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拼命成神 > 第三百一时三章 再到北辽国
蒋亚池敢肯定的是,自己左胸内衣兜里帮自己挡住子弹的这个小银盘,就是王思莹座位上不见的那只。王思莹救了他一命,他对此毫不怀疑,可是,王思莹是什么时间在哪里,将银盘子放进自己西服内衬衫口袋的呢?蒋亚池苦苦思索,不得其解。他对目前去警局倒是不怎么关心,他这个年纪了,公安局怎么办案,他心里是十分清楚的。他现在不清楚的就是王思莹啦!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居然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把银餐盘放进自己的衬衫口袋救了自己一命,而且能在黑灯的那一时间,击毙6名匪徒,这是个什么人啊?蒋亚池深深皱着眉头思索着。王思莹和王思琪是什么时间走的?第一批进包房的穿制服的人员是干嘛的?那6名持枪匪徒是什么人派来的?蒋亚池心里清楚的只有,后来进来的6名斧头帮倒霉蛋是自己安排来试探王思莹的,他现在清楚的很,这6个倒霉蛋铁定的要背下这次刑事案件了!
  
  事情的发展和蒋亚池想得也是基本一样,到警局后,简单的录过笔录后,就都没有事情了,不过,这都是第二天早晨的事情了。而这时候,王思莹已经进入游戏了。王思莹上线在哈尔滨,一出传送站,就有很多坐传送的玩家认出他来。大家把他围起来,问这问那,都很热情,都很友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骂他。北辽国划到玩家手里后,得到实惠的当然是玩家们。现在的北辽国,玩家们是异常的和谐,行会战基本没有了,就连小规模的玩家冲突都很少见了。玩家们都是该练级练级,该做买卖做买卖,整片土地都是人家黑龙会掌握了,还有谁能不给黑龙会面子啊?本来就生性好斗的地方,现在却是少有的和平。本来就是人少地多,黑龙会又把各地分别租赁给各行会,所以,有饭大家吃的局面下,发展自己的势力都忙不过来,谁还有有精力去和别人争斗。
  
  王思莹和玩家们聊了很长时间,了解了基本情况,连连的点头,认为自己把北辽国划给玩家还算是个很好主意。
  
  “王思莹,我们现在平均等级都在170级,在世界上好像都是最高的,这都得感谢你和寒月飞霜啊!”说话的玩家当然不是黑龙会的。
  
  “都是大家自己努力的结果。”王思莹说道。
  
  “我们行会承包了兴安岭的大片土地,我是代表行会来雇佣npc管理人员的,没有想到,一出传送站就碰到您啦!我可是你的铁杆粉丝啊!”一个玩家争抢着说道。
  
  “你们现在也能用得起传送站啦?”王思莹微笑着和这个玩家说道。
  
  “还是有点心疼,今天是办事着急,如果不急,我也不舍得坐传送。不过呢,金币和人民币的比值再降一降,我想,大家都能用得起的!”王思莹的粉丝回答道。
  
  “你们承包兴安岭有优惠政策吗?”王思莹问道。
  
  “当然有,我们缴税是按人民币结算,而且,滢姐免我们一年半的管理费,你看,我们才承包几天啊,现在都能雇佣起npc管理人员啦!”王思莹的粉丝继续说道。现在能雇佣起npc的管理人员,说明他们的买卖还是有前景的!
  
  “这样就好啊!”王思莹感叹道。
  
  “当然,当然!好是好,可是我们在无聊的时候就在想,别的地方都是像我们以前一样打打杀杀的,而我们现在却没有争斗,都在和平的发展,我们的游戏是不是失去了一些乐趣呢?”一个玩家说出了很多人的心里问题。他说得很在理,游戏是什么?不就是打怪升级,爆宝pk吗?现在是什么,简直和现实没有区别了啊!
  
