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相忘亦难别亦难 > 第16章 细水长流的爱情
回程路上,岑羽安静的开着车,安吉望着窗外氤氲的空气,大山大海之间,能让人心情开阔和透彻。
  “累了就睡一会吧。”岑羽挺贴心的将车里空调温度调高了些。
  “还好,睡不着。”安吉望着窗外,说了一句 “阿阮对他女朋友真不错啊,一看就是个暖男。”
  “说的跟真事儿似的,有人不一定好暖男吧?!”岑羽挑衅的看了一眼安吉。
  “呵呵,我什么口味,你这么了解?”安吉看着表现得挺自信的岑羽,揶揄的问道。
  “是啊,我这个人有一项特异功能,读心术,要不要试试?”岑羽故弄玄虚的瞄了眼安吉。
  “说你胖吧还喘上了,我就当善良一回,给你个机会,读一读吧,岑大仙。”安吉忍不住笑笑。
  “别笑,严肃点。我看看哈,看这位小姐这面相吧,柳叶弯眉,明眸皓齿,一看就是个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主。”随着岑羽的话音,安吉笑意被怒意代替了,“你别拐弯抹角骂我了哈。”岑羽看安吉着急了,赶紧说”你别打断我呀,我还没说完呢,接着说到“如此看来,想必小姐一定是个有主见、自信的人,一般的男人啊入不了你的法眼。我看能配得上小姐的如意郎君,一定得是个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了怪兽流氓,哄得了丈母娘的好男人。”
  “切。“安吉不以为意的回应,”你说的这个八成女人都喜欢。“
  “一般被人说中了的吧,都回说个切,你看看我分析的够透彻了吧。“岑羽挑挑眉毛。
  “ 好啊,岑大仙,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给我诊断完了,开个药方吧,介绍个如意郎君好了。“安吉打趣的回应着。
  “找个如意郎君啊,虽是天机,不过看你如此虔诚的份上,可以泄漏泄漏滴,这位小姐的如意郎君,不求自来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么。“岑羽说完还古灵精怪的眨眨眼。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安吉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
  “哎,我这实话实说啊,上述说的几点哪样不符合啊? 小姐对着药方可还满意? “岑羽嬉皮笑脸的问着。
  “不怎么样。“安吉看着岑羽嘻嘻装傻笑了笑。
  “哎,真是忧桑啊。“岑羽假模假式的哭着。
  话说,那边的阮邢天已经跟女朋友和君逸生女朋友往机场走。君逸生开着灵雪的车,灵雪坐在副驾驶,若有所思。
  “还想着他呢?“君逸生看着身边一言不发的灵雪,心里不知什么滋味。
  “习惯了。“灵雪回应着,眼睛还望着窗外。
  “他对你没意思,别浪费那时间了。几年前是,现在还是。”君逸生不留情 面的直言不讳。
  “我没想要什么结果,能看到他就好了。”灵雪伤感而又无奈。
  “你有几个六年可以浪费,回头也看看别人,非得一颗树上吊死,不知道他哪里好。”劝说不听,君逸生有些火气。
  “你别生气了,我没事儿。”灵雪看了眼动气的君逸生,他很少对自己发这么大脾气,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儿。”君逸生没好气的回答,心里却是很心疼。
  一路无言。
  二个多小时的车程,大家总算折腾到家了,连午饭都没力气吃,岑羽和安吉分别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补觉,呼呼大睡一个下午。
  晚上六点,六个人如约在侨城之魅,其余的几个人都到了,看着岑羽和安吉进来,秦昊强鄙视的说着,“小岑岑,你能别每次都迟到么?”
  岑羽看了看手表,说“还差三分钟,是你早到。”
  “安吉,你看看,你以后可得好好管管这小子,没大没小的,长辈说一句顶一句。”秦昊强把矛头引到了安吉的身上。
  还没等安吉开口,岑羽护短的说了句,“家务事不烦你老操心。”安吉瞪了眼岑羽,“谁跟你一家。”岑羽一点也不在乎,跟没事儿人似的,摸着安吉头顶,顺带着宠溺的拍了拍肩膀,两个人一起坐了下来。
  自打岑羽进屋,灵雪眼睛就一直没离开过他,即使掩饰的再好, 心里格外不是滋味,苦恋的滋味的确不好受。 
  秦昊强看着岑羽那样,也没好再斗气,跟女朋友一边去唱歌了。
  “在侨城有什么事儿要办么? ”岑羽喝了口酒,看了眼君逸生。
  “我爸让我去拜访中基的老太爷。”君逸生不以为意的说到。
  “醉翁之意不在酒,看来是想给你找个好人家。”岑羽看着君逸生脸上扫过的一丝不以为意。
  “管不了那么多,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可不想成为他的事业牺牲品。”君逸生这个时候看向的是灵雪,灵雪拿着手机出去接电话了。 “灵雪喜欢你,你知道吧。”
  “嗯。” 说到灵雪,岑羽也是很多的无奈,知道她这么多年对自己的情谊,但感情是二个人的事情,“我只把她当朋友。”
  “你赶紧定了吧,让她彻底死心。”君逸生忽然没好气的说了句。
  “这事儿跟你有关系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她,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别往我这里推。”岑羽何许人也,事事能看得通透,只是不想去点破而已。
  “她要是不那么一根筋的喜欢你,你以为我能放过她?”君逸生从来没跟岑羽这么针锋相对过,而这次为了灵雪明显有些过了。
  “天天身边围着莺莺燕燕的,好人家姑娘谁敢喜欢你,遇见问题要从自身找原因。”岑羽不咸不淡的回应,倒是没有特别的生气。
  “切。”君逸生知道岑羽能回应这番话已经很给面子了,从同学到盆友那么多年,彼此之间培养了默契。“干了吧。”说着拿起酒杯跟岑羽碰了碰,岑羽也没说什么,一口干了。
  灵雪接完电话进门,看着岑羽和君逸生,女人的第六感总觉得两人的面色虽如常却有些怪。
  邵美轩看着灵雪进来,嗲声嗲气的喊着,“灵雪姐姐,安吉姐姐,我们一起唱首歌吧。”说着拽着两位来到了点歌台。
  秦昊强坐了过来,看着岑羽和君逸生,问道“刚才聊什么呢?”
  “聊你老牛吃嫩草呗,也不怕咬着舌头。”君逸生戏谑的瞪了眼秦昊强。
  “我愿意,说明哥们我有魅力。你然你也试试?”秦昊强打趣的应着。
  “你就趁你妈不管你的这段时间,抓紧时间玩哈。”打蛇打七寸,岑羽回敬人也是一语击中要害,秦昊强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他妈。
  “服了,服了,谢谢你们嘞。”三人碰了杯一饮而尽。
  三个男人,看着三个女人,唱唱跳跳的,各怀心思。
  “哎,岑子,你小子也不行啊,还没搞定呢?”秦昊强揶揄的看着岑羽。
  “ 我们那是细水长流,培养期长点,感情牢固,跟你那露水情缘不一样。”岑羽白了一眼秦昊强,看着安吉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
  大概十点多了,岑羽跟君逸生和秦昊强打个招呼,“我们先回了哈。” 拉着安吉走出包房,叫了代驾开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