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拼命成神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买城
“大萨满!您好像又晚了一步!”耶律兴看着传信给留一命的信鸽扑棱棱的飞远,微笑着对气喘吁吁的大萨满说道。
  
  “皇啊!您糊涂啊!您可是辽国的皇帝啊!怎么能够和海盗勾结呢!你和大皇子说好的,他打宁远城,您打盛京城外的大营,为什么还分兵去驰援大皇子啊!?”大萨满两眼焦急的看着耶律兴,“皇,赶紧收回刚才的命令!”
  
  “呵呵,大萨满,您刚才叫我什么?”
  
  “皇啊!”大萨满不解的望着耶律兴,这皇都叫几年了,难道还要改口?!是王思莹当皇了,也要有个仪式以后再改口啊!
  
  “呵呵,大萨满,你从心里说,你什么时候把我当皇过?!”耶律兴话说得不冷不热,但大萨满听得却冷汗淋漓!
  
  “大哥没有出现的时候,你可是天天长在摄政王府的!叔叔死后,你又屡次的建议我对哥哥妹妹赶尽杀绝!我不明白,你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以前,你说你为了寻找传国玉玺,我可以理解你,可是,现在大哥已经拿出了传国玉玺,你这样做,我想不通了!”
  
  “皇,我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想让你安心的做皇!”大萨满眼前的孩子,在一夜间真的长大了,长大得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谢谢大萨满的好意!我还是那句话,大哥做皇,我服!”耶律兴大声的说道!
  
  “皇英明!”身边的几个将军异口同声的赞道!
  
  “那,那我做点我力所能及的吧,我把天提前亮一阵吧!”大萨满很是尴尬的说道。
  
  “不用了!天已经亮了!”耶律兴走出工事,眼望东天的一抹鱼肚白!
  
  “报!皇!有重要军情!”探马飞奔过来。
  
  “说!”耶律兴探马还急。
  
  “禀皇!州兵在三个时辰前偷偷撤退!”
  
  “三个时辰前,不是我们交战的时候吗?”耶律兴不解的问道。
  
  “是的!州兵用一部分人马和我们交战,大部分人都撤退了!”
  
  “什么!?”耶律兴气得后退几步!如果当时再坚持一会,能咬住州兵了!
  
  “他们撤退了多少人?”
  
  “大概10万多!”
  
  “我们用30多万人和不到4万人僵持了小半夜?!”耶律兴像是和身边的人说,更像是跟自己说!
  
  “三个时辰啊!再过几个时辰,他们到宁远城啦!”耶律兴的心凉凉的了!他知道,每次州兵的战损后,兵员都会从宁远城补充来!如今用8万多人换的6万来人,将会瞬间被补充来!更可恶的是,大哥那里的情况怎么样啊!大哥的情况更严峻啦!
  
  王思莹的情况倒是没有耶律兴想的那样严峻!而是意想不到顺利!
  
  天亮的时候,船靠岸!
  
  “多亏你们海盗啊!没有灯塔的情况下也能这样迅速的航行过来!”王思莹下船,跟身边的林小青说道。
  
  “二哥,我在这里等你吗?”林小青可没有王思莹的镇定。
  
  “不,你回去吧!你要尽力的去沟通npc和玩家的关系!不要他们起冲突!”
  
  “嗯!我会的!您放心吧!大连和营口的领导都是我的老乡,我们福建人是不会窝里斗的!”林小青自豪的说道。
  
  “那好!你快点回去吧!再见!”王思莹和林小青告别,领人岸去了。
  
  “再见!二哥!保重!”林小青怕王思莹分心,快步回船了。海岸离宁远城直线距离很近,现在林小青的战舰都装备了国一汽产的船用弩炮,林小青目测,完全可以炮轰宁远城!但是,王思莹制止了,说要保持城墙完整,过后还要守城呢。看着王思莹领人岸了,林小青很心疼的看着这个自己没有大几岁的二哥,是命吗?为什么到哪里,都是他孤独的身影?
  
