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年封之双蝶怨 > 一百二十九 真的心动了
班长忽然听到王闪闪说她跟陈十一很是相亲相爱,不由得一愣,道;“闪闪姐,我们没有……恋爱呀?”
  
  她的话音刚落,对面那两个女生,一个张小艳,一个叫李小鹿,道;“班长,现在学校都知道你们两个是……那个关系啊。”
  
  班长很是无辜的道;“可是我们真的没有恋爱啊。”
  
  王闪闪道;“燕敏,咱们两个也算是朋友了吧,你还瞒我啊?”
  
  班长道;“我说的是真的啊。”
  
  王闪闪道;“好吧,你不想说就算了,但是我知道陈十一爱你爱得很深很深,你在他心的位置应该说是无可比拟的重要吧。”
  
  班长瞪着王闪闪道;“你说……什么?十一他爱我……?”
  
  王闪闪看着班长的表情,有点气笑了,真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说不知道,不过,这也太能演了吧?“你……不会连这也不知道吧?”
  
  班长摇头。
  
  “好吧”王闪闪叹了口气道;“你可能真的是不知道,但是……陈十一是真的爱你爱的很深很深,我要是有这么一个爱我的男朋友,那我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
  
  班长拉住王闪闪的手道;“闪闪姐,你怎么知道他爱我啊?你给我说一说,我……也想知道……”
  
  张小艳和李小鹿一听,有八卦听,连忙一人端了一个凳子凑了过来道;“是啊是啊,闪闪姐,你就说说吧,我们也想听听,学习学习。”
  
  王闪闪想了想,笑了下道;“好吧,燕敏,我不知道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你知道我们上一次从东山是怎么回去的吗?”
  
  班长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好像真的没有问。至从我睡了过去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王闪闪叹了口气,抬头望着虚无,好像是又回到了那个危险而又紧急,惊心动魄却又温情款款的时刻;“你睡过去之后,是陈十一马上抱起了你,然后大家乘机往回跑,……”
  
  王闪闪用很细腻的词语轻轻的,却又是那样深情的将那件事的整个过程讲了一遍,她能感觉到,随着她的话语,班长抓着的她的手也是越来越用力了。
  
  “他将你抱得是那样的紧,我们用了很大的力气,也不能将他的胳膊……掰开,我知道,那个时候的他已差不多将自己累到鬼门关了,或许他的心里还有一丝睛明,那正是对你深深的爱,也正是对你如许深的爱支持着他跑了回来,将你带到了安全的地方,可是他自己却已快不行了。”
  
  “我动用了我全部的所学帮他,还算好,也是他的功力深厚吧,他终于先是软了下来,我们才能将你和他分开,他也慢慢的好了起来,当他能说话的时候,你知道吗?他说的第一句话是;班长,我不能让你死,我不能……那一刻,车上大部分的同学都感动的哭了……”
  
  王闪闪说到这里的时候,转过脸看着班长,只见她的眼光也正直直的盯着一某一处,但是却已泪流了满面,而对面那两个女生也感动的稀里哗啦,满脸泪花。
  
  “真的,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男生会爱一个女生爱到这种程度,他早已将那个女生捧到了比自己的生命高得多的位置,”王闪闪唏嘘道;“一个女生可能这一生会遇到很多爱自己的男生,但是能爱到这种程度的,或许是许许多多的女生一生也不会遇到的吧。燕敏,你要珍惜啊,当一个男生将你看得比他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时候,你就不要错过了,因为那种爱就像是钻石,流星,彩虹,虽然美丽,却很短,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或许以后都不会出现了,如果你没抓住,真的错过,或许会遗憾一生吧……”
  
  好一会儿,班长将头轻轻的伏在王闪闪的肩上,难以忍受的抽泣了起来,王闪闪伸出胳膊轻轻的揽往了班长,嘴角轻轻的扬了一下。
  
  张小艳已被感动的抽泣到哽咽,拉住同样满脸是泪的李小鹿道;“如果小飞对我有这样一半好,我就会毫不迟疑的嫁给他。”“嗯嗯”李小鹿道;“我也是,如果贺大明也这样的爱我,我也会马上嫁给他。”
  
  班长的泪湿透了王闪闪的肩,她是一个极聪明的女孩儿,但是这半年以来,她和陈十一的相处,陈十一对她一次次的相救,一次次危险之中的顶立的支挣,使她已完完全全的将他当成了她的靠山,这已成了习惯,她已熟悉了这种相处,虽然她时时刻刻的想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还给陈十一一些什么,那些能让自己心里舒服,但是,她却从来没有认真的思考过两个人现在的关系。
  
  她也没有认真的体会过两个人之的感情,这不知道是不是对感情的迟钝,还是很多很多的先入为主的外在因素使然,她也从来没有认为两个人现在的相处有什么毛病,有什么不对,是的,她没有想过以后两个人会怎么样,也许会一直这样……
  
  但是现在王闪闪的话却使她不得不正视一下两个人之间的问题,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次又一次的舍命相救,为什么?她以前没有想过,但是现在,或许是该想一下了,为什么?为什么呢?还有最重要的,自己现在对他倒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呢?爱吗?还是……就是友情?
  
