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之我有辅助器 > 132 天剑
    断红尘!
  
      斩断红尘往事!
  
      斩断尘世牵挂!
  
      斩断过去未来!
  
      无情无爱,心中只有一剑!
  
      这便是断红尘。
  
      决绝而又悲凉的一剑,自张青山的身上,怦然绽放出惨烈的剑意。内力开始疯狂的运转,手中的玄天剑,此刻光芒大作。
  
      剑气开始升腾,如声声战鼓,在呐喊嘶吼。
  
      他手中的玄天剑,光芒大作,开始化作一柄巨大的利剑。
  
      一时间,剑冢之中,无数道剑气,发放被这恐怖的剑意镇住了一般,居然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之中,动弹不得。
  
      所有的邙山弟子,立刻开始面色发红,体内的内力更是开始不受控制,要暴走一般。
  
      徐乾坤见到这一幕,立刻知道不好,直接一脚踏出,身后的长剑,猛然出鞘,落在他的手中,他立在半空,面露狰狞,大吼一声:“诸位弟子听令,准备施展天剑一击!”
  
      “是!”
  
      所有邙山弟子,立刻强行变幻身形,手中的长剑剑指徐乾坤。
  
      内力自长剑开始涌向了半空中的徐乾坤。
  
      这才是真正的邙山剑阵的杀招!
  
      天剑一击!
  
      集合所有人的内力,发出惊天的一剑!
  
      徐乾坤手中长剑开始闪烁光芒,恐怖的剑意,也开始升腾而起。
  
      剑光闪耀,徐乾坤手中的长剑,也开始化成了一柄巨剑。
  
      居然和张青山的断红尘,放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感觉。
  
      就连张青山也感觉到了。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徐乾坤的招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过,他并未深想,将体内最后一丝内力催动,直接一剑斩了下去。
  
      徐乾坤此刻集合所有弟子的内力,气势攀升到了最高点,同时一剑斩落。
  
      “轰隆!”
  
      滔天巨响,剑气炸裂。如凭空生出风暴一般,在剑冢内疯狂的肆虐。
  
      剑冢剧烈的震动,山洞开始坍塌,巨石滚滚而落,那巨大的火炉,都被波及,发出了震耳的回音,火光升腾起巨大火焰。
  
      不过,端坐在不远的老者,却是依旧不动如山。只是,不见了之前沉稳的模样,一脸复杂,放佛想起了什么似的。
  
      张青山在一剑出手的瞬间,立刻用系统,将内力恢复。
  
      而后,他第一时间,冲到了父亲等人的旁边。
  
      内力运转,在真定和瞿大为等人的身上拍了下,迅速的将他们的穴道解开。
  
      “跟着我!”
  
      真定等人,立刻反应过来,他们三人,直接将张荣等人带起,然后跟在张青山的身后。
  
      张青山则一把抱起小茹,带着他们,立刻准备冲出剑冢。
  
      “这位小兄弟,请等等!”一直盘膝而坐的老者,突然随意的挥手,一道剑气,横扫而过,坍塌的山洞,当场被一道剑气,削成了两半。
  
      山洞的顶部,被活生生的切开,而后,被老者一掌拍,落下的巨石,拍的粉碎。
  
      山洞成了露天的空地,切口平整光滑。
  
      一道剑气,直接削掉了半座山!
  
      “先天吗?”张青山顿时愣在了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生出了绝望的感觉。
  
      这种实力,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赢啊!
  
      他有些气馁的看着老者,突然叹了口气,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徐乾坤一剑过后,内力被抽干,和众多弟子倒在地上。
  
      此时,见到风长老出手,立刻就大喜,在地上,疯狂的大喊道:“师父救命啊!”
  
      老者狠狠的瞪了眼徐乾坤,脸上闪过一丝不快,直接将他忽略,他从火炉上一跃而下,来到张青山的身前,问道:“小兄弟,你方才施展的剑法,是从何学来?”
  
      张青山深吸一口气,“天剑老人的天剑六式!”
  
      “天剑老人吗?”老者瞳孔顿时一阵收缩,他深吸一口气,继续问道:“除了这一招,可还其他招式?”
  
      张青山顿时皱了皱眉,不知道老者,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抱了抱拳说道:“的确还有其他招式,可是,这些乃是在下的秘密,恕我无可奉告!如果你打算动手的话,那便请直接动手,在下虽然未必是对手,却也不会束手就擒!”
  
      “小兄弟过虑了,我不会和你动手!不过,此事对我而言,很重要,还请小兄弟将这天剑六式的第一式,施展一次,我不需要知道你的心法,只是想看看这剑法,到底出自谁的手!之后,我保证邙山剑派,所有人都不会为难小兄弟!”老者含笑着说道。
  
      张青山有些不敢相信老者的话。
  
      施展一次,没有心法,根本没办法偷学,这对于他来说,倒也并非不可以接受。
  
      不过,一旁的徐乾坤,却是开始大叫起来,“师父,此人乃是天大的祸患,万万放不得啊!”
  
