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夏王侯 > 第八十四章 夜晚
    宁辰自认是一个很要命的人,从来不招惹自己惹不起的人,比如,长孙,再比如,还是长孙。天籁 小说
  
      世间万物,一物降一物,他就是练到了先天,也照样不敢在长孙面前嚣张,更何况,他离先天还十万八千里呢。
  
      恢复修为后,他虽然信心暴涨了许多,但那也是看在谁面前,前辈,他打不过,长孙,他惹不起,终归来说,他这堪堪七品的修为也只能欺负欺负外人。
  
      鸣城听出宁辰口中拖延的意思,却也没有点明,他也需要时间试探两人的来历。
  
      嫣儿的亲事不是小事,哪可能就这样决定。
  
      “宁兄,不知你们来裴氏部落所为何事?若有需要帮忙之事,但说无妨”鸣城若无其事地随意问道。
  
      “路过而已,并无任何事”宁辰笑了笑,回答道。
  
      “宁兄准备去哪里?”鸣城顺着话继续问道。
  
      “王都”宁辰诚实道,“在下早已听说北蒙王都是沙漠之上的奇迹,一直仰慕,却没有机会一见,这一次和家中长辈一同前来见识一下”
  
      “宁兄莫非不是北蒙之人?”鸣城面带讶异道。
  
      “呵”宁辰笑着摇了摇头,道,“泥国小邦,不入裴兄法眼”
  
      鸣城眉头一皱,却也没有再追问,他确实没听说过有泥国这个国家,不过,这个世间,大大小小的国邦的数不胜数,他若再问下去,就显得有些失礼了。
  
      “宁兄好好休息,在下就不打扰,先行退下了”鸣城拱手抱拳,客气道。
  
      宁辰同样抱了抱拳,笑意诚恳道,“裴兄刀法不错,有时间一定要再讨教一翻”
  
      “随时欢迎!”鸣城回应道。
  
      鸣城走后,燕亲王喝着杯中的茶,平静道,“你倒是耐心”
  
      宁辰轻笑一声,道,“初来此地,哪能这么快就打听消息,总要给人留下一个老实的印象才好,不过,这个裴鸣城倒是有些心急了,问了太多不该问的话”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满腹黑水”燕亲王淡淡道。
  
      “……”宁辰无言,他这还不是被逼的,他也想纯洁,可是纯洁的起来么,世道那么乱,人心那么叵测,他不学会笑里藏刀,别人就会先背后捅他一刀。
  
      “世间真有泥国这个地方吗?”燕亲王随意地问道。
  
      “谁知道,世界那么大,国家那么多,碰巧撞上也说不定”宁辰无所谓地回答道。
  
      “呵”
  
      燕亲王轻笑,果然是满嘴胡说八道,也不知道当初无忧是怎么把这小子捡回未央宫的。
  
      “前辈,那位姑娘的事情怎么解决?”
  
      宁辰为难道,现如今这才是大事,其他事情都还好说。
  
      “随你,是你要看热闹,也是你要留下来,事情自然由你解决”
  
      燕亲王难得多说了几句话,毫不客气地将所有责任都推给了晚辈。
  
      闻言,宁辰气急,事情不能这么算,绣球是谁接的?红带是给谁的?
  
      先天怎么了,传奇怎么了,先天和传奇就能随意为难晚辈吗?
  
      “前辈,您这是推卸责任”宁辰不甘就这么背黑锅,力争道。
  
      “是又怎样”燕亲王不咸不淡地回道。
  
      “……”宁辰傻了,太嚣张了,怎么可以这样。
  
      他想到前世的一句话,强国才能有外交,前辈把这一点挥的淋漓尽致啊。
  
      是又怎样,多么霸气,多么嚣张的一句话,他能怎么样,他什么都不敢怎么样。
  
      “前辈,算您狠!”宁辰咬牙切齿地“恭维”了一句。
  
      “呵”燕亲王不以为意,依然平静地喝着杯中的茶。
  
      帐内沉静下来,宁辰静心思索,想着该怎么解决眼前的事情,一则有前辈的麻烦,二则还有长孙遇刺之事。
  
      前辈的事情他不擅长,但是长孙的事情应该并不难查。
  
      整个北蒙王庭使用这样弯刀的人不会多,甚至很可能是同一个势力,他只需要知道一些蛛丝马迹,就可以一路顺藤摸瓜,直到找到最后的目标。
  
      他身边有燕亲王这个核武器,再强的势力也能砍瓜切菜一般剁了。
  
      就在两人都想着事情时,帐外一位美丽的女子掀开帐篷走了进来。
  
      宁辰一阵头大,看了一眼姑娘,又看了一眼燕亲王,最终决定不当电灯泡,给两人留下充足的说话空间。
  
      “你们聊,我有些饿,去吃点东西”
  
      话还说完,宁辰赶紧转动轮椅,朝帐外溜,这一刻,他恨不得都有站起来跑的冲动。
  
      “给本王也带回来一些”燕亲王淡淡道。
  
      宁辰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没一头栽下去,赶忙稳下身子,咬着牙道,“一定”
  