  “哈哈哈!你现在游戏玩的很无聊吗?”王思莹问道。
  
  “当然没有啊!我们就是闲下来没事的时候,想一想。”玩家们说道。
  
  “告诉你们,北京地区的玩家平均等级在80级左右,不到你们的一半,他们天天的打打杀杀,你们知道他们成天打打杀杀是为什么吗?”王思莹说道。
  
  “不知道。”玩家们都瞪着眼睛摇头说道。
  
  “京津唐地区人多,怪区少,金币和人民币的比值接近200:1了,有限的资源,他们买不起,打不来。所以,他们需要什么都要去拼去抢!比起他们,你们简直就是天堂啊!你们现在不要把目光放在身边的人和事上,要向远处看一眼,随着游戏的发展,用不多久,会有大批的关内玩家涌入东北,到那时候,你们就要面临很大的挑战!再向远处看一看,你们北面就是俄罗斯,东边是*,他们如果过境来,你们面临的挑战会更残酷!所以,你们要很好的利用现在的短暂的和平。抓紧时间把自己,把行会,把北辽国迅速的发展起来!我不想看到,未来的某一天,你们沦为其他国家的奴隶或者逃难到中州去!”王思莹说道。
  
  “王思莹说的在理啊!我一定把你的话带给我们会长!”一个玩家说道。
  
  “带给会长才几个人知道啊,我要把这话发布到咱们的北辽国论坛上去!”另一个玩家说道。
  
  “对!对!这个主意好,发论坛上去!”大家都赞成道。
  
  王思莹告别这些玩家,几经打听,才找到了耶律萍所在的地方。王思莹不但看到了耶律萍,而且也看到了那个蒙古傻小子。
  
  “大哥!”耶律萍在那个蒙古青年虎视眈眈的眼光下扑到了王思莹怀里。
  
  “妹妹!”王思莹拍拍耶律萍的后背说道。
  
  “听说你一直在打仗,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耶律萍问道。
  
  “仗打完了,哥哥要去中州做人质了,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所以来看看妹妹。”王思莹说道。
  
  “大哥!呜呜呜···”耶律萍一听王思莹所说的话,马上痛哭起来。
  
  “别哭了,妹妹,没有大哥在的时候,要保护好自己,有事多和金滢商量。”王思莹说道。
  
  “你放心!我有能力保护她!”蒙古青年拍着胸脯说道。
  
  “妹妹,遇事不要莽撞,先想一想再做。”王思莹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蒙古的那个王孙。
  
  “你!你敢无视我,我要向你挑战!”蒙古青年居然蛮劲上来了。
  
  “妹妹,你喜欢他吗?要不要我杀掉他!”王思莹这次看了蒙古青年一眼,把蒙古青年看得浑身一哆嗦!王思莹的厉害,不单单是在玩家心里,就是npc,也没有几个不知道王思莹的。
  
  “不!哥哥,我也很喜欢他的,他平时对我很好的!”耶律萍说道。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王思莹刚才说的不全是玩笑话,如果妹妹不喜欢这个年轻人,他以后不在妹妹身边,今天杀掉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就是杀掉我,我也不怕你!”蒙古青年嘴里说着的话,已经透出了心里的胆怯。
  
  “好好照顾我妹妹,拜托你了!”王思莹转身拍拍怒睁虎目的蒙古青年的肩膀说道。
  
  “我一定做到你满意!”蒙古青年却给王思莹一个立正,大声说道。
  
  王思莹很高兴的看了看蒙古青年,不再多说什么了。
  
  “走,妹妹,我们去城主府!”王思莹说着,就走在了前面。
  
  王思莹来到城主府,以大辽王的身份,向城主要了1万名npc骑兵,用于保护耶律萍。并且要求城主,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耶律萍,必要的时候,可以向盛京求援。城主当然是连连的点头同意,并且拍胸脯保证,有阿城在,就有耶律萍在!王思莹这才满意的告别耶律萍,来到传送站,传送到了车城。
  
  从车城到盛京的传送还没有开,所以,王思莹只得骑马跑回了盛京城。有些人不明白,他有战车怎么不用,而偏偏骑马呢,而且这匹马还不是什么好马。《公平世界》里和现实是一样的,养车是养车的钱,养马是养马的钱!车要时常的维护,需要钱,马也一样的要喂饲草料,也一样需要钱!王思莹骑一匹马,比使用12匹马的车会省很多费用的。
  
  王思莹刚到盛京城,游戏仓就提示,有人叫他。匆匆下线出来一看,是王思琪放学了。
  
  “菜我买好啦,快给我做饭吃!”王思琪一见王思莹就嚷嚷道。
  
  “好的,你玩一会去吧!”王思莹说着,就下厨房了。
  
  “妹妹!你同学们没有什么麻烦吧?”王思莹一边洗菜一边问道。
  
  “没有,在警局做完笔录都回来了,不过他们回到学校都中午了,都问我昨天去哪里了,你猜我怎么说?”王思琪笑着说道。
  
  “还能怎么说,还不是吃东西吃坏肚子了,要哥哥送你去诊所啦!”王思莹洗着菜说道。
  
  “我才没有你说的那样说些别人质疑的话呢!我呀,我就说,当时我们吓得钻沙发底下去啦!结果,他们都笑我胆小鬼!哈哈哈!”王思琪说道。
  
  “出了那么大的事,你还真笑得出来!”王思莹把手里的青菜上水甩了甩,继续说道。
  
  “呵呵,不就死几个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要是有牧师在,给回点血,可能就死不了了呢!”王思琪说道。
  