  宁远城的城墙,一个戴着面纱的士兵,正靠在城墙垛口手里摆弄着一个张泛黄的纸。
  
  “南南姐!你说,这张图纸真能做出望远镜吗?”身边的竹有一句没一句的问道。
  
  “当然能!这可是我花了2万块钱在宁远城玩家装备榜标下来的!”菊很自信的说道,“只是,只是现在还没有发现谁能学而已!”
  
  “王思莹!”邓南在菊和竹聊天的时候,大叫一声!
  
  “哦!对!说不准那家伙还真能学会!”菊一听王思莹,惊喜起来,这两万块钱总算没有打水漂,“不过,我要卖给他5万!并且,并且给我做一年好吃的!”
  
  “什么啊!我是说,王思莹在城下!”邓南打一下做美梦的菊!
  
  “什么!王思莹在城下!”随着菊的大叫,众人都跑城墙的女儿墙前面来向城下看!
  
  “他是你们朋友?”蛇头小队长没有声张,而是过来问春。
  
  “是的!”
  
  “他是干什么的?”
  
  “辽国的摄政王!”
  
  “那是来攻城的啦?”
  
  “应该是,带那么多人,应该不是下棋来了!”
  
  “那你们怎么办?想帮他吗?”
  
  “那是必须的!”
  
  “怎么处置我?”
  
  “不知道!得问南姐!”
  
  “你们杀我,你们不能到州了!”
  
  “我们杀了你,你在州的巨款也没有时间花了!”
  
  “所以,我建议,我们该再进行一个交易!”
  
  “您讲!”
  
  “让你朋友出钱,我把城卖给他!”
  
  “成交!”春和小队长击了一下掌,宁远城这样归王思莹了!
  
  王思莹的军队进城,喊话,玩家下线,州士兵扔下物资,可以退回三海关!
  
  戒备森严的宁远城,这样,被王思莹没有死一个人的情况下得到了,而且包括州兵在东北囤积的辎重物资!
  
  宁远城南门,几十个垂头丧气的士兵盔歪甲斜的站在那里,焦急的看着远处的一对男女!
  
  “春老板啊!再不走,回去后,恐怕不好说啊!都半个时辰了,你的那两个朋友哪来的那么多话啊!”小队长催促春道。
  
  “他们哪有话啊!我看他们一直沉默来着啊!”
  
  “要不,你的朋友再出点钱,我也把他顺过去吧!”小队长看王思莹和寒月飞霜恋恋不舍的样子说道,“不过,偷渡辽国的摄政王,那个价钱可是很高的啊!”
  
  “哈哈哈!一会我给你去问问!”
  
  “好的,好的!还是春老板大量!以后肯定能找个好人家!”
  
  “···”春一听小队长的后半句话,立马没有了笑容。
  
  “我这得走了,以后,我们在游戏里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了!”
  
  “嗯,你要多保重!”
  
  “舍不得你!”
  
  “我也是!”
  
  “他们等的急了!抱抱我!”
  
  王思莹张开双臂紧紧的抱着寒月飞霜。
  
  “呵呵,感觉真好!”寒月飞霜闭着眼睛说道,“我现在在北京,我们可以现实里见到的!”
  
  “南姐,那个,你在北京也是不能随便见人的!我看,你还是把那张图纸给他,我们该走了!”春在旁边接过话来!好在寒月飞霜有面纱,要不,这脸不得王思莹的脸还红啊!
  
  寒月飞霜脱离王思莹的怀抱,把望远镜图纸塞给王思莹,跑到小队长那边去了!
  
  “来,小白脸!咱们也抱抱!以后再见到,说不什么猴年马月啦!”春大大咧咧的把王思莹给抱住了!
  
  “春姐!我也要抱!”竹颠颠的跑过来,眼巴巴的看着王思莹和春。
  
  “来吧,让给你抱下!”春大度的放开王思莹。
  
  “谢谢春姐!”竹迫不及待的拥入王思莹的怀里!脸红心跳的,让王思莹很尴尬!
  
  “我们也来!”其他的人,包括法蒙都凑过来!
  
  “哇!不愧是辽国的摄政王啊!真有魅力啊!不过,给我银子时,也是相当的有魄力!你们抱完,我也抱抱去!”小队长龇着大黄牙,咧着歪歪嘴,在旁边说道!他和王思莹的交易,他可是赚的盆满钵满!城是城钱,物资是物资钱,连王思莹少损失的兵员抚恤,小队长都照价全收了!
  
