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外省教师 > 第五十八章 疑神疑鬼

  令夏天阳暗暗称赞的是,在期末考试中,赵嫦的成绩竟然名列前茅!反而原来成绩斐然的黎友信却是一般。
  夏天阳想了解赵嫦的全部成绩,找到班主任蔡其光。
  蔡其光抖了抖嘴,露出笑容,算是和夏天阳打了招呼。这种神态对自己,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我想看看赵嫦的全科成绩。”夏天阳冲着他也笑着。
  “嗯?”蔡其光可能疑惑夏天阳怎么这么关心她。
  “她是赵弋戈的亲戚,我和赵嫦之间有约定的。”夏天阳只好这样说。
  赵弋戈的名字还是有点触动了他,他恢复了本来面目,沉着脸把成绩表交给他。
  赵嫦全班第一名,这个分数在全年级也可以排在前列,而黎友信下落到第十名。
  夏天阳把黎友信叫到了教学楼后面的果树下,两人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上次你找我时就在这个地方,现在感觉怎么样?”夏天阳故意这么问他。
  黎友信低着头,双手不安地搓来搓去。
  “不知为什么,就是静不下心来。”黎友信轻叹一口气。
  “现在人家学习这么好,这说明什么?”夏天阳看着他不安的神色,“只能说明之前是你影响了她。”
  说了这句夏天阳有些后悔,无异于拨开了他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
  黎友信面如死灰。
  “放下吧,你还小,没什么放不下的,再说,不能以一时成败论英雄。暑假期间好好调整一下。”夏天阳抚慰了一下他。
  黎友信点点头。
  “黎友丽那么大的压力,都挺过来了,成绩也很不错,假期呢,多帮帮她。你呢,也得向她好好学学。”夏天阳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一种加油打气。
  “夏老师,您放心,我会的。”黎友信顿时回归了自信。
  夏天阳心中有个结,就是自己的工作问题,他准备找冼星球直接了当的问他,但教导主任李尚新告诉他,校长去县城开会去了。
  这让夏天阳心中很是不爽。
  “看你这贱兮兮的样子。没说就是下学期继续教,你还把头伸过去让校长砍啊。”赵弋戈叉开大拇指和食指,在他两个嘴角往上一提,苦着脸的夏天阳就呈现一幅笑容。
  心神不宁之时,听到什么都觉得有道理。
  回想在闻道中学的一年里,只求问心无愧,何来这种不自信之心呢?
  夏天阳当初之所以选择这个职业,就是觉得校园这个地方纯净,然后摊开地图,在经济发达的三角洲边,看中了这个小县城,果断地划了一个圈,然后,拒绝了亲朋好友赠送的财物,随身只带了去程的路费和生活费。坚决不给自己留退路,背水一战。他不相信,堂堂的七尺男儿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地方。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他甚至怀疑,现在自己只剩下一个躯壳,然后把自己蜷缩在躯壳里,拖着四处游荡。
  回想起在闻道中学的一年里,不敢说全力以赴,至少没有毁誉教师这个职业。
  自己怎么会瞻前顾后,疑神疑鬼了呢?
  他扭头看着赵氏公主,觉得自己很是坏坏地笑了一下。
  “看你这笑,就没怀好意,想什么美事呢?你是不是想甩开此时站在你身边的这个娘们,是吧?”赵弋戈又施展了耳边按摩手法。
  知夫莫若妻,夏天阳就是这么想的,如果不是他的丫头,自己早就像刘晓梅一样,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这个恶婆娘,想抹杀亲夫啊。”夏天阳故意嗷嗷叫着。
  “你们俩是在驯妻呢,还是在驯夫?”
  听到声音,夏天阳和赵弋戈同时吓了一跳,回头看时,却见单纯站在门口,捂着嘴偷笑。
  夏天阳站起身来,抹了抹有点凌乱的鬓角。
  “我们玩个小游戏,嗯,小游戏。你怎么来了呢?”夏天阳挺直了腰板,赵弋戈挽住了他的胳膊,似在挽救刚才的“不雅”动作。
  单纯又噗嗤笑了一下,说:“感谢你这个媒婆来了。我们家老潘以为你放假了回老家,叮嘱我带点当地的特产给你带回去。”
  “这么快老潘就成了你们家的啦?这个老潘还挺快的啊。”夏天阳与赵弋戈相视一笑。
  单纯有点羞涩,呵呵笑着,把手里一袋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举起手,做了一个招财猫的手势,“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
  夏天阳待她出门后,过去打开袋中的东西看了看,然后一拍手掌,说:“有了。”
  “什么有了?”赵弋戈探着头看了一下袋中的东西。
  “去看你妈我丈母娘的东西有了,我正发愁呢。”夏天阳眉开眼笑。
  “看你抠门的劲,谁稀罕你的东西啊?”赵弋戈粉拳擂了他一下。
  这时,隔壁的田侃侃的声音传了过来。
  “看你抠门的劲,来我这儿也没说带点东西给我,给别人倒是大方。”
  “你这个酸劲!这是老潘买的,有本事你找他要去。”单纯回敬了一下田侃侃。
  夏天阳和赵弋戈听了哈哈大笑。
  暑假时间较长,外省教师们正在打点行装,准备回家,猴子不见了踪影,大概又揣着全部资产去了茜茜公主那儿享受盘剥了。
  周小强咪咪着脸,看着大家忙里忙外,蔡婷兰在帮他洗洗涮涮,晾晒衣服被子。
  “你怎么不过去搭把手呢?”夏天阳看着蔡婷兰跑进跑出忙碌着,问周小强。
  “她愿意就让她弄去。”周小强一副罗汉样。
  “我可告诉你,她学习可是下降了。”夏天阳提醒他。
  “她说读完初中就不读了。”周小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不读了?她本来学习挺好的啊,不读了,去干嘛?难不齐嫁给你啊。”夏天阳惋惜。
  周小强变成了弥勒佛的模样。
  夏天阳看看蔡婷兰,又审视了一下周小强,他很是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再给自己演双簧呢?
  “咸吃萝卜淡操心,自己心里一窝草,还去管别人一颗蒜。”赵弋戈拉着脸。
  “她是我的学生呢,只是觉得可惜。”夏天阳一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神色。
  “就你是救世主!你前前后后有一两百学生呢,你管得过来吗。再说,现在的人,连父母的话都不听,还会听你叨叨,按照你说的方式生活啊。”赵弋戈一阵噼里啪啦。
  夏天阳摇摇头。
  “走吧。”
  “去哪儿?”赵弋戈问。
  “去你家啊,东西不是有了么。你不愿意啊?”夏天阳狐疑。
  “我有点发怵呢。”赵弋戈面有难色。
  “上次你妈说过的,你怕什么?”夏天阳提醒她。
  “那只是客套话,你还当真呢。”赵弋戈还在迟疑。
  “我当然要当真,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夏天阳不无得意。
  “你就是头驴,看着坡就下。”
  “哼,我这样免费的壮劳力长工,你们家去哪儿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