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缘来缘去
    轮回海北方千里,双剑之争渐至尾声,就在两人终招将出,胜负分定之时,战局外,一直观战的潇潇动了。
  
      黑化的九条白尾,冰冷刺目,只是转眼之间,便至战局中。
  
      阴冷的黑色妖元,汹涌澎湃,凝练着狐族圣女全力的一掌,怦然拍向知命后心。
  
      同一时间,旭日王者身后,婉儿身影亦无声而至,撼天动地的一掌,轰然拍出。
  
      “呃”
  
      猝不及防的发难,所有精力都被眼前对手牵制的知命和旭尧反应不及,但闻重掌加身,两人嘴角齐齐呕红,鲜血染身。
  
      仙剑脱手,旭尧身体从天而降,直直坠入下方海域,生死未卜。
  
      “你们!”
  
      虚空上,宁辰踉跄稳住身形,突然,胸口一闷,再度一口鲜血呕出。
  
      潇潇皱眉,看着前者后心处缭绕的奇异光华,眸中冷色闪过,那是什么东西?
  
      方才最后时刻,她分明感觉到自己的掌力被削弱了许多。
  
      “为吾族族民偿命来!”
  
      仙剑入手,杀机肆天,潇潇脚步一踏,恨火焚天。
  
      另一边,婉儿压下心中的悲伤,身后九条白尾舞动,妖元滚滚,贯天彻地。
  
      两女之间,宁辰勉强稳住身形,身后护住后心的神禁在方才狐族圣女全力一掌下,渐渐崩解。
  
      突来的变数,让人反应不及,宁辰抬手擦掉嘴角鲜血,目光看着两人,眸中震惊之色难掩。
  
      “杀!”
  
      掠身而来的黑色妖狐,气息彻底改变,潇潇动剑,仙威弥漫,天倾地覆。
  
      宁辰定神,手中本命之剑挥过,硬撼来招。
  
      轰霆剧震,四极本源撼仙威,惊天动地之能,响彻寰宇。
  
      余波冲击,牵引体内伤势,宁辰嘴角再度溢红,伤上加伤。
  
      “婉儿,还犹豫什么,难道你不想为族人报仇了吗!”
  
      战局中,潇潇看到不远处还未出手的胞妹,怒声喝道。
  
      婉儿闻言,身子狠狠一颤,片刻后,平复了心情,不再迟疑,身影闪过,掠入战局。
  
      撼天一掌,携惊涛之力拍下,九尾天女,皇威惊世。
  
      重掌袭来,宁辰左掌运化麒麟绝学,九天摘星手再现,摇动漫天星辰。
  
      双掌对撼,余劲狂啸崩腾,重伤在前,以一敌二的宁辰顿落下风。
  
      “今日,便让你为吾族族民血债血偿!”
  
      恨火冲心,仙剑威势更胜,潇潇化身复仇的黑狐,行剑凌厉无匹,出掌夺命无情。
  
      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中,宁辰身形腾挪不定,左手虚握,黑刀再出,刀剑同行,硬挡两位狐族天女的攻势。
  
      交战数招,隆隆震动不绝于耳,狐族天女,千年难遇,今朝齐出,势可诛神。
  
      反观知命,重创在前,实力难以尽展,刀剑同舞,渐落下风。
  
      “轰”
  
      仙剑、重掌再度加身,宁辰刀剑撼双强,一声惊天剧震,脚下连退数步,双臂染红。
  
      败亡之势,渐渐清晰,宁辰抬手擦掉嘴角鲜血,眸中却是没有太多波澜。
  
      “面对死亡,还能这么平静,十三殿下,你的心果然冷的和寒冰一般。”
  
      潇潇上前一步,周身黑色的妖气弥漫,恨火噬心,彻底黑化的狐族圣女,一身杀机可吞天地。
  
      宁辰看着前方气息大变的狐族圣女,眸中闪过愧疚,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已无用,双眼所见的事实,岂是几句解释能够说清。
  
      虽然不是他本意,但是狐族灭族,追根到底还是受他牵连。
  
      思绪间,疾速掠来的身影,杀机噬天,仙剑斩下,撼动天地。
  
      宁辰挥剑,挡下仙剑,目光看着尽在身前的狐族圣女,平静道,“狐族之事,我只能说抱歉,但,我不能死在这里,若你们执意要取我性命,那只能得罪了!”
  
      话声落,宁辰周身魔气大盛,挥剑震开眼前对手,体内九王珠急转,浑浑魔元,汹涌澎湃而出。
  
      黑刀萦煞气,狂骨乱风云,宁辰眸中杀机狂涌,最后一丝愧疚之心压下,全力应敌。
  
      他是知命,永远都不能心慈手软。
  
      潇潇感受到眼前人的变化,神色凝下,仙剑凝元,再催三成功力。
  
      同一时间,后方,婉儿掌力掠至,摧枯拉朽的攻势,力量更胜先前。
  
      仙剑、重掌同时掠来,无尽杀机,逼命无情。
  
      看着渐渐靠近的两人,宁辰眸子渐渐变色深邃,魔气萦绕周身,身影瞬间消失。
  
      “嗯?”
  
      潇潇、婉儿神色同时一变,神识释开,招式瞬转。
  
      “轰!”
  