  她仔细的想着,多少次,她会忽然觉得两个人很像是某些爱情电影上一样的桥段,那种让人砰然心动的瞬间,就像是……自己最终安心的伏在他的背上进入梦乡一样。
  
  她是什么时候开始是这样的信任这个男生了呢?当那种信任开始的时候,就是爱开始的时候吗?可是,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自己是真的从那个时候就已开始对这个男生有感觉了吗?
  
  这就是悄悄而来的爱吗?
  
  不知道是谁说过,当爱的火苗轻轻的开始燃烧的时候,你或许会不注意,但是当你发现的时候,爱的大火已将两个人全部燃烧。
  
  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存在着真正的爱情,还是这个词语本来就只是文人杜纂出来的,也可能爱情本来就只是只存在于想向之中的东西,但是,如果爱情是真的存在的话,那可能是可以将两个相爱的人燃成灰烬的大火,只有虚假的爱情才会在时间的流逝或是距离的延伸之中悄悄的熄灭。
  
  或许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得到完美的爱情,但是整个人间早已被私欲铺满,纯洁的爱情早已被化成了文字,只能让世人在被尘世浮华伤透的时候,才会将之找出来,看着那虚幻的文字,来抚慰一下自己的心灵,让自己从浮华之中暂时的解脱出来,以便第二天再入尘世。
  
  ***
  
  晚上吃饭的时候,陈十一和轩一南站在楼梯口等着两个人,班长脸上的泪痕早已不见,她满面笑容的盯着陈十一,走过来,然后轻轻的挽往了陈十一的胳膊,并没有说一个字,好像她已做好了随着他走到天涯海角的打算。
  
  轩一南瞪着他们两个,他好像发现他们好像是有一点不一样了,他想问一下班长,忽然王闪闪踢了他一脚,轩一南只好闭了嘴。
  
  VIP餐厅果然很不一样,里边不但装饰的很好,很安静,还放着轻柔的轻音乐,大家都点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吃饭的时候,班长竟然会时不时的笑着看陈十一,而且那眼神很不一样,这不但让轩一南深觉奇怪,就是陈十一都有些心里发毛,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嘴上沾了米颗儿,只有王闪闪知道,这个妮子,这回是真的动了心了,哼哼,只要你动了心,让爱的火苗燃起来,那就将会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看着两个人,只有她的嘴角上翘着,却绝不说。
  
  “哦”班长忽然道;“十一,你不要叫我班长了,明天我们到了人家的班里,你再这样叫我,会让人家误会的。”
  
  陈十一想想也是,到时候,他叫班长,而那个班的班长也会答应,那岂不是尴尬了?“嗯,好的,不过……我该叫你什么?”
  
  班长道;“你就叫我的名子呗,我又不是没名字,你叫我燕敏吧。”
  
  “呃……”陈十一张了张嘴,他从来没有叫过班长的名子,这忽然要叫的时候,还真的是很不习惯,所以张了张嘴,没叫出来,轩一南笑道;“我说,干脆点的,叫师妹也成,要不然就叫敏儿也可以啊,嘿嘿……”
  
  班长瞪了他一眼道;“我们要怎么样叫,要你管?哼。”然后转脸又向陈十一笑道;“要不然你直接拉拉我好了。”
  
  “好吧。”陈十一道;“我只是很少叫你的名子,所以不习惯,我会习惯的。”
  
  “嘻嘻嘻”班长向他笑了笑,然后将一大块肉夹起来放到他的碗里,道;“这个给你。”
  
  “唉,”轩一南看着两个人,重重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酸酸的道;“哎呀,这才真的是恩恩爱爱啊,谁来这样爱我一下哦,哪怕一下呢。”说着,他斜眼深深的看了王闪闪一眼。
  
  王闪闪冷笑道;“姓轩的,你说什么疯凉话,你不是有一打的妹子追吗?”然后夹了块带皮肉,将瘦的部分吃了之后,将肥的带皮扔到轩一南的碗里,“吃去。”
  
  轩一南自嘲的笑了下道;“好,你就算是喂狗扔错了地方,我也不会嫌弃。”说着,真的夹起来,放到嘴里吃的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