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小医后 > 第二百三十章 疯魔了
第二百三十章疯魔了
  
  林芬被风氏抓住了双臂,身子一僵。
  她将头偏过去不去看风氏,但眼泪终究是滑落了下来。
  林福音看着母女两人这一幕,心里也有些酸涩难受。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她去了之后风氏的表现还是可以的,她反对将林芬卖做小妾。
  皱了皱眉,林福音又有些不理解,风氏反对,那也只敢在林大河面前反对,对于林老爷子,吴氏和林大郎,甚至林大山夫妻都不敢说一句重话,这点她就很不明白了。
  “阿芬,是娘对不住你,但娘也是拼了命的拦着的呀……”风氏深吸一口气,双眼红红的看着林芬。
  这句话惹怒了林芬,她唰的一下转过头来,看着风氏哭道:“可娘你一开始不也是同意的?就在大伯说,只要你和爹都同意将我嫁给那个老财主,他和大伯娘以后和三郎再也没有一丝关系的时候?”
  原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
  林福音闭了闭眼,然后睁开,心道:难怪林芬那样在乎风氏这个娘,现在却见到她都不想和她说话了。
  这要是搁在她身上,她也受不了。
  说起来,还是因为风氏没生儿子的原因。
  林福音心里有些愤怒,没生儿子就那样自卑么?自卑到能拿自己闺女的幸福不当一回事儿?
  风氏听了林芬的质问,放开了她,双手捂着脸蹲下身子哭了起来。
  林芬也哭起来,林芳看着也哭起来了。
  她明白姐姐的感受,当时她也是在场的,娘亲甚至开口劝了姐姐一句,说是为了三郎……
  林芳就是因为连娘亲都不站在姐姐这边,无奈之下才去找林福音救命的。
  她现在都有些恨三郎了,虽然知道三郎什么都不知道,三郎是无辜的。可就是因为他,爹娘差点就将姐姐推进了火坑里了……
  林福音看着在老宅厨房哭成一团的母女三人,觉得她们需要好好谈一谈,就对她们说道:“二伯娘,芬姐芳姐,你们到我家去说说话,将心结解开,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现在林芬和林芳最听林福音的话,一听她开口,立刻就拉了风氏的手,将她往外拉,直奔林福音家。
  风氏见两个女儿这样听林福音的话,心里又有些酸涩。
  她怕是真的一个想岔了,伤了两个闺女的心了。
  现在又是后悔,又是恨自己。
  可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这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吃,她能怎样呢?
  一到林福音的家,林芬就看着风氏道:“娘,我是定要跟着福音去县城里的,阿芳也是这样打算的。那么现在你是跟着我们去县里,还是留在葫芦村?”
  风氏没料到林芬没有和她再纠缠被卖一事,反而问起了这样令她为难的问题,一时间呆住了。
  林福音确实明白林芬的心思,要是风氏愿意跟着她和林芳,那林芬就会原谅她一时想岔了,但若是风氏依然选择待在葫芦村,那么她估计暂时是不能原谅风氏的了。
  林福音也理解林芬的想法,一个才十几岁的女孩子,被亲身父母这样深深的伤害了,怎么可能能那样容易就原谅了他们?
  像这样的伤害,怕是只能交给岁月来抚平了。
  也许等林芬年纪大了,见识的世面多了,回头想想以前,才能释然。
  “阿芬,阿芳,你们……这是在逼为娘吗?”风氏低着头,心里难受极了,为何两个闺女都不能替自己想想呢?
  “娘,我和姐姐不是逼你。你要是留在爹身边那也是常情,但爹待在葫芦村就永远都听爷奶的。就算以后爷奶去了,他还会听大伯大郎哥的。那我和姐姐怎么都是死路一条!”林芳冲风氏道,她的语气很不好。
  风氏脸色都白了。
  林芬又补充道:“娘,阿芳说的对。今天你也看到了,为了林大郎他们已经将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而他们只需要提一提三郎,你和爹就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我们是不能留在葫芦村了。”
  风氏脸色又白了一分,她如何不知?先前林福音问她去不去县里的时候,她就知道了两个闺女的想法,但那毕竟还没发生,现在是已经发生了,但她心里又舍不得了……
  “阿芬阿芳,我要是走了,你们爹怎么办?还有……还有三郎呐……”风氏一脸祈求的看着两个女儿。
  说到底,没有多少一辈子跟着女儿的父母的,人老了还是要靠儿子养,这点上风氏越来越和林大河的想法一样。
  她们夫妻老了还得靠三郎啊,这会子怎么能离开葫芦村呢?
  听了她的话后,林芬和林芳眼里飞快的闪过失望的神色,两人都将头低下去不再说话了。
  林福音眉心微微一蹙,说来说去,风氏和林大河最在乎的还是以后老了依靠谁的问题吧。
  想了想,林福音就看着风氏道:“二伯娘,三郎哥和大郎哥他们不一样,你和二叔为了他愿意付出所有,我想他会感激你们,也会好好孝顺你们。但若是你们为了他被林大郎他们利用将芬姐推到火坑里去,我想三郎哥会怪你们,也会恨他自己的,这个家搞成这样,那还能叫家吗?”