  “玩游戏玩走火入魔了。”王思莹摇摇头说道。
  
  “哥哥,昨天你为什么灭灯啊?”王思琪问道。
  
  “怕吓到你!”王思莹随口说道。
  
  “太帅啦!啪啪啪,6枪,干掉6个坏蛋,我现在一想,还过瘾!”王思琪高兴的说道。
  
  “多危险啊!还过瘾?下次,这样的聚会,你还是少去吧!”王思莹说道。
  
  “哥哥,你是第一次杀人吗?”王思琪问道。
  
  “不是。”王思莹回答。
  
  “杀人时,你怕不怕?”王思琪好奇的问道。
  
  “不怕!”王思莹回答道。
  
  “为什么?”王思琪问道。
  
  “因为我是军人!”王思莹说道。
  
  “回答及格!”王思琪说道,“我学校毕业,我也做军人!哈哈哈,多过瘾啊!啪啪啪!”
  
  “死那么多人,还过瘾!”王思莹摇摇头说道。
  
  “哥哥,你昨天干嘛不抓个活的?”王思琪问道,“那样,就能调查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当时他们手里有枪,满屋子人,只要他们开枪,就会有伤亡的。”王思莹说道。
  
  “哥哥,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杀掉蒋亚池呢?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蒋亚池当时就在那个包房呢?而且看蒋亚池的意思,好像是认识匪徒一样!”王思琪说道。
  
  “蒋亚池认错人了,蒋亚池以为来的是熟人,结果来的人并不认识蒋亚池!”王思莹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王思琪问道。
  
  “蒋亚池见到匪徒,微微的点了点头,结果,匪徒们都愣了一下,就是他们愣了那一下,才给了我救蒋亚池和杀掉他们的时间!”王思莹说话的时候,手上已经开始切菜啦。
  
  “哥哥,听说,后来又进来6个拿斧子的人,你说,他们是干嘛的?”王思琪又问道。“应该是蒋亚池安排的,至于干嘛的,只有蒋亚池知道了。我只是知道,他这次玩火,差点把自己玩进去。”王思莹说道。
  
  “哥哥,蒋亚池是黑社会的吗?他怎么会跟斧头帮有联系?”王思琪又是好奇的问道。
  
  “过来吃饭吧!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黑白两道都能摆平的,我们不要操心他啦!”王思莹端着饭菜进来,跟妹妹说道。
  
  “哥哥真有做饭天赋!真快啊!”王思琪立刻舔着嘴唇向饭菜扑了过去。
  
  “你慢点吃!有个女孩子样!”王思莹一脸幸福的说道。
  
  “你说,哥哥,蒋亚池能不能知道是你救了他啊?”王思琪又抬起头问道。
  
  “知道和不知道有区别吗?我还需要他送锦旗啊?我们不聊这个了,快点吃饭吧。”王思莹说着,也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不再和妹妹说这件事了。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是平淡,游戏里,中州和辽国的谈判很是津津有味,王思莹查看了一圈辽国的城防,还跑了一趟大连。接近一个月后,王思莹接连主持了两件婚礼,一个是耶律兴的婚礼,另一个是钱陆的婚礼。辽国皇上结婚,自是举国欢庆,全国免税一个月,特赦牢狱服刑人员,免费开放皇家狩猎场5天,等等。这下,不单是npc,玩家也是大大的受益,一时间,大辽国进入了狂欢状态。而钱陆的婚礼却是很低调,来参加婚礼的都是一些文武大臣,还有一些玩家行会的高层。钱陆做宰相后,没有进宰相府,一直住在摄政王府,现在改成了大辽王府,婚礼也是在这里举行的。看着钱陆挽着新婚妻子,缓缓的步入后宅,王思莹心里是非常的开心,自己在辽国,基本没有遗憾了!
  
