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奇说 > 第十八章 愤怒难忍

  莫一笑拉开一张超大的折叠弓,“嗖——”的一声,一直带着细绳的长箭破空而起,正好射在“赌天堂”大楼的楼顶。莫一笑、杜鸿辰、申刻三人带好面罩,回头冲着林心儿挥挥手,像三只黑夜中的大鸟沿着绳子依次“走”了过去,只留下被铁链锁着的林心儿,眼中含泪跺着脚!还好,可以通过他们头戴的摄像头在手中的显示器上看到他们的情况,算是让林心儿“参与”了整个行动。
  三个人一刚落在楼顶,就不由地暗自感叹了一下:好险!离他们不过十几米,就有一个保安靠着墙呼呼大睡。所以,有时候的成功,不仅是要靠自身的努力,还有对方赠与的“机遇”……三人收拾好工具,顺手把那保安打晕,再来个五花大绑。
  申刻看看时间:凌晨四点四十三分,正是人进入疲劳期的时候。接下来的任务,大致分成三个部分:杜鸿辰负责解决安保问题,莫一笑负责寻找值钱物,而申刻负责应对万一出现的劣华山老道们……
  就在刚打开通往大楼五层的大门时,杜鸿辰先打开了一个盒子,几只像马蜂一样的东西飞了出去……
  “机械黑甲虫?”莫一笑惊讶地说道。
  “没错,我改良过的,不仅是破坏监控系统,甚至直接可以将画面静止住滴。”杜鸿辰答道。他看看手臂上的控制器,小声说道:“没错,总监控室就在第五层。”
  可谁想到,此时孟俊和两个头有白发,年约六十上下的老者一起,正在监控室里!一个脸似枯树,一个脖子肥粗,但都喜欢斜着眼睛看人。
  “孟老板,此人能阻挡我我师侄乱尘的‘残血黑鹤’,身上必有灵符护身。”枯树脸先说话了。
  “惑里先生说得是!道术一路我实在不懂,全凭老先生吩咐。”孟俊回道。
  “他惑里说的是!我惑外说的就不是吗?”肥脖子支着嗓子叫道。
  “哪里哪里,您说的也是……”孟俊一脸陪笑道。
  门外,放倒两个守卫后,申刻三人听的是一脸无奈,一是印证了劣茅山一派不分场合的窝里斗,二是来人竟然是“惑”字辈中最难应付的惑里和惑外,那么恐怕惑非和惑人也在附近。四个老东西要是聚到一起,还真不好对付。
  “二位师伯,你们看,那个易容的人将我踢飞那招,我看的眼熟,后来细想,竟是‘龙破风云’!”说话的正是看穿莫一笑的乱土,一脸的惨白。
  “嗯……”惑里和惑外一听,突然都蔫了,因为他们都想到一件事:龙不惊的朋友……
  依旧是劣茅山熟悉的气质:欺软怕硬!
  “不怕,我带了四把‘白骨厉魂幡’,一定能收拾的了他们……”惑里说着,惑外也忙点点头。
  申刻听到,霎时间怒火中烧!他拉过莫一笑和杜鸿辰,低声说道:“不偷了!直接打!那‘白骨厉魂幡’是要用活人服用剧毒后在痛至极致的情况下活取人头骨制成,百人制一幡,四把幡就是要虐杀四百人!这样的人渣留着干什么!”
  莫一笑一把抓住申刻的手臂说道:“小心背锅!”
  “好!”申刻低吼一声,“开八级战力,断他们骨头!”说罢,一脚踢开了监控室的大门,却是莫一笑二人一脸欣慰地先一步冲了进去!
  监控室不大,不过七个人,却只有一个是普通保安。莫一笑和杜鸿辰相视一眼,全都暗吃了一惊:屋里除了孟俊、惑里、惑外,瘫坐着乱土以外,竟然有一个认识的人在压住呼吸,之前都没有察觉!这人是赫赫有名的佛国拳王:乍仑。此人三十岁上下,一身的腱子肉,泰拳技术顶级!而且经过长期古泰拳的训练,可谓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
  孟俊反应快,直接一句:“杀了他们,‘冰迷乐’,多少都有!”
  莫一笑心中暗叹:可惜,是个“瘾君子”!身形却不迟疑,和杜鸿辰二人立刻运转真气至全身,两人骨节都发出“啪啪”的声音。
  转眼间申刻对上了惑里,莫一笑对上了惑外,杜鸿辰对上了乍仑,屋里一片拳脚狂攻的景象。
  由于是突袭,屋内只有一把白骨厉魂幡。惑里老头拿在手中晃动,一股夹着黑丝的青烟迅速喷出。申刻立刻从腰间抽出一物狂舞,发出阵阵金红相间的光圈,正是那柄“碎魔钉”!有了碎魔钉金红光的克制,白骨厉魂幡喷出的青烟很快就消散掉了。惑里老头挥动幡杆,一条由烟雾组成的巨蟒探出头来,冒着青光的双眼凶态毕露。而申刻挥动碎魔钉直击蟒头。“嘭!”蟒头被打散,半天才勉强聚成,又是“嘭”的一声,打得惑里老头一脸无奈。
  那边莫一笑操心最多。先是一堆飞镖射出,一把扎在保安胳膊上,两把扎在了孟俊的大腿上,还有连续三把直接射向乱土的脑袋。乱土躲过了前两把,却被第三把削掉了鼻头,弄得他血如泉涌,止都止不住!可怜的乱土,断了的肋骨还没长好呢。
  然而惑外到底是老江湖,脖子虽肥却是剑法灵活,“灵蛇吐信”、“长蛇远击”、“惊蛇甩尾”……一套《灵蛇剑法》舞得是既刁钻又轻快,不但挡掉了莫一笑两把飞镖,更封住了莫一笑的两柄短剑!“叮叮……当当……”几下击打,竟把莫一笑逼退了三步!