  林福音也算是苦口婆心了。
  虽然对于风氏在林芬这件事不作为心里有些反感,但要是能帮着解开她们母女的心结,她还是愿意尽力一试的。
  但风氏却没有理解她的意思,只哭丧着脸道:“我……我也不想那样的,但我和你二伯老了不都是要靠三郎的嘛,就想着他要是能好了,也能念着我们的好。大郎还特意找我说了啊,若是三郎争气明年考上了秀才,就能将芬儿接回来了,所以我……”
  林福音听了风氏的话后,才知道林大郎还不知忽悠了林大河,连风氏也单独找了去忽悠了。
  要不她现在和风氏说了这些话,还不知道有这事呢。
  说起来,还是风氏没什么见识,轻易就被林大郎给骗了,也就证明林大郎为了他的前程是怎么处心积虑的要将林芬给坑了。
  这样的人,林老爷子将来要是能得到他的好,她就将“林”字倒着写!
  但她都打算离开葫芦村了,这些以后的事就让林老爷子带着林家老宅所有的人受着吧。
  “芬姐,芳姐,事情大概弄清楚了,你们和二伯娘都想好了的话,那咱们就准备准备回镇上吧。”林福音见林芬和林芳得知风氏是被林大郎骗了后脸色好看了一些,心里知道她们还是不能原谅风氏。
  既然这样的话,说再多也没用了,只能看以后了。
  毕竟风氏虽然被骗,但她还是从心里同意了暂时让林芬去那跳那个火坑的。
  听了林福音的话,又看了看两个女儿的神情,风氏心里更加酸涩起来。
  但她也没办法。
  好在风氏还算明事理,没有用她母亲的身份强行阻挠什么,还算是尊重林芬林芳的选择的。
  林芬林芳回自己家收拾包袱去了。
  风氏看着两个女儿的背影发呆。
  林福音轻叹了一口气,对于风氏她的感觉很复杂,算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吧。
  “二伯娘,别看了,我想问问我们走了,你有什么打算?”林福音就问她。
  风氏回神,也看着林福音,脸上有祈求之色,“福音,我还能在镇上做活么?能将你二伯也叫过去么?”
  林福音想了想,让风氏和林大河都去镇上是不合适的,因为林大河耳根子那么软,谁知道在关于她的豆芽菜和鲜蚕豆的生意上,他听了什么回去和林家老宅那些人说了什么?
  所以她干脆的摇摇头,“不行,二伯娘,我打算让你也回来,你和二伯就帮我种田种地吧,也不用你们多累,就是帮我管一下。至于工钱,我会特别帮你和二伯加到十五文钱一天的。”
  听了林福音的这个打算,风氏大喜过望,她也不想和林大河分开,不过是舍不得镇上做工的工钱罢了。
  现在能和丈夫在一起,还能加了工钱何乐不为呢。
  但想起林福音家也就几亩地种了圆白菜外,还有几亩荒地罢了,哪里来的田啊?
  “福音啊,你家没有田啊……”风氏看着她,很是疑惑的样子。
  林福音微微一笑,“会有的,我不是今儿和里正他们都说了吗,我是要买田地的。”
  听林福音又要买田地了,风氏眼里闪过一丝羡慕,倒是没有其他的想法。
  想了想,风氏又皱了皱眉,道:“可是我仔细想了想,我们葫芦村也没有人愿意卖田地的啊,特别是那些好田好地,那就更不能卖了。”
  好田好地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没人卖也正常。
  林福音只所以想着买田地,其实也是留后路,毕竟她这回去了青莲县也不一定就能成功,虽然她是有九成把握的,可万一失败了呢?
  所以,她在葫芦村这边买好田地以后也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二伯娘,我知道,所以我在等。就算不是咱们村的田地也行啊,只要是周边这一块儿的田地我都愿意买下来。”林福音笑道。
  风氏就有些担忧道:“福音啊,虽然我知道你和刘大公子合伙做生意挣了一些银子,可你不是要到县里去吗,那可要花老多银子了。你现在又要买田地,身上的银子够吗?”
  林福音知道风氏问这个话没有恶意,但她也不能和风氏说实话,就随便胡诌道:“没事,我可以问刘老板借。”
  其实,现在每天的收入还算可以,加上皇甫瑾留下的两千两银子,身上的银子买百来亩田地那是绰绰有余的。
  但谁也不嫌银子多扎手不是?