  在耶律兴结婚的当天,辽国老皇帝给王思莹的箱子也彻底的打开,王思莹只是拿出了那艘大船,其余的都还给了耶律兴,耶律兴手捧箱子当时真的感动了好一阵子。
  
  皇帝大婚虽然很排场,但是,是没有蜜月的,王思莹代理朝政3天,第四天,耶律兴就上朝了。王思莹也结束了在辽国当政的最后生涯!
  
  可能是中州那边想送耶律兴大婚礼物吧,在耶律兴大婚的第5天,就是耶律兴婚后上朝的第二天,中州谈判使者突然做出大的让步,使得拖了好久的谈判得到圆满结束。中州的人质资料被送到了辽国,辽国也把王思莹的资料送到中州了,在这段时间内,王思莹基本是过着被软禁的生活,行动范围仅限在大辽王府之内,不得远离。好在金浩和郑清澄等人时常过来看看王思莹,要不,真的跟蹲监狱没有区别了。
  
  在接近年底的时候,王思莹接到通知,可以前往中州帝国了。护送王思莹去山海关的是钱陆亲自带队,随行的有萧远征等几十个和王思莹出生入死过的将军。耶律兴一路哭哭啼啼的送到快到宁远城了,才带着随从回去。
  
  到了山海关,在山海关城内的总兵府门口,中州那边的人早等在那里了。王思莹向对面一看,认识,和他一样穿着人质服饰的正是和自己在山海关生死一战的凌飞彪!护送的人也认识,正是中州帝国二公主凌飞雪!凌飞雪看到王思莹也是大吃一惊!她怎么会想到,一个带兵出神入化的人怎么会前来做人质?
  
  “主人!您还有什么跟弟兄们说的吗?”钱陆对王思莹一脸郑重的说道。
  
  “谢谢弟兄们能送我到这里,以后,大辽国全靠各位啦!”王思莹说着,向几十位将军一揖到地。
  
  “大辽王!您永远是我们的大辽王!前面山高路远,我们只能陪您到这里了,您一定要保重啊!”众位将军说这些话的时候,几个人眼里都泛起泪花了。
  
  “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具体事情,那就请回避一下吧!”钱陆说着,示意随行的人员向后退一退。众位将军知道钱陆和王思莹的关系,肯定是有些不想让我们听到的话要说,所以大家也就知趣的退了很远,只留下钱陆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小随从在那里。
  
  “钱陆,谢谢你们夫妇能送我到这里。”王思莹当然认出来那个随从就是钱陆的夫人,纳兰雪儿。
  
  “主人,我们不是来送您的!”钱陆很是坚毅的说道。
  
  “那,你们是····?”王思莹很是疑惑的问道。
  
  “我们是要跟您走的!”钱陆说道。
  
  “跟我走干嘛?你现在位居辽国宰相,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王思莹看着钱陆说道。
  
  “主人,您是饱读诗书的人,我不说,您也应该知道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况且,我们夫妇是深深的伤害过皇上的人,皇上能放过我们初一,不会放过我们十五!我们夫妇合计很久了,只有跟您走,才是我们的生路一条!”钱陆说道。
  
  “嗯!”王思莹点点头,也深知耶律兴不会久留钱陆在身边的。
  
  “主人,您现在两个仆人的空间格应该都空着,就让钱六夫妇住进去吧!”钱陆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夫人双双的给王思莹跪了下来。
  
  “起来,起来!”王思莹赶忙拉他们起来。
  
  “主人,您就答应我们吧!”钱陆眼里含着泪花说道。
  
  “主人,我虽然是小女子,可是,我也能为主人洗洗涮涮,端茶做饭啊!您就收了我们吧!我们在辽国,真的是没有活路啊!”纳兰雪儿也是哀求道。
  
  “你们起来吧,我带你们走就是了。”王思莹当然知道,耶律兴不会放过钱陆夫妇的,就是眼下没有事情,以后路长着呢,谁敢担保啊!
  
