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男友超有钱 > 辩证法 三
竹子TV的员工年中旅行地点,就在北京近郊的某片别墅区里。
  
  与其说是旅行,不如说是一次郊游聚餐。
  其实,就是全公司的人来一场大型的BBQ。
  
  别墅的主人当然是方十四,虽然这里平时没有人住,但家政阿姨每周都会定时来打扫,所以大家下了空调大巴之后,也无需再扫除,直接整理烧烤需要的东西就可以了。
  
  除了管理层的员工之外,Bamboo战队的一队选手和竹子TV的一线主播,也都参加了这次聚餐。
  
  迈巴赫刚刚停稳,薄禾才想起来,自己什么都没有带,就来到了这里,甚至连口红都没涂完,
  ——除了那瓶指甲油。
  
  “我什么都没拿……”薄禾坐在副驾位上,幽幽地说,“你把我人拎到这里,我连换洗衣服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在这里过夜?”
  “我拜托Sweet帮你准备了,”方十四对她说,“就算分不清口红和指甲油,这点事儿我还是能想到的。”
  
  ……所以这算是早有预谋?
  
  “那我去找学姐。”这样说着,薄禾解开安全带,就打算下车了。
  “等等,”方十四出言拦住她,“刚才那个……口红,我让助理去买了,他比我们快一步,应该已经送到你房间里了。”
  
  “你助理是女生?”
  “男的。”
  “你确定……他知道玫红色是什么颜色?”
  “我让他多买了一些,总能有你想要的颜色吧。”
  “……。”
  
  薄禾顿了顿,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解开安全带,在车上坐了好一会儿,她才继续开口:“其实,你不用这么费心,我找学姐借一下就行了。”
  
  “那你还不如去找猩猩借口红。”
  “为什么?”
  “Sweet糙得跟个汉子一样,我就没见过她化妆,说不定比我还色盲。”
  “……。”
  
  等到了房间,薄禾才明白,方十四所说的“总有你想要的颜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梳妆台上摆满了各种色号的口红,粗略估算,怎么也得有几百只……
  全、都、是、口、红。
  
  这么多口红,就算是用到下辈子,也用不完啊!
  
  “你要开口红店……?”薄禾嘴角僵了僵,不可置信地问他。
  
  显然,方十四也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口红。
  虽然他并不是心疼钱……
  
  他记得,他跟助理说的原话是,“把所有跟‘红’字有关的色号都买一支”。
  结果就变成了这样。
  
  这能怪他色盲吗?
  几百种红色,需要多么强大的智商才能驾驭啊!
  
  “我就要这支,”薄禾扫了一圈,挑到了想要的色号之后,对他说,“票据还留着没?赶快退了吧,这牌子很贵的……”
  
  方十四看着她从满桌子的口红里,无比顺畅地挑到了“玫红色”,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
  
  厉害厉害,真是强大的智商。
  
  *
  
  补完了唇妆,强迫症如薄禾,总算能毫无心理障碍地出去见人了。
  
  花园里的BBQ大餐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烤盘上大半的肉都已经熟了。
  
  “薄禾!这里这里!”沙糖朝她挥手。
  
  听到学姐的声音,薄禾连忙小跑过去,却不料沙糖的身边,站了位熟人。
  
  “诶呀,这不是咱班大学霸么,”许南微微一笑,“好久不见啦,老同学。”
  
  许南不仅是Bamboo的队长兼辅助,也是方十四的发小,两个人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同班。
  所以,许南也是薄禾的高中同学。
  
  “你们两个不是同级同系么,大学的时候都没打过照面?”沙糖疑惑地问道。
  “专业不一样,咱俩都是传播学,”许南跟她解释,“薄禾是现代传播,这专业分数线高得能吃人,我可考不上,而且还是学校的重点专业,在北校区上课,当然没怎么遇到过。”
  “其实也没有特别高啦……”薄禾谦虚道。
  “真的很高了,”许南小声说,“薄禾高考分数跟你们家小顾差不多,贼恐怖。”
  ……
  
  跟熟悉的学姐和老同学坐在一起吃饭的后果,就是聊得很开心。
  聊得很开心的后果,就是一不小心吃多了,又喝了两口啤酒。
  
  她忘记了自己脆弱的胃,已经承担不了那么多油腻的肉类食物了。
  结果,半个小时之后,薄禾就急急忙忙地跑到厕所,抱着马桶吐得昏天黑地。
  
  考研时,她选择了听起来就很难找工作的哲学专业,所以,几乎每一个人都不看好。
  薄禾本科毕业本来已经获得了保研资格,可是却为了心仪的研究所,毅然决然地选择跨专业考研。
  
  学习本来就不是一件简单事,再加上面对着全世界的质疑,甚至连父母都反对。
  备考时,薄禾的心理防线一度崩溃。
  
  为了平复心情,薄禾从其他研友处,寻得了一种“味蕾刺激减压法”。
  
  变态辣烤翅配奥利奥暴风雪、麻辣烫配奶油泡芙、爆辣小龙虾配甜甜圈……
  听起来就很反人类的食物搭配,也让薄禾的胃最终崩溃。
  
  这种减压方式还算成功,所以她顺利地考上了。
  但复试结束后,薄禾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身体才好了一些。
  
  沙糖担忧地站在门口的公用洗手池前,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作为一个有着直男心的老少女,看到学妹吐了,第一反应竟然是几万字的不可描述。
  毕竟,前几天薄禾曾经跟她说过,方十四住在她的隔壁……
  
  于是,她躲到角落里,给方十四打了电话。
  
  “老板,我是Sweet,我有个事问你啊,以朋友的身份。”沙糖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道。
  “哦……你问。”彼时,方十四正吃得开心,听到她严肃兮兮的语气,突然有些纳闷,“怎么了?”
  