  虽然现在鲜蚕豆和豆芽菜每天的进账都有四五百两银子,但银子的数量是一天比一天少的。
  也就是说,鲜蚕豆也好,豆芽菜也好,很多人吃多了都会腻的。
  她现在考虑过几天就将圆白菜砍几颗带给刘记酒楼,想必她几亩地的圆白菜也能挣一笔银子。
  风氏听了林福音好像很自信的样子,就道:“那行,我和你二伯帮你看着你家的田地。那福音我就不多说了,阿芬和阿芳麻烦你了。我去老宅那边帮你奶将碗筷分好送给各家。”
  办流水席一般碗筷桌椅酒盅都是借的,办好了自然是要还给人家的。
  老宅的流水席今天是第三天头上,中午吃了一顿后,且发生了那样大的不愉快,晚上这餐人家也不愿意再来,老宅的人也没脸去请了,所以风氏才说要分开送给各家。
  林福音点点头,目送风氏离开了。
  林家老宅。
  林老爷子双眼深陷,躺在床上直哼哼。
  他是真的病了,被气病了。
  林大郎坐在他的床边,看着他一脸恨恨的道:“爷,现在怎么办?我都答应了郑兄了,这下林芬不嫁过去,就是我食言而肥了,那郑家的人能放过我吗?”
  林大郎说的郑兄就是那个郑财主的侄儿,那个郑财主的侄儿大名郑大通,可不是个好东西。
  他自幼父亲没了,寡母带着他过日子,还好有个财主大伯,财主大伯供养他读书,但他不好好读书吃喝嫖赌什么恶心倒是早早就沾染上了,为了从大伯那里得到额外的银子,就到处帮那好色变态的郑财主寻摸漂亮年轻的小姑娘,然后许以重金弄到郑财主的后院里去。
  这个郑大通有一日去林大郎家,正好碰到了林芬去那边收鸡蛋,其实是他当时看上了林芬,还上前去调戏了几句,被气急的林芬用鸡蛋砸了一身,从此他就恨上了林芬。
  后来和林大郎一说,竟然是林大郎的堂妹子,那郑大通就想出了这么个坑人的损主意来陷害林芬。
  而林大郎需要银子,两个小人一拍即合,才有了今天发生的事。
  “爷啊,你可要为孙儿想想办法啊。那郑财主家,我们得罪不起啊,要是惹到了他们,我这秀才的功名也就到头了!”林大郎惹了事,发现自己兜不住了,就死皮赖脸的求着林老爷子给他擦屁股。
  而林老爷子最在乎的就是他的秀才功名,一听这话,急的从床上坐起来。
  但他现在能有什么办法?
  老二家的两个丫头不能够了,林福音那丫头更是没指望,难道将家里的小桃或者小荷挑一个送过去?
  可小桃小荷才多大,就算他愿意送,人家也不愿意要啊!
  林老爷子一筹莫展,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
  “大郎啊,爷怎么想也想不出招儿了啊。你要是……”林老爷子看着他,目光复杂,“你今儿要是忍一忍,这事儿不让里正他们知道,等福音不在了,我们还能说服你二叔二婶暂时将阿芬或者阿芳送过去。”
  林大郎脸色很黑,他是来找林老爷子想办法的,不是听他埋怨的!
  但这个时候,他想的能依靠的人也就这老东西了,暂且忍他一忍……
  “爷啊,所以我说都怪林福音那个丫头!她简直是我的克星啊!要是没有她就好了……”林大郎眼里闪过毒辣神色,语气里都是阴毒。
  这样的林大郎让林老爷子吓了一大跳,他立刻抓住林大郎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道:“大郎,你可别乱来!”
  林大郎阴阴的扫了林老爷子一眼,拍了拍他的手,“爷,我不会乱来的,我就是这心里恨!明明都快要成功了!再说了,要是她愿意一年出一千两银子给我读书考举用,那我也不会打林芬的主意啊……所以怪来怪去都怪她!”
  林老爷子直叹气,他也怪林福音,可能怎样呢?
  那丫头比深山里的老猴子都精,他能想出一个招儿对付她,她能想出十几个招儿反击他,顺便还将他和林家老所有人都坑一遍……
  林大郎想了想,一脸阴狠的道:“爷,要是我们实在在郑家那边无法交代,您能不能去问林福音借银子啊?”
  林老爷子目光一亮,随即喃喃道:“借?”
  林大郎觉得这个主意太好了!他又兴奋起来,目光灼热的盯着林老爷子,“对,就是借!爷,我告诉你,你去找林福音借她个两三千两银子,给她立借据。就写十年后归还……不,十年太短了,就说二十年后归还!”
  二十年后才归还?林老爷子有些哭笑不得,看着林大郎道:“大郎啊,若是我借的,二十年后爷都黄土埋了脖子了,福音会同意?”
  “爷,不是,时间太短了,我们也还不起啊……”林大郎怕林老爷子不同意,心里直骂林老爷子没出息。
  这还看不出来吗?
  他就没想着还!
  “还二三千两银子……大郎啊,你太过了啊,这福音她身上不会有那么多的银子的。”林老爷子也根本不相信林福音身上有那么多银子。
  “爷,不管她有没有,她镇上有宅子有铺子,她还要买田地,让她都吐出来!”林大郎阴狠扯了扯嘴角,眼里也浮出阴冷诡异的光芒,“哼!爷要找她借银子,没有也得想法子给弄出来那么多银子来!”
  林老爷子看了几乎疯魔了一般的大孙子,脸上神情十分精彩,这孩子莫不是被林福音整的脑子都坏掉了吧?
  瞧瞧这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