  “主人,滴血,滴血,滴完血我们就站起来!”钱陆眨着小三角眼狡黠的说道。
  
  “好!”王思莹说着,把手指弄破,分别在钱陆的和纳兰雪儿的脑门上各滴了一大滴血。
  
  “主人!发现没有?我现在是王六啦!”钱六高兴的说着,拉着老婆一纵身就跳进了王思莹的仆人空间格去了。不一会,王六自己独自一人出来,跟王思莹说道:“主人,我去那边和萧将军他们交接一下,随后,我们就可以走了。”
  
  “好,你去吧!”王思莹点头答应道。
  
  王六快步走到萧远征这些将军们面前,把自己身上的宰相信物等等东西,和一封辞职信函一并交到萧远征手上。
  
  “宰相!这是何意啊?”众将军一时不知道王六是什么意思。
  
  “萧将军,我和主人的缘分未尽,所以,我要陪主人远去中州了。想我大辽国目前是人才济济,能做宰相的才子势必如过江之鲫!我自知自身才疏学浅,也不敢继续的误国误己,希望将军回朝能够向皇上禀明缘由!王六在此多谢诸位啦!”王六说着,深深的向萧远征等人弯腰鞠躬。
  
  “宰相大人!您不必说了,我们理解你!”萧远征也不是不通事理的人,王六和皇上的过节,那是说冰释前嫌就能冰释前嫌的吗?如果说耶律兴是度量大的人,他就不会关押纳兰雪儿那么久啦!没有王思莹,耶律兴是决计不会让王六做宰相的,如果王思莹一走,王六必定是在劫难逃!
  
  “谢谢诸位将军!谢谢啦!”王六说着,又再次给将军们鞠躬。王六心里清楚,一路过来,将军们都看过纳兰雪儿,都心里明白,王六带着家眷的!辽国律法明令禁止行军带家眷的,所以,王六从心里要谢谢这些将军们。
  
  王六回到王思莹身边,没有多说什么,就跳进空间格了。
  
  “时间到!人质互换开始!”中州那边主持这次互换人质的人员开口喊道,这边是王六主持,可是,王六现在跑王思莹空间格里去了,所以,只有中州一方的主持了。
  
  换人质,没有什么仪式,就是两个人质单独的从自己的队伍走到另一边的队伍中去!王思莹一听到那边喊换人质开始,向辽国这边看了一眼,就毫不犹豫的向对面走了过去。
  
  “大辽王!保重啊!”萧远征等人在后面喊道,王思莹只是回头微微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去。
  
  双方离得不远,就300米左右的距离。王思莹和凌飞彪相对走过来,在中间的位置,二人都不约而同的站住,互视对方。
  
  “大辽王!久仰久仰!大辽王能在摄政王的位置激流勇退,并且愿为人质,真是令凌某佩服!佩服啊!”凌飞彪先抱拳开口向王思莹说道。
  
  “哪里哪里!我们都是做了我们该做的事情!多日不见,凌将军身体可曾恢复得好啊?”王思莹先开口问道。
  
  “伤势目前已无大碍,谢谢大辽王挂心!”凌飞彪很敬重的说道。
  
  “这是大辽王府的钥匙,凌将军如果没有去处,大可住进去。府门的斜对面有个红袖招的酒店,原来是中州卧底的人的据点,我想你多少会感一些兴趣的。现在,那里是我妹妹和好朋友在打理,你尽管找他们。”王思莹说着,把郑清澄和金浩还有王亚洲都给凌飞彪介绍了一下。
  
  “谢谢!谢谢大辽王!这是我的王府钥匙,如果不嫌弃,大辽王就住我家吧!”凌飞彪接过王思莹递过来的钥匙,又把自己家的钥匙递给王思莹。
  
  “好啊!正好,我在中州还没有落脚的地方。”王思莹说着,也不客气的接过凌飞彪递给他的钥匙。
  
  王思莹又拿出纸和笔,写了几个字递给凌飞彪道:“凌将军,您有伤在身,如果遇到有人对你用刑,您可以把这字条拿出来,可以顶一百军棍!”
  
  “谢谢大辽王!”凌飞彪说着谢谢,把字条接过来收好。
  
  “凌将军,如果在辽国遇到危险,您还可以去北辽国,找玩家帮助!”王思莹再次叮嘱道。
  
  “谢谢大辽王!”凌飞彪很是感激的说道。
  
  “那我们就告辞啦!保重!”王思莹说着,头都不回的向中州的阵营走了过去!
  
  “大辽王保重!”凌飞彪也是毅然决然的向辽国兵走了过来。
  
  凌飞彪走到辽国兵的阵营,萧远征立刻命令起兵,并且把驻守山海关的辽兵全部带走了,辽国兵正式撤出山海关。至此,这次中州和辽国的战争才算真正的结束。辽国归还了山海关给中州,并且互换了人质,辽国的驻守防线退到了宁远城。中州和辽国,再次开始新一轮的和平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