      张青山却是脸色发冷,手中的玄天剑,猛地一剑挥出。
  
      定生死!
  
      一剑自虚空而来。
  
      剑气横扫,直袭徐乾坤。
  
      “砰!”
  
      老者只是轻轻挥手,手掌中一道剑气飞出,直接将张青山的定生死化解。
  
      无声无息,轻松自如。
  
      张青山甚至来不及反应,便和剑气失去了练习。
  
      他顿时哭笑不得,这……便是真正的差距。
  
      他头一次,感觉到了巨大的无力感。
  
      “果然是他吗?”老者没有追究,张青山突然对徐乾坤下杀手的事情,而是叹息一声,上了眼睛,一脸复杂的喃喃自语。
  
      “师父,此人胆大包天,在你面前,还敢袭击我,这种人,坚决不能留啊!”徐乾坤被张青山这一剑,吓得脸色惨白,他指着张青山,疯狂的嘶吼道。
  
      老者猛地睁开眼睛,一掌凭空拍了出去。
  
      徐乾坤当场被一巴掌抽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不能言语。
  
      张青山一时彻底懵了,这老人家,怕是神志不清了?疯起来了,连自己的掌门都要打?
  
      “小兄弟,不要在意。按照辈分,你其实应该称呼我一声师叔!”老者突然说道。
  
      “什么?”
  
      老者转过身,双手背在身后,说:“如果没猜错的话,你所说的天剑老人,应该是我的师兄庄学山,他三十年前离开邙山剑派,从此再无消息,我原本以为他早就死了,却不想他还有传人在世!
  
      世事弄人啊!你叫张青山对吗?”
  
      张青山呆滞的点点头,“不错!”
  
      “你见过他吗?”老者问道。
  
      张青山摇头,“没有!”
  
      老者突然失落的点点头,“我那师兄,心高气傲,当初因为一些事情,和师父发生了争执,一气之下跑下山,发誓说一辈子不再用邙山剑诀,却想不到真的自创了剑法,另辟蹊径,比起邙山剑诀,也只强不弱……哎!”
  
      老者突然叹了口气,转过身,一脸落寞,对着张青山说道:“张青山,你若是没意见的话,便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有些事想和你谈谈?”
  
      张青山顿时面露难色,他看了眼身后,说:“我得先带我爹他们走!”
  
      “无妨,我在这里,没人敢动你们分毫!”老者一挥衣袖,说道。
  
      “如此,晚辈恭敬不如从命!”张青山立刻抱拳道。
  
      老者点点头,立刻对着邙山弟子说道:“从现在开始,徐乾坤不在是邙山剑派的掌门,掌门一位,暂时有由代替,等日后我会亲自选出新的掌门!你们将徐乾坤带下去,好生看管。另外,让韩风早一些回来!”
  
      “是!”
  
      ……
  
      接下来几日,张青山一行人在邙山剑派住了下来。果真没有人在为难他们。
  
      徐乾坤被老者亲自封住了穴道,有专人看管。
  
      张青山这几日老者交谈,得知他乃是邙山剑派上一任掌门风朝阳,依照邙山剑派的门规,他交出掌门之位后,便需要镇守剑冢,不理俗事。除非有灭门的危机,他才会出手。
  
      对于徐乾坤的所作所为,他根本都不知情。
  
      可是,这几日他了解了一切之后,几乎是暴跳如雷。
  
      徐乾坤不但欺压同辈师兄弟,找来风尘女子,陷害韩风。如今更是做出了违背江湖道义,掳人家眷的恶事。
  
      期间还有不少难以启齿的狠辣手段,让风朝阳几乎气的当场就要吐血。若不是看在徐乾坤是他亲传弟子的份上,几次差点忍不住,要将徐乾坤直接一掌拍死。
  
      等他含怒,将邙山剑派的事情处理差不多了之后。
  
      他才正式开始和张青山说起了天剑老人的事情。
  
      天剑老人本名庄学山,是风朝阳的师兄,他天资卓越,任何武学,到他手中便能融会贯通,当时整个邙山剑派都认定,下一任掌门便是庄学山来担任。
  
      但是,之后因为一名女子的缘故,和他师父发生了剧烈的争吵。
  
      而后二人互不相让,庄学山一怒之下,便跑下了山,从此再无音讯。
  
      若不是这一次,见到了张青山的断红尘,风朝阳都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师兄的消息。
  
      风朝阳一脸唏嘘,苍老的面孔上,写满了苍凉,他望着窗外,突然说道:“张青山,你算是我师兄在世上唯一的传人,按理你也属于我邙山剑派的人,不过,我不要求你一定要留在邙山剑派,还可以教你邙山剑诀,但是,有一件事,你必须替我师兄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