  而那边,杜鸿辰也一时没了办法,只能与乍仑硬碰硬了!泰拳,俗称“八肢”,是包括拳、脚、膝、肘八个部位的攻击,变化灵活,凶狠迅猛。而杜鸿辰真气激荡,一组咏春拳更是打的风雷四起,令人咋舌。两人硬拳对硬腿,硬腿磕硬拳,不仅是武功的较量,更是好胜心的比拼!
  就在申刻与惑里相抗之际,突然甩出四道锁魅符,口中念念有词。四道灵符悬在半空,幻化出一道圆门,竟然一时间将惑里和烟雾大蟒定住了!“换!”申刻一声低喝,莫一笑立刻领会,与申刻交换战场!
  莫一笑身边突然出现一团火球,护着莫一笑的身形,和莫一笑一起冲杀过来。惑里着急,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出去,解了灵符的封印,却也不小心喷在了烟雾大蟒的身上,一时间那蟒竟然像喝醉了一样,慢悠悠晃了起来。而这速度哪里能应付的了莫一笑,一时间老惑里被两柄短剑逼了个手忙脚乱!还得小心别让火球燎了白骨厉魂幡。
  那边惑外也不好过。他的剑法本是轻灵一派,没想到对面的人手下更是轻灵!他会打穴,对方也会!他会突进,对方也会!不但会,而且更强!半天了,自己的剑和对方的碎魔钉连嘭还都没碰一下,而自己的膻中穴、太阳穴、天宗穴却已几次被差点扎中!就在他烦闷之时,突然听到惑里一声怪叫,原来是莫一笑突然收起短剑,双手回圆操纵火球,一变十二连射厉魂幡。那白骨厉魂幡,着了!
  惑里忙着灭火,莫一笑见势立刻闪到申刻身边,低喝一声:“封他!”申刻心领神会,突然收起碎魔钉,一伸手要去抢惑外的宝剑!惑外正在焦躁,被申刻这不明所以的一招一惊,宝剑一撤,正好被两柄短剑夹住,一不留神,脱手了!还没等他反应夺回宝剑,突然感觉左右膝盖同时一疼,原来是被莫一笑与申刻同时踢中。接着是左右腰,左右肩,左右耳!四次八脚,连踢就在电光火石间!不仅是速度快,关键是力道准!让人避无可避,无处卸力,只能干挨!就在左右耳被踢中时,惑外终于七窍喷血,昏了!
  “再封!”这次是申刻的一声低喝,惑里的左右膝、左右耳连续被踢,不由地“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而后一个金晃晃的东西直扎自己的气海穴,是碎魔钉!自己几十年功力,废了……
  申刻再回头时,只见杜鸿辰忍住挨了乍仑车轮般的双脚双膝,硬是冲进乍仑怀内,左手一把抓住乍仑的右手腕,对着他的左手腕按了过去,同时用力将乍仑向后推,推的乍仑的身体都倾斜了。乍仑一见这情形,手被抓住,距离太近,脚起不来,突然一咬牙一脑门向着杜鸿辰就撞了过去!杜鸿辰眼快忙低下头,“嘭”的一声,正好被乍仑撞在了头顶!乍仑撞了个眼冒金星却不敢松懈,咬紧牙关又撞了一次!这次杜鸿辰也咬紧了牙,竟然把头又探前了一步!“嘭!”乍仑彻底蒙了。只听杜鸿辰低吼了一声:“桥入三关任我打!”右手握拳如下冰雹一般对着乍仑狂砸!还砸得极有章法:一拳肋下、一拳右脸、一拳肋下、一拳右脸……始终保证拳头只重复落在两个地方。三十秒内,六十拳完成!乍仑一身的腱子肉,瘫了。
  “走!”申刻此时已冷静了下来,一声低吼三人转身向门外跑去。迎面冲过来十几个保安,皆被一拳一脚统统撂倒。孟俊此刻心里依旧在骂娘:这帮蠢货,怎么让这三个人从一楼上来的!
  林心儿此刻在楼顶,眼泪早就没了。她死死盯着显示屏,心中暗想:原来之前真的只是比武而已呀!
  “嗖——”,一支利箭回射而来,后带长绳,申刻他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