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少,你老婆又被炮灰了 > 第2章 总裁,你的节操掉了!

  女主发现温静安长的很美,性子比她还要温柔,再加上她给欧家生了唯一的儿子,很有可能会成为意外中的意外。
  就这样,温静安成了女主的眼中钉肉中刺。
  最后,一场谋杀,温静安被大火活活烧死。
  偏偏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场意外。
  温静安活的很憋屈,死的也很憋屈,她的存在只是为欧家生下香火。
  看完所有的剧情,温静安头也不疼了。
  很显然,温静安是欧锦灏喜欢的类型,比原主更加符合他心中的设定。若不是原主胆子太小,早上醒来逃跑了,也许剧情会发生大反转也说不定。
  翻到最后面的一条猩红色的大字,温静安眯起眼睛,愉快地笑了。
  任务:“干掉女主吧!炮灰!”
  女主做作,假圣母,真毒蛇,乃黑寡妇的代言人。
  不过,看起来似乎很有挑战性呢!
  “在想什么?”
  不知何时男主醒了,狭长的凤眸真盯着她看。
  温静安想要改变原主的下场,必须要跟男主正面接触,就算孩子生下来,也要光明正大的生下来。
  “我在想要给你多少钱合适!”纠结的小脸很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
  想到昨夜的美妙滋味,还想要再来一发的欧锦灏身子一僵,眼睛不自觉眯起来,透着危险的光芒。
  “那你觉得给多少才合适呢?”
  温静安满脸沮丧,可怜兮兮的拉着被子,却露出白皙的粉颈,“我这一次出来参加比赛,就算得了第一,也只有五万美金而已。”
  “唔,五万美金,已经不少了!”
  幽深的眸子落在粉颈上那点点暗红上,忍不住想要欺身而上。
  “可是,你按照你昨天晚上的表现来看,这些是远远不够的。”他还没动,就被温静安的话给弄的啼笑皆非。
  温静安没经历过这些事儿,可不代表她不懂。
  有那样一个出色的未婚夫,她在各个方面可是狠狠地下了一番功夫。
  她很清楚夸奖一个男人也是要有技巧的,要不动声色的夸,不能太刻意。
  她从十五岁接手温氏财团,到十八岁为止,短短的三年让她学到了相当多的东西。这些东西哪怕暂时用不到,也能让她有足够自保的能力。
  “小乖乖,看来你对我昨晚上的表现很满意,嗯?”才醒没多久,欧锦灏的声音还有些暗哑,听起来迷人极了。
  温静安是个声控,听到那可以拉长的转音,情不自禁的红了脸。
  软软的声音,含羞道:“没……才没!”
  “哈哈哈!”
  她这小模样大大的取悦了欧锦灏,不等温静安反应过来,又扑了上去,把温静安吓了一跳。
  软软的小手抵在他的胸口,脸红的发烫的说:“别……别这样,还……还疼呢!”
  “你这是在夸奖我厉害么?”
  幽深的眸子含着浓烈的笑意,低头啄乐啄她软软的粉唇,呼吸又急促了几分。
  温静安嘟嘟嘴,不满地说:“为什么不能是我太娇嫩呢?”
  “那也是我太硬!太持久!”
  欧锦灏一开口就耍流氓,温静安恼羞成怒,一脚踹过去,结果人没踹走,自己疼的直打滚。疼得眼泪巴嚓的温静安,深刻的领悟了一个道理。
  人,果然不能作,一作就死!
  “乖,哪儿疼,我给你吹吹!”
  欧锦灏被她的样子引得闷声发笑,说着说着,人就要往下去。
  温静安才不会让他得逞,蜷起身子滚到一边,双眼冒水的控诉道:“我明明说我的皮肤太娇嫩,一碰就会破皮,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
  “哦?那我说的什么意思?”
  小丫头太娇气,皮肤太嫩,腰够软。昨天晚上他可是摆了好多高难度姿势,各种爽歪歪!只要微微一想,欧锦灏心中各种荡漾,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地咬两口。
  “哼!”
  温静安小头一扭,下巴一抬,生气了。
  欧锦灏蹭过去,把人往怀里一带,一本正经的说:“你误会我了!我只是说我的皮肤够硬,腰部力量不错,很持久,仅此而已!”
  “真的?”
  温静安纯真的大眼睛满带疑惑的望着男主。
  心里腹诽,男主,你的节操掉了!
  “当然是真的。真的不能在真!”
  欧锦灏为了吃点肉渣,此刻正经的不得了,就担心小妖精发现他说谎。
  “好吧,就当你是认真的。”温静安伸手戳戳他的胸口,警告道:“先森,能不能不要闹!”
  正在埋头吃豆腐的欧先森抬起头来,蹙着眉严肃的说:“我是在给你检查身体,看看这一块青一块紫的,疼不?”
  温静安真心想甩他一个大白眼,可不能把人设给搞崩了!
  她挤了挤眼睛,雾蒙蒙的大眼睛闪着水光,用无比委屈的口吻,软软的声音跟欧锦灏撒娇。
  “疼。”
  “乖,我亲亲就不疼了!”说着,欧先森低下头又要继续奋斗,却被一只软乎乎的小手盖住了脸。
  可怜的温静安要不是为了刷好感,怎么可能忍受这货的禽兽举动,早就把人给踹飞了。
  欧锦灏无法,抬起头就看到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然后小嘴一张,委屈地说:“可是,可是我饿了!”
  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简直不要太勾人!
  欧锦灏深呼一口气,抑制住体内的骚动,果断制止了禽|兽的举动。豆腐可以随时吃,饿坏了小丫头就真的没豆腐吃了。杀鸡取卵的事情,坚决不能做!
  欧锦灏坐起身,拿起电话,叫人送早餐。
  温静安趁着他打电话的空档,踮起脚尖,蹑手蹑脚的溜进浴室。她以为欧锦灏没发现,却不知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被欧锦灏看在眼里。
  泡在热水里舒服的哼唧几下,还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早餐送来后,欧锦灏才过来敲门,看到一副软香的画面,强忍着要她的冲动。走过去,弯腰把她抱起来。温静安泡的正舒坦,腾空而起的瞬间,立刻清醒过来。
  迷糊的大眼睛在看到男主那张俊脸的时候,瞬间清醒过来,戒备地瞪他,“你……你要干嘛?”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说我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