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汉女副将 > 第060章:悲伤的事
    离开未央宫,让若瑶感到意外,卫青一路很少问三个儿子及沈夫人的情况,而是一路都在问霍去病的情况,这是什么道理?
  
      “将军,末将有一事疑惑。”若瑶边走边弱弱的问道。
  
      卫青站住脚看着一脸好奇的若瑶,他已经猜出她要问的问题:“伉儿他们有沈葭照顾,我相信亲娘能照顾好,可去病就不同了,那种滋味你应该懂吧!”
  
      不得不说卫青确实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这种情让人动容。
  
      回府,卫青与沈葭及三个儿子叙旧去了。
  
      看着一家人聚少离多的场面,若瑶忽然变得伤感,这就是军人,不过是幸福的。
  
      团聚了就好,若瑶转身就向霍去病住的房间走去。
  
      “去病,去病!”
  
      当若瑶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只见霍去病猛的扑向若瑶:“姐姐,你回来啦!”
  
      拥抱一刻,霍去病说道:“姐姐,大收获呀!”
  
      “那姐姐告诉你一件高兴的事?”若瑶卖了个关子。
  
      霍去病眼神好奇。
  
      若瑶在霍耳边轻声道:“你舅父回来了。”
  
      “是吗?在哪儿,在哪儿?”霍去病高兴惨了,还没等若瑶说完,人就已经冲出了屋子,直奔大堂,他已经很久没见到卫青了。
  
      若瑶赶忙追了过去,要知道卫青正在与三个儿子叙旧呢,忽然闯进外甥不好吧。
  
      可担心也是白担心,因为霍去病在找卫青的同时,卫青也找霍去病来了。
  
      两人就这样在院内的练武场见面。
  
      可见面更让若瑶感到好笑。
  
      两人就像老顽童似的,原地站住瞪着对方,忽然又摆出一副要打架的招式。
  
      “呀……”
  
      “嘿哈……”
  
      “嘿哈……”
  
      “哈嘿……”
  
      一大一小居然开打了起来,看场面,若瑶感觉很温馨,这就是两父子的交流。
  
      两人比划几招后,卫青将霍去病擒拿住,而后抱着就往屋里走。
  
      “不错嘛,有进步耶,只是力度差了点。”卫青笑着放下霍去病。
  
      霍去病很懂礼貌,赶忙给卫青倒了一杯茶:“舅舅,可算等到你了。”
  
      “听你舅妈说,最近你很听话,舅舅给你带了个战利品。”卫青说完就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这可不是普通匕首,是舅舅缴获的。”
  
      霍去病对于卫青送的礼物非常高兴,反复打量,还拿给一旁的若瑶看。
  
      看着锋利的刀刃,霍去病激动道:“等外甥能上战场了,也给舅舅带战利品。”
  
      “一言为定!”
  
      卫青与霍去病的拳头相碰。
  
      这一碰,若瑶顿时感到头脑一热,这就是帝国的双臂,为汉人立威的两只拳头。
  
      卫青对霍去病的生活学习练功情况非常上心,一连串问了很多的事情,连他的亲生儿子都没那么上心过。
  
      面对舅舅的询问,霍去病也一五一十的回答,终究三个字:不快乐。
  
      “没事,等舅舅从新组建了期门军,到时候一起练习。”卫青忽然说道。
  
      霍去病激动万分:“真的,那,那侯旦他们是不是也可以回来?”
  
      “对!”卫青肯定。
  
      从组期门军,若瑶没想到这事来得这么快:“将军,什么时候组建?”
  
      卫青沉思一刻道:“陛下刚才找我也只是说了说,但应该很快。”
  
      就在此时,
  
      沈夫人急匆匆向屋内走来,人还没到就说道:“去病,去病,你看谁来了?”
  
      话闭,只见沈夫人身后一美妙女子带着笑容站在门外。
  
      “母亲,呜呜呜呜!”霍去病泪水喷涌而出,上前拥抱。
  
      这就是传说中的卫少儿?若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美人胚子一枚。
  
      卫少儿哭着紧紧抱住霍去病,多年来的委屈和心酸得到释放。
  
      “别哭了,来,屋里坐!”沈夫人引导卫少儿进屋。
  
      卫少儿进屋后先是给卫青跪下,而后磕头,卫青眉头紧锁也没有去搀扶,似乎对当初卫少儿的做法确实有意见。
  
      “哎呀,快,起来!”沈夫人上前搀扶,可卫少儿就是不起来。
  
      若瑶见状赶忙上前帮忙:“夫人,起来吧,都是一家人。”
  
      “少儿谢过兄长。”卫少儿愧对大家,特别是卫青。
  
      卫青侠骨柔情,毕竟是一家人,毕竟是自己的妹妹,于是上前扶起:“起来吧,事情办妥了就好,回去之后好好的过日子。”说完就看了看一旁低头不语的霍去病道:“去病你就不用担心,他还是留在长安,他的身份毕竟尴尬。”
  
      其实,卫少儿此番前来也有此意,虽然自己的事情解决了,可儿子霍去病毕竟很尴尬,要是回到平阳县,肯定抬不起头来。
  
      见三人情绪都稳定下来,沈夫人给若瑶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就离开了房间。
  
      这毕竟是卫家的家事,卫青作为卫家三兄妹的男主,他必须站出来。
  
      卫青一奶同胞的姐妹就只有卫子夫和卫少儿。
  
      沈夫人又去照顾三子卫登了,而若瑶还不想走,他感觉自己有什么事情要做,因为院子始终站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儿,旁边放着重重的包袱。
  
      而这个小孩儿似乎听霍去病说过,若瑶走到身边上下打量一番问道:“那晚偷那个假女人密信的是不是你?赵破奴?”
  
      “是若姐姐吧。”赵破奴抬头笑道,霍去病之前也对他说过,在卫府没有什么人可以接触,唯独卫青和若瑶。
  
      “真是你呀!”若瑶清晰的记得,历史上赵破奴的名声与博望侯张骞几乎同等,张骞是历史上第一个睁眼看世界的人,赵破奴是首战西域之人。
  
      两人都开创了一个第一。
  
      “你小子行呀!”若瑶转着圈儿打量赵破奴问道:“你怎么不留在长安?”
  
      赵破奴腼腆的笑笑道:“想,等以后吧,老爷让我把夫人送回去。”
  
      “哦!”
  
      ……
  
      两个时辰,房间的门终于打开,
  
      卫少儿走在前面,霍去病跟在后面,卫青坐在屋内。
  
      “娘!”霍去病哭着再一次拥抱卫少儿。
  
      卫少儿这一次没有流泪,他边给霍去病整理衣领边说道:“娘亲不在,娘舅如父,你要听舅父的话,将来成为一个有用之才,要像你舅舅。”
  
      “嗯!”霍去病点了点头,而后对赵破奴道:“破奴,谢谢你。”
  
      赵破奴一笑:“放心,你好好混,兄弟以后来追随你。”
  
      “一言为定!”霍去病与赵破奴拳头相击,这是誓言。
  
      看着卫少儿与赵破奴走的背影,霍去病久久没有离去,一直看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