫枉过正。我是袁家的门生,但是这一路听来,袁本初自从出任渤海太守以来,居然和冀州官员两次加征献贡。我虽然是袁家门人,但是我首先是大汉的州牧。本初的这种行为我不取他!”
  
      说完韩馥用目光看向自己的幕僚,想知道这些人对袁绍是个什么态度。几个武将思想单纯,一个个喊道:“韩公说的有礼,您虽然是袁家门生,但也是冀州牧守。他袁本初越俎代庖,私征献贡,这是没有把韩公放在眼里啊,咱们对这渤海太守可是不得不防啊!”
  
      太史慈更是反应激烈:“主公,这一山不容二虎,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我愿意提一支军马,为主公监视那袁本初的一举一动!”
  
      韩馥装模作样的听着,不说反对也不说赞同,但是面色却是好看了许多。
  
      田丰善于察言观色,自然是知道了韩馥的心中所想,咳嗽一声说道:“诸位,这样的话在这里说说还行,到了冀州,在人前就不要说了。想那袁家在冀州门生故吏极多,势力极为庞大。我们的做法,既要保持表面的尊敬,但是还是要重点提防。不能叫他们勾结豪强世族,将我们架空。如果他们真的要对付我们,我们也要有果断的措施。”
  
      韩馥心中非常高兴,这样的话还是自己的下属自己说出来,比起自己说要顺耳的多啊。他咳嗽一声,假模假样的说道:“袁家对我多有恩情,只能他不仁不能我不义。再说你们这也只是扑风追影。以后有了确凿的证据,才能下这样的断言。”
  
      众人不敢多说,齐声称诺。荀彧毕竟是韩馥的内弟,这亲疏又差了一层,他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姐夫,如果今后那袁本初真是起了对我们不利的心思,那我们应该如何自处呢?”
  
      韩馥面色一缓,说道:“我首先是大汉的州牧,我们这群人的首领,最后才是他袁家的门生!人家如果拔刀,难道你要把脖子送去给人家砍吗?你们懂了吗?”
  
      田丰和一众武将这才眉开眼笑。田丰在心中暗乐,这才是自己要跟随的主公,知道孰轻孰重,又知道保持自己的形象。至于怎么对付那渤海太守,自有自己这些下属去出头做恶人就是了,这年头一个主公的正义形象那是必须保持的啊!
  
      韩馥自然知道田丰和荀彧说的有道理,不过作为一个后世来的青年,猛的见识到这东汉末年的残酷一面,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还不够坚强罢了。这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计议已定,车队一路前行,韩馥观察着路边的情形,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路边面黄肌瘦的百姓,时不时出现的荒废田地,都预示着冀州的问题还是很多的。自己究竟应该先从哪里下手呢,韩馥陷入了沉思之中。
  
      ………………………………………………………………………………………………………………………
  
      冀州魏郡治所邺城,城西的一座府邸之中。正在进行着一场密谈。邺城辛氏,虽然不是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但也是家大业大。此时的辛老太爷正和自己的两个儿子再商量一件事关重大的事情。
  
      “仲治啊!二房长媳方才送来了颍川亲家的书信,上面说她表姐的丈夫韩馥韩文节,马上就要来邺城就任冀州牧了。说起来这韩馥也算你们的表兄,都不是外人。你们觉得这件事对我辛家是好是坏?”
  
      辛评听到阿翁的问询,想了想回答道:“阿翁!儿子自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文节这次就任冀州牧,是我们辛家进步一扩大在邺城乃至冀州影响的关键。我们是姑表至亲,这血脉的关系是斩不断的。我们应该借此机会,全力扶助文节上位,这样我们辛家也能在冀州牧府新一任的属吏中谋求到更好的位置。”
  
      一旁的辛毗有些担心的说道:“现在冀州有头有脸的豪强,士族都在对渤海太守袁绍眉来眼去,我们把前途压在韩文节这边,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如果站错队,那可就是万劫不复啊!”
  
      辛评看了看自己的弟弟,说道:“那袁本初世人都说急公好义,但我看他到了渤海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与一流的大豪强,大士族站在一起。对我们这样的二流世家并不十分在意。我们投效过去,也未必能得到他的重用。”
  
      “而表哥韩馥嘛!我们不说姑表亲戚这一节,作为第一家投效的世家,这就好比雪中送炭,他必定会投桃报李的。阿翁这个宝我们值得一试!如果韩馥实在扶不起来,我们对颍川荀家也就有了交代,再去投奔袁绍也不迟嘛!”
  
      辛老太爷点点头:“那好!我们就决定了!仲治!你快马加鞭,前往黎阳,先把这邺城的情况和你姐夫通个气,以防他初来乍到,弄的措手不及。”
  
      辛评站起身来:“阿翁,儿子明白了,现在我就出发,争取能赶得上在表兄进入邺城之前,与他见上一面。”
  
      两天之后,在黎阳和邺城交界的仓亭,风尘仆仆的辛评迎来了韩馥一行人的车仗人马。
  
      韩馥带着自己的一干心腹下属,正在仓亭驿馆休息。门外的亲兵进来禀报:“韩大人,门外有冀州书佐辛评求见!说是您的表弟!”
  
      “哦?表弟!快快有请,我一会去中堂见他。”韩馥满脸的狐疑,这个表弟来的蹊跷啊,自己都没有见过此人,这亲戚总不会有冒认的吧!
  
      “姐夫!我知道来人是谁了!”荀彧好像想到了什么,对韩馥说道。
  
      “我家表姐荀珍嫁给冀州辛家二房长男。有子辛韬。这辛评字仲治,乃是辛家的长房长子,素有才名,还真是您的表弟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