  王思莹当然没有和小队长去拥抱,在和法蒙简单的拥抱后,急匆匆的进城了!
  
  寒月飞霜也在众人的簇拥下一步三回头的随着州败兵向三海关方向走去!东北这片热土,她待了近20年!平时总想着怎么离开,这次真正的离开了,怎么这样割舍不掉呢!是这里的乡土还是那个牵挂的人呢?若不是春一直拉着她,她真有回头和王思莹一起痛快游戏的冲动!“哥哥,大事不好了!”王思莹一进城看到忙碌的宇天齐说道。
  
  “什么事情?”宇天齐放下手里的事情问道。
  
  “我的法术失效了!”
  
  “你说什么?”宇天齐这下彻底的停下来,瞪大眼睛问道!
  
  “刚才寒月飞霜要我给她烤肉吃,可是,我的法术的火不论多旺,都不能把肉烤熟!你看!”王思莹边说,边把左手的火球释放出来,颜色,形态,大小,和以前是一模一样,只是,不能再把肉烤熟了!
  
  “没有去城外找个怪试试吗?”宇天齐看着王思莹的火球没有什么变化,问道。
  
  “试了,能杀死怪!”
  
  “这个,你还是和其他玩家交流交流吧!现在大家都在往城搬东西,用不你,你还是赶紧下线吧!”
  
  “嗯!哥哥,这里交给你们啦!”王思莹说着下线了!
  
  从游戏仓出来,进入论坛。论坛依然是宽城重建的事情占据主导位置!王思莹搜索了好一会,终于看到了被埋没很久的帖子,居然是黑龙会的法蒙发的。大意是,在一次随着黑龙会攻打宽城时,进入城里不小心使用范围火法,居然引燃了宽城房屋,对宽城的建筑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所以,以后他都不敢在森林里用范围火法术了!这次游戏更新后,这样的事情不再出现了!用法术的火,连火把都点不燃了!游戏里的法术的火,跟火把的火俨然是两回事了!王思莹看着,看着,心里明白些了,原来是更新后自己没有用过法术,才在今天发现这个问题。游戏更新,把法术的火和实实在在的火区分开了!以前,很多的玩家在打怪的时候,用法术的火引燃过森林和练级区,以后,这样的事情基本不存在了!
  
  王思莹再次进游戏,和宇天齐说了这些,宇天齐倒是没有怎么惊讶。
  
  “以后,看来只有我烤肉给你吃啦!”宇天齐一边指挥军卒们往城墙搬运滚木,一边摇头说道。
  
  “哥哥,你能烤肉?”王思莹的眼睛又瞪得大大问道。
  
  “是啊,我刚试过,我可以烤肉!”
  
  “怎么这样?”
  
  “你慢慢探索吧!”宇天齐留下一脸不解的王思莹,继续指挥士兵们往城墙搬运滚木。
  
  好在,王思莹把宁远城里州兵的物资都买下来了,基本是什么都不缺,木材石料很多很多!看去,如果兵员够用的话,守个把月都没有问题!
  
  “主人!看来皇那边打得很顺啊!您看,盛京城的州兵撤过来啦!”时间快到午的时候,用手拉了拉还在纠结火法术的王思莹说道。
  
  王思莹一直在北门城楼,抬眼一看,城北是黄沙漫天,尘土飞扬!铺天盖地的州兵整齐的走过来!渐渐的越来越清晰,脚步声也越来越大!
  
  “主人!他们好像不是败下来的!”钱六看着州兵个个盔明甲亮的,哪里是被打败的样子啊!
  
  “是不是打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过来了,要死在这里!”王思莹用弓箭手的鹰眼技能仔细的看着州兵的动态。
  
  “主人,人数大概多少?”钱六没有鹰眼技能,只能眼巴巴的向王思莹问道。
  
  “10万左右!”王思莹回答。
  
  “怎么布置的?”
  