      潇潇身后,宁辰出现,剑光斩下,石破天惊。
  
      危机加身,潇潇反手一掌,怦然挡下来招。
  
      僵持一瞬,婉儿身影掠来,纤手凝练皇血妖元,一掌撼天而出。
  
      宁辰凝眸,刀动,天卷瞬开,华光四溢。
  
      天书武学,九尾秘式,两大当世绝学互相冲击,瞬间震开战局。
  
      “重伤在身还有这样的战力,天魔十三太子果然名不虚传,再来!”
  
      一语落,持剑黑狐再度掠至,九条黑尾妖气弥天,遮蔽一切光华。
  
      同时,婉儿踏步纵身入空,九尾风华展现,白色的光华耀动人间,湃然妖力,惊世骇俗。
  
      刹那的惊天之象,黑暗与光明同天,一黑一白,仿佛天地至理,无限无量。
  
      两女联手,宁辰不敢大意,刀剑同行,魔元冲天。
  
      “喝!”
  
      狂舞的白发,刺目异常,宁辰双手刀剑一合,天地同开。
  
      “天地齐鸣,生死逆命!”
  
      天书现世,光华耀九州,双剑脱手而出,携斩天之能,化作两道流光斩向天际两人。
  
      “呃!”
  
      极招冲击,余波狂啸,两声闷哼响起,一黑一白两位狐族天女同时受创,九尾染红。
  
      战局中间,余波袭来,宁辰同受波及,血气一阵剧烈翻涌。
  
      心知战机一闪即逝,宁辰未理会体内伤势,身影掠过,瞬身而出。
  
      泊泊流淌的鲜血,将虚空染红,一闪即逝的素衣身影,再出现,已至狐族圣女身前。
  
      狂骨消失,掌行惊涛,摘星之能,顿时封锁前者所有退路。
  
      掌元至,宛如惊涛骇浪加身,潇潇面露骇然,仙剑挡招,然而,先机已失,招招受制。
  
      后方,婉儿眼见战况变化,身影急掠而来,纤手撼动天地,欲解危机。
  
      机不容失,宁辰攻势丝毫不减,周身异光升腾,神禁瞬开,硬抗前者掌力。
  
      “摘星手终式,逆无式!”
  
      优势累积,潇潇防御失守一瞬,宁辰左掌魔元大盛,轰然一掌,印在眼前女子丹田气海。
  
      “呃”
  
      重掌加身,鲜血染空,潇潇身影飞出,一身功体瞬散三成。
  
      这一刻,身后,婉儿掌力亦至,众然神禁阻挡,浩瀚掌力亦难以尽化,怦然一掌,落在知命肩上。
  
      一泓溅血,飞洒漫天,宁辰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落下去。
  
      “婉儿,你要记得,对待敌人永远都不能留情!”
  
      宁辰回身,看着前方女子,沉声道。
  
      方才一掌,若是打在要害上,他的伤势,要更重数倍。
  
      “狐族灭族,是否是你所为?”
  
      婉儿眸中闪过哀伤,问道。
  
      “不是!”
  
      宁辰回了一句,然而话声还未落,后方,剑光再至,鲜血染身的潇潇,不顾重创的功体,杀招排山倒海而来。
  
      宁辰转身,挥剑,返璞归真的一剑,却是有斩天断海之能。
  
      仙器交并,天地悲鸣,功体被废三成的潇潇口中一声闷哼,纤手再染朱红。
  
      “剑,不是如此使用!”
  
      宁辰踏步,欺身而上,并指点锋,一指落在前者握剑之手上。
  
      剧痛传来,潇潇握剑之手顿时不稳,仙剑脱手而出。
  
      宁辰左手挥过,仙剑折返而回,没入手中。
  
      大战至今,蕴含绝仙剑灵的古剑,已然裂痕遍布,随时都有可能毁去。
  
      仙剑之灵,凡剑终究难承,撑持至今,已是不易。
  
      宁辰挥手收起绝仙剑,目光看着前方狐族圣女,平静道,“收手吧,你杀不了我。”
  
      灭族之恨冲心,潇潇双眸渐渐变得血红,身后九条黑尾上,妖气疯狂提升,竟是隐隐有了突破功体限制,再攀顶峰之兆。
  
      “天狐拜月。”
  
      这一刻,周围天地,景象瞬变,无穷无尽的荒芜中,天月高照,下方,一尊九尾白狐对月叩首,太古原初之景,时隔无尽岁月,再现人间。
  
      刹那间,战场内,宁辰直感周身一股恐怖的撕裂感传来,原初法则加身,魔元难挡。
  
      “咔”
  
      九王珠上,一道道裂痕出现,天魔至宝,在这恐怖的原初法则前,竟是出现了崩毁之兆。
  
      剧痛加身,宁辰眸子杀机爆发,强势痛楚,身形瞬间掠出。
  
      尽在咫尺,一剑斩异象,宁辰抬手扣住眼前女子咽喉,不再留情。
  
      “殿下手下留情!”
  
      后方,婉儿见状,立刻开口求情道。
  
      宁辰身子一震,满是杀机的双眼闪过犹豫之色。
  
      “姐姐的修为,你已废去三成,我们对你已经没有威胁了,还请殿下饶姐姐一命。”
  
      婉儿上前,脸上尽是哀求之色,求情道。
  
      “这是最后一次,婉儿,从今以后,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宁辰收手,没有再多留,转身离去。
  
      海域上,婉儿看着前方远去的背影,眸中哀伤更浓。
  
      缘来时,来不及抓住,缘去时,天涯海角,形同陌路。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