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姜潮与梦 > 第十四章:佳期如梦3

  
  正午的时候,好像一整片绿油油的大地都昏沉沉的睡去了。
  
  苏妈妈拿着鞭子坐在童一梦的跟前,这种气势压得童一梦喘不过气来,中午时分,太阳正干巴巴的烤着院子的每一处角落,一个小缝隙都没放过。今日天气晴朗,并不如昨日那样乌云密布的。
  
  就这样,她一个人留下来继续努力。
  
  “苏妈妈,你身子也不大舒适了,要不先回房休息休息,等下再过来检查呗。”
  
  “你个狡猾的小狐狸,我可不能相信你的话,你总是用这种招式骗过老爷和大夫人,可我苏妈妈眼睛明亮着呢,可不会被你骗的。”她说完喝着茶水。
  
  “苏妈妈,我从英国带回了一罐润肤膏,可比你用的高档多了。用了之后,皮肤水嫩滑腻的,你要不要试试,我这就回去拿。”
  
  童一梦准备起身,苏妈妈撇着嘴巴看了她一眼。
  
  童一梦忍无可忍只好站起来,手里拿着一把剪刀。苏妈妈吓得将口里的水喷了出来。
  
  这时,朱琦端着午饭走来了,童一梦赶紧将手里的剪刀放下,又认真的做事情,可是仍旧是一块白布。
  
  “难得梦儿小姐如此认真用心呢。”
  
  “哟,朱琦呀,小时候长着猪鼻子的丑人现在……长得如此标致呀……”童一梦没有抬头看她。
  
  朱琦脸色枯黄,起色不好,可是也能看出她一脸的尴尬和不安,她紧张的说:“多谢,梦儿小姐呢,我只是一个粗人呀,哪敢让主子夸耀呢。”
  
  “我可不是真要夸奖你呢,想想你的出身,一个马奴的女儿,将来最大的命运就是当别人家的姨太太了。”童一梦非常不喜欢朱琦,一看就知道是只骚狐狸,看着她装着柔弱的样子楚楚可怜的眼睛,只是让很多愚蠢的男人蠢蠢欲动罢了。
  
  “梦儿小姐……你……太过分了。我可要告诉大夫人。”
  
  “赶紧告状去,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还有,你尽管去说吧,我可不担心我会有什么后果,不过,如果有人知道你干的那些肮脏的勾搭,不知你那老父亲的下场会如何呢?”童一梦毫不客气的说。
  
  当年,萍姨娘也就是童一梦所谓的生母,被父亲赶出童家的,而罪名竟然是她勾搭了朱琦的父亲,那个驼着背的瞎眼老头。朱琦便是当年唯一的证人。萍姨娘是童悲秋此生最深爱的女人,也是他最痛恨的女人。
  
  童一梦一怒,二话没说,站起来,冷笑着将手里的剪刀剪着那块白布,而且还要剪成碎片,扔在朱琦的面前,她还算是非常克制住自己了。童悲秋曾经答应过她,不让朱琦出现在她的眼里,可是如今,却还是看到了朱琦这张比猪八戒还要丑陋的脸庞,现在她是作呕呢,还是要不耐烦的给她一巴掌呢。
  
  “梦儿小姐,你当真太放肆了,我这就去请大夫人过来。”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是香儿的声音。她的声音是孤寂和凄凉的,是苍老和冰冷的。她是一朵即将要枯萎了的百合花了。
  
  童夫人一脸焦虑的望着童一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着:“梦儿,你忘了你的身份了吗,这些都是大户小姐应该做的事情呢。除非……除非,你要滚出童家,发出声明,表示你与童家毫无瓜葛,那么我才不会管你这么多。”童夫人苦口婆心的说着:“我对每个女儿都是用心良苦的,你瞧瞧蕉儿和愁儿,不都很优秀了吗,虽然她们赶不上秋儿的聪慧机灵,可是也算是陵海城数一数二的千金小姐了,可看看你自己……你一身的痞子气,更像……个……女流氓。对你太失望了,真的太失望了。”
  
  “我的母亲才不会对我说这样的话呢。她知道我想要什么我喜欢什么,我讨厌什么,我厌恶什么……她绝对不会逼迫我,强迫我去做我不喜欢的事情。”
  
  “别忘,你身上流着童家的血,不是那个女人的血,你要忘了那个……糟糕的女人,她曾经带给童家多大的屈辱和羞耻呢,你忘了,我要一件件的讲起来给你听吗?我想你大概是不愿意的了。总之,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些都是身为童家女儿该做的事情,你就要去做,而且要做的非常优秀,懂吗,不要让你的父亲对你失望。”她秉着气继续怒斥着:“千万不要让你的父亲像对那个女人一般失望,那么你就是要打入地狱也不得翻身了。”
  
  接连三天,童一梦一听到苏妈妈口中的老规矩,就觉得厌烦,毫无胃口。经过了三天的训练,童一梦终于从内心接受了这一点,至少要装作非常认真听从童夫人的教诲,用心的完成任务。
  
  直到第五天,童一愁趁着她们去吃午饭的时候,在餐桌上谎称肚子疼要去厕所,却跑到童一梦的身边帮助她,总算是有点起色了,童夫人看着一片绿色的小叶子,感到有点欣慰,很冷漠的点点头。
  
  这件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因为痛悲秋最近心情很好,事业上的事情得到了云溪和青云帮的帮助,也是如鱼得水呢,所以,当他无意间从王管家那张如同女人般八卦的碎嘴里得知关于童一梦那可怜的遭遇的时候呢,就找来了香儿,又是恩爱又是宠幸,终于打消了折磨童一梦的念想了。
  
  此时,朱琦跪倒在童悲秋的脚边,她跪着往他的脚边爬去,抚摸着他的鞋子,将头埋在他的膝盖上,悲哀的祈求着:“大帅,我无知我无能,我只是听从佩姨娘的吩咐才会去大夫人的院子里的,可是我不知道梦儿小姐也在那里,我恳求您,不要逼我离开。”
  
  他冷冷的说:“回到你父亲的身边吧,照顾他,他身子不行了,等他入土之后,便将你许配给大户人家当个小姨太太,日子也比现在好。”
  
  “不,大帅,我对你是真心的,请你不要逼我离开,我不能离开你的。而且,我……我是……真的……爱你。”
  
  他眨巴着无神的又冷漠的眼睛,带着没有任何感情的口吻说:“罢了,你回吧。我不想见你。”
  
  朱琦哭哭啼啼的跑出去了,这时,王管家带着金井来见童悲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