  “骑兵在左右两翼,大概4万人,军前面是3万盾战士步兵,后面是2万弓箭手,再后来是1万骑兵殿后!他们好像还有成建制的攻城队伍!”王思莹一边看着一边向钱六汇报!好在他在现实里学过侦察,能在第一时间把这些都汇报给钱六!
  
  “主人!情况对我们不利啊!”
  
  “是啊!”王思莹也感觉到了压力。
  
  “主人,怎么打?”
  
  “你在宁远城能不能雇到雇佣兵啊?”
  
  “不能!主人,刚才买城的时候,您把我们的所有军费开资都用没有了,您现在私人欠债多于您的信誉,在哪里都不能雇佣到军队了!而且,明天军饷断了,士兵们的士气可能受影响了!”钱六回答并警告王思莹。
  
  “嗯,我明白!”王思莹看着慢慢逼近的州兵,低声答道。
  
  “主人,您猜,他们会怎么打?”
  
  “他们和我们一样,也缺少物资,我想,他们不会和我打持久战的!他们会速战速决的!”
  
  “这样对我们可不是好事情啊!”钱六心里多么希望州兵在城北安营扎寨啊!然后派人前来挑战,双方扯皮两天,辽国追兵一到,州兵投降啦!
  
  “小心!”王思莹喊道,接着是一颗巨大的圆石狠狠的砸在城门楼!把城门楼砸的一晃悠!
  
  “靠!说都不说一声开打啊!”钱六很是气愤的骂道,州兵居然没有按自己的预想的方法打,很是不给钱六面子!
  
  “大家隐蔽!”钱六还是冷静的下达了命令!
  
  “主人,您还是躲躲吧!我们情况不妙啊!tmd第一块石块居然打我们了,接下来更不好打了!”钱六的话,被印证了!接下,抛石器的石块像雨点一样打到了宁远城的城墙!
  
  “报战损!”钱六在第一轮的石块攻击后,站起来大声的喊道。
  
  接下来,损失情况报来,守北城墙的是总兵力的一半,1万3千人,这第一轮石块攻击,折损1千多人!
  
  “主人!情况不妙啊!”
  
  “我知道!”王思莹大声回答,他何尝不想,出去和州兵打几个回合延缓一些时间啊!话又说回来,军饷一分钱都没有了,真拖到明天,这士气又是问题了!
  
  “注意隐蔽!”第二轮石块又如约而至!钱六喊着,躲到了女儿墙后面,只有王思莹依然站那里,两眼紧盯着慢慢靠近的州持盾步兵!话说这也真够背的了,以往,抛石器是没有什么准头的,往往是试过几轮才能调到目标,可是今天,却tmd第一轮正目标了!以往战役,抛石器都是起个威慑作用,实战意义不大!守城的用来攻击城下密集的攻城部队还有些作用,用它来攻城,把石块准确的打在城墙方是很难的事情!有的时候,攻城结束,死在投石器下的人员也没有几人!今天可好,第一轮被歼灭了一千多人!王思莹暗自庆幸,这要是10万人守城,这下损失不得过万啊!
  
  州兵见投石器起作用了,更是肆无忌惮的把巨石抛宁远城的北城墙。宁远城的女儿墙不少都被打倒了,很多躲在女儿墙后面的辽兵也一样被砸成了肉饼!王思莹站在垛口前,凝望着这支浩浩荡荡的军队一步一步的接近!州兵的步兵方队的沉重的脚步声震撼着每个守城的士兵的心灵!步兵后面不时响起的号角声,一声一声的撕裂着守城辽兵的心脏。
  
  第三轮石块落下后,投石器停下了,因为步兵方阵已经接近了护城河!
  
  “报战损!”短短的二十几分钟,钱六的嗓子已经嘶哑了!
  
  不多时,损失情况报来,三轮投石器的攻击,死2300人,伤600人!能战斗的只有1万人了!
  
  “主人!要不要从南门调人过来?”钱六哑着嗓子问道。
  
  “不要!”王思莹回答的斩钉截铁!
  
  “恐怕守不住啊!”钱六看着护城河外边竖起的三层巨盾组成的防线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
  
  “守不住也要守!”王思莹说着,已经把大黑弓拿在了手里!
  
  (本章完)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