      帐篷帘子落下,宁辰抹了一把冷汗,看着外边蓝色的天,白色的云,心情大好。
  
      在他眼中,北蒙王庭除了那个不可爱的凡聆月,其他人还是很可爱的。
  
      牧民已经在为一年之始的生计开始忙碌,冬去春来后,草原之上零星点点地已经开始出现了一抹绿意,虽然还不足牧马牧羊,但总归没有那么荒凉了。
  
      夜晚将临,部落的人们都在准备晚饭,杀羊的杀羊,生火的生火,每个帐前都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宁辰羡慕的心中痒痒的,转动着轮椅凑上去,想要混个脸熟,却被草原汉子们无情地甩了个冷脸。
  
      他们认识这个少年,刚才得罪了他们部落中最美丽的明珠,是大大地坏人。
  
      宁辰脸皮有多厚,估计天下谁都不知道,别人不理他,他也笑脸呵呵地凑上去,又是帮忙打水,又是帮忙烧火,总之,别管敌人多么秋风落地,他都要春风宜人。
  
      草原的姑娘们,大娘们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勤快的,笑呵呵的,善良的少年,草原的汉子们迫着妻子,母亲的压力,也不得不渐渐转变了态度。
  
      “宁小兄弟,你是不知道,当时那荒狼离我就不到一丈的距离,那眼睛睁的跟灯笼似的,我楞是没有害怕,一把扑上去,三拳两脚就把荒狼给打死了”篝火前,一个汉子在吹牛。
  
      “阿虎大哥,你好厉害”旁边,宁辰脸上露出崇拜之情,恭维道。
  
      “宁小兄弟,不要听他胡说,当时他吓的连腿都不会走了,还是部落的神箭手阿水一箭射穿了荒狼的眼睛,才把他给救出来的”这时,阿虎的妻子走来送羊肉,毫不留情地拆台道。
  
      “哈”阿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底气不足的争辩道,“最后还是我打死的”
  
      “你不打它也会死”阿虎的妻子回道。
  
      “阿虎大哥还是很厉害的,我第一次遇到荒狼时,吓的差点尿裤子”宁辰及时救场。
  
      “哦?宁小兄弟也遇到过荒狼?”果然,阿虎的注意被吸引过来,好奇问道。
  
      “是啊,那时小弟的双腿还没残,也还没有习武,见到荒狼后,吓的脸都白了,直到荒狼死了还在那里吐”宁辰面带羞涩地说道。
  
      “哈哈”阿虎大笑,觉得这小兄弟很对他胃口,诚实,憨厚,而且还很实在。
  
      阿虎的妻子也面带善意地笑了,草原之人都怕遇到荒狼,一只两只还行,成群结队就有些可怕了,被荒狼吓到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阿虎大哥,部落中有人会做木工的吗,小弟的这个轮椅有些坏了,要找人修一下”
  
      说话间,宁辰脸上闪过一抹为难,小声地问道。
  
      听到这话,阿虎和阿虎的妻子都笑了。
  
      “找你阿虎大哥就行,他就是部落中最擅长木工活计的人”阿虎的妻子笑道。
  
      宁辰一怔,目光转向阿虎,见其一脸骄傲的点了点头,心中倒是惊讶了,没想到这个憨直的汉子倒有两把刷子。
  
      人不可貌相啊,谁说张飞不会绣花,这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也能做精细的木工活。
  
      “阿虎大哥,那便拜托你了”宁辰客气地行了一个礼,道。
  
      “宁小兄弟太客气了”阿虎哈哈一笑,随意道。
  
      两人闲谈间,篝火响起噼啪的爆裂声,羊肉的香气也开始渐渐蔓延开来,宁辰也将目光移到火堆上的羊肉上,嘴里馋的口水直流,手抓羊肉啊,前世他都想尝尝,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来,宁小兄弟,给你一个羊腿”阿虎的妻子是一个心相对比较细的人,一眼便看出宁辰的谗样,将最先烤上的羊腿递了过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宁辰笑的脸上都快开花了,一把接过羊腿,也不怕烫,美美地吃了起来。
  
      “你那位长辈不出来吃吗”阿虎奇怪地问道。
  
      “他不饿”宁辰忙着吃肉,哪有空废那时间解释,直接三个字解决问题,然后继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哦”阿虎也不疑有他,用刀子切下一快烤好的肉递给妻子后,自己也大口大口地开吃。
  
      三人围坐在篝火旁,阿虎的妻子,阿虎,宁辰,慢条斯理地,大口大口地,丧心病狂地吃着肉,不大一会,半只羊已经就只剩下骨头了。
  
      阿虎的妻子吃了一点,阿虎吃了一只腿,宁辰吃了剩下所有的……
  
      饭饱之后,宁辰谢过热情的阿虎夫妻二人,便准备回帐篷了,走着走着,总觉得忘了些什么,想了想没想起来,就没再想,既然想不起来,应该不重要,管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