  “你这几天晚上,有没有去过薄禾家?”沙糖抛出了问题,“老实回答啊,这很重要!”
  “经常去啊,她家密码锁跟我生日一样,到今天都没换,”方十四反问她,“到底怎么了?是她出什么事了?”
  
  “她……”沙糖顿了顿,然后小声问,“你晚上都对她做什么了?”
  方十四:???
  
  “快说啊!”沙糖有点急了。
  “我、我没……做什么啊,”方十四放下筷子,皱着眉回想着,一边想一边说,“我就偷亲了她一下,然后还抱了她一会儿,还脱了上衣……”
  “你快闭嘴吧你这垃圾!”沙糖皱着眉打断了他的话,“我告诉你,我学妹现在吐得都要虚脱了,你就造孽吧。”
  
  说完,沙糖就挂断了电话。
  
  揣好手机,沙糖心疼地把薄禾扶出来,又给她递了杯热水。
  
  “我对不起你,”沙糖开始自我检讨,“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让你来竹子TV工作,如果你不来工作我也不会推荐给你公寓,如果你不住进那个公寓也不会再遇到十四,如果你没有再遇到十四——”
  “学姐,”薄禾打断了她的话,有些不解地问她,“到底怎么了嘛?”
  
  “我就知道Bamboo里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
  “没想到十四这个禽兽居然把你的肚子搞大了,你看你吐得这么惨,我对不起你!”
  !!!
  
  “哐——”
  还没等薄禾跟她解释,洗手间外面,就传来了一声闷响。
  
  两个人回过头,就看到方十四目光惊悚地站在洗手间的门口。
  他身前的右手在细微地颤抖着,装着热水的保温杯,摔在了他脚边的地砖上。
  
  “我就抱了她一分钟,”方十四委屈地伸出一根手指,好像是对时间的短促表示强烈不满,“这也能怀孕???”
  
  ……
  死一般的寂静持续了十秒钟,最终由薄禾打破僵局。
  
  “咳、学姐你误会了,我们没有……”薄禾轻咳了一声,然后继续解释道,“反正孩子不是他的。”
  
  “那是谁的?!”这回轮到方十四愤怒了。
  
  “不是不是,我说错了,根本就没有孩子,你们都误会了,”薄禾惨白着脸,认真地拨乱反正,“我今天没吃早饭,然后跟你和许南聊得太开心,吃了太多重油的东西,我的胃不好,所以才吐了。”
  
  薄禾解释完,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说了句“失陪”,又跑回女厕所抱马桶了。
  
  等她把刚刚吃过的东西都吐完了之后,扶着墙一步一步地蹭出来,就发现洗手池前,只剩下了方十四。
  
  她无力地垂下眼睫,接过他递过来的温水,漱口之后,询问沙糖的踪影。
  
  “她被小顾叫走了,让我照顾你,”方十四迈步到她身边,帮她顺了两下后背,继而问她,“你这都是什么毛病啊,早就让你去看医生,一直拖拖拖,想拖死自己?”
  
  “不用那么麻烦,就是胃不太好,再加上今早没吃早饭,有点低血糖,”薄禾气若游丝地说道,“没关系,别担心。”
  
  看着她惨白的面色,连粉底都拯救不了了。
  褪去了玫红色口红的唇瓣,白得像两片薄纸。
  
  “啧,”方十四皱了皱眉,然后伸手去扶她,“我扶你回屋。”
  
  早知道她会变成这样,他今早怎么也不会强行把她带到这里。
  
  “都说了没事啊,”薄禾想推开他,只是她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手脚都软绵绵的,根本推不开,“我自己回房间就行了,你不跟队友吃饭了么?”
  
  她不理会男人还握着她的手腕,直直地往门外走。
  
  然而,低血糖的劲儿一上来,她就觉得自己整个头又昏又涨。
  
  脚底一软,就要倒下去。
  
  方十四连忙将她拉进怀里,抱住了她。
  
  纤瘦的身子软软地躺在他的臂弯里,呼吸弱而不稳,细细的眉紧锁,额前那层薄薄的刘海都被冷汗打湿了。
  
  “我送你回去,你别再折腾了。”他这样对她说。
  
  闻言,纤长卷翘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然后,方十四就看到她艰难地抬起头,乌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紧接着,她伸出手,狠狠地扯住了他的领带。
  
  “你要是再用扛的,我就咬死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