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召唤梦魇 > 760 希望 3
    间隙者们携带了其他时空的复杂信息,这些信息对这个时空的运转造成了一定紊乱。
  
      而且这个学者还观测出,黑潮的爆发入侵,很可能是跟随着一个特殊的源头进入这片时空。
  
      于是为了杜绝无穷无尽的黑潮入侵,人们开始大规模的审查从间隙出来的各种人类。
  
      只是还没等他们确定是不是由间隙出身的人类引来的黑潮,一股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便就此爆发了。
  
      大量的人群走上街头,认为黑潮的到来完全是因为间隙者引来。
  
      一时间大家对间隙者的排斥也达到了顶点。
  
      而安塞里娅在这样的环境里,也默默从好友那里退役,返回了原本的星球一个人居住。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余人都在老去,唯独她,岁月没能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渐渐的,这样的异常引发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今天怎么突然有空来我这里了?”安塞里娅打开门,赫然看到的是面色惨白的西拉站在门前。
  
      “安雅.....我...你..你一定要帮我!!现在唯一能帮我的就只有你了!”西拉带着皱纹的脸上流露出丝丝让人心悸的绝望。
  
      “到底什么事?”安塞里娅睁大眼睛,联盟将好友请进房里。
  
      西拉没走几步便软倒在地,就这么坐在冰凉的地面上,双手捧着脸,冷汗和眼泪顺着她的脸颊不断往下凝聚成水珠滑落。
  
      “我....我犯事了....我下令开展的黑潮实验,出事了!”
  
      西拉断断续续的将事情真相说出来。她为了解析黑潮的本质和真相,疯狂的用活物做实验,一开始是动物,到最后,甚至已经开始用活人了。
  
      而最近她为了避免的突然政界大清洗活动,下令加速了实验,结果就是这么一加速,便出了岔子。
  
      一头头实力远超以往种类的黑潮怪物,从她的实验室冲出,开始肆意屠杀周围的民众。
  
      这些怪物不死不灭,被打死后很快就会再生。并且还具备极其强大的污染性。
  
      在西拉的恳求下,安塞里娅再度出手,前往绞杀黑潮怪物。
  
      林盛就在一旁静静注视着这一切。
  
      随着画面的飞速闪烁。
  
      他忽然看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安塞里娅竟然在用自己的血,稀释后,救治被污染的黑潮怪物!
  
      而她的血居然真的有效!
  
      那些刚刚被污染的生人,很快便在她的血水救助下恢复过来。
  
      “血....安塞里娅....希望之光....”林盛似乎从中领悟到了某种东西。
  
      他依旧平静的注视着安塞里娅不断的驾驶战盔机甲四处屠杀怪物,同时也在源源不断的大量放血,救助被污染的民众。
  
      而随着她的不断努力,趁机利用她的能力和功绩大肆宣传的西拉,也重回上位。
  
      大量被黑潮污染的区域,被安塞里娅迅速净化恢复。
  
      她也无愧于希望之光的称号,尽可能的阻挡住黑潮的蔓延和入侵。只是谁也没注意到,她的这种付出,是有代价的。
  
      大量放血的安塞里娅随着救助的人越来越多,身体状态也开始每况日下。
  
      以往从不生病的她,渐渐开始出现小病小痛。以前精力十足的她,也开始慢慢容易疲惫。
  
      直到有一天。西拉终于走到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高位。
  
      “我又犯错了...安雅....只有你,只有你现在能帮我了!!”西拉再度抱着安塞里娅哭得老泪纵横。
  
      “没关系,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放弃希望。”安塞里娅笑着抚摸着好友的后背。
  
      于是她又被好友拜托,前去救下一片片因为西拉实验泄露而产生变异的怪物人群。
  
      一次次,一次次,西拉不断的求助着安塞里娅,安塞里娅也因为猜测黑潮是自己引来的,所以心怀愧疚,毫不推辞的不断出手帮助她。
  
      随着时间推移,她救助的人越来越多,每当好友求助,她都会第一时间前去帮忙。
  
      随着不断的放血,她的身体状态也越来越差了,身体强度更是比起刚刚降临这个世界时,弱了太多太多。
  
      但好消息是,黑潮在她的努力下,终于快要彻底堵塞回去了。
  
      眼看着一个个泄露点不断被堵住封闭。
  
      人们利用研究出来的顶尖技术,将之前泄露出的黑潮气息,全部吸收入一把黄金钥匙里。并开始将其层层封印,隐藏到一个几乎无法打开的巨大圆盘里。
  
      人类即将迎来最终的胜利。
  
      而就在这时。
  
      西拉再度来到安塞里娅所住的地方。
  
      “多亏了你,安雅。”西拉满怀感激的紧紧拥抱着安塞里娅。
  
      “没事的,一切和预想的一样顺利。”安塞里娅笑着回答,只是她因为源源不断的放血过多,脸色到现在还是一片惨白。
  
      “那个....安雅....你还能最后帮我一个忙么?”
  
      “说吧,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很多很多年以前,不是就已经决定了么?”
  
      “是啊....我们可是最好的死党,最好的朋友.....”西拉脸上流露出怀念之色。
  
      “你还没说要我做什么呢?”安塞里娅轻声道,“不过我现在的身体不是很好了,可能能帮到你的地方不多。”
  
      “没事,这个忙你可以的,你可是我的希望啊。我最好的朋友。”西拉笑着道,“我知道的,如果是你,无论什么样的事你都会答应帮我。我知道的!”
  
      安塞里娅微笑起来,只是笑着笑着,她忽然微微一怔,眼眶湿润下来,脸色越发的苍白。
  
      “你可是我的光啊.....安雅....反正你都帮了我这么多次,再最后帮一次好了!最后...最后一次!”西拉嘴里喃喃的念叨着。她闭上眼,努力不让自己看到好友的脸。
  
      安塞里娅仰起头,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上的透明玻璃。
  
      “我快要死了....安雅...我快死了.....”西拉颤抖着,低声带着哭腔喃喃道。“我不想死.....真的....真的不想....”
  
      安塞里娅慢慢低下头,看着两人之间,那把刺入她心口的复杂机械匕首。
  
      匕首呈半透明状,中空的空隙正源源不断的从她心脏里抽出鲜红的血水。
  
      她轻轻抱着好友的身体,感受着身体内涌现出自救般的狂暴力量。
  
      一股常人无法想象的圣力在她体内如同岩浆般涌动盘旋。
  
      但她却没有动弹,仅仅只是任由这最后的一点力量被源源不断抽离。
  
      “没...没关系....”她轻轻拍着好友的后背。“我....不怪你。”
  
      一时间她仿佛明白了什么。
  
      房间的房门此时被另外一个人打开,她唯一的弟子和养女赛兰,站在门口边,眼圈发红的低着头站在那里。
  
      “对不起....对不起老师....”
  
      林盛就站在她身边,眉头紧蹙的看着这一幕。
  
      难不成,这就是安塞里娅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