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亘古大帝 > 第一百二十一章:疗伤

  第一百二十一章:疗伤
  第二天,林逍出现在京华市郊,一个特别幽静的院落,正是苏媚儿暂时居住的地方。
  为了能够帮助女儿恢复,苏闻听从医生的吩咐,将女儿带到这里。
  “看来苏媚儿的家人还是特别关心他的!”林逍一声轻叹,原来在这院子的四周足足隐匿着十几个皇境武者,在凤城,甚至阳城,林逍也见过很多的商贾大亨,可却都没有这样的手笔,由此可见,苏家的家世也是非同一般。
  巧妙的避过那些隐匿在暗中的护卫,林逍翻身跃上围墙,远远的,林逍向着屋内看去,却发现苏媚儿的床前还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虽然神色有些憔悴,但是目光中却是透露出一股睿智,这个人应该就是苏媚儿的父亲苏闻。
  躲在一处黑暗的角落里,林逍将神识散布出去,现在苏媚儿的父亲在,他一时倒是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进去。
  “诶!”轻轻的帮女孩掖起被角,苏闻一声轻叹,缓缓的站起身来,而后悄悄的从苏媚儿的卧室走了出去。
  神识感知到苏闻进入了另外一个房间,林逍又等了一会儿,直到那个房间传出了轻微的鼾声,林逍这才如狸猫一般轻灵的向着房门的位置走去,手掌印在房门上,控制真元从内将房门打开,而后,林逍的身体就如一缕黑烟一般闪身进入到客厅内。
  林逍没有先进入苏媚儿的房间,而是先进的苏闻的卧室,点了苏闻的睡穴之后,林逍这才从他的房间退了出来,他可不想帮助苏媚儿疗伤的时候,他的父亲突然闯进来。
  要知道,疗伤的时候被人打断可是大忌,不但对受伤者有危险,疗伤的人也非常有可能会因此走火入魔。
  看着苏媚儿鬓角那飘散的几丝秀发,而睡梦中的她居然还在轻轻的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林逍的心里顿时感觉有些酸酸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如果当初不是他伤了那张家的大少,苏媚儿也不会遭到报复,林逍越发的感觉到惭愧。
  “诶!”
  林逍轻轻的叹息一声,更是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苏媚儿的病治好。
  两指轻轻的按在苏媚儿的脉搏上,一条如游丝一般的真元缓缓的进入到苏媚儿的经脉,林逍闭上双眼,正在帮苏媚儿寻找病根。
  渐渐的,林逍皱起眉头,而他的表情却也在一瞬间凝固了。
  林逍终于找到了苏媚儿失忆的病因,大脑的几条经脉居然断裂,记忆中枢完全破损,林逍心头的杀机顿时涌起,“张家,真是该死,怎么能对一个女孩下这么重的手,张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呼!”
  林逍轻轻的吐出一口胸口的浊气,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而后从口袋里将银针取了出来,解开苏媚儿的文胸,手里的银针化作一道残影封住胸口的各大穴位,最后将苏媚儿扶起,二人对坐一处,将体内的精元传递到苏媚儿的体内,开始修复她那破损的经脉。
  时间在漫长的疗伤中流逝,随着苏媚儿脑部经脉被渐渐的修复,林逍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整整两个小时,苏媚儿的脑部经脉才被修复一半左右,这还是林逍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归元七重境,否则,以如此的精元消耗,不要说救好苏媚儿,这两个小时就足够林逍精元耗尽而亡了。
  林逍在这边给苏媚儿疗伤,而京华市区,张家的某处府邸内,张青的父亲正与一青年对站在一起。
  “这事情你们可有把握?”张青父亲皱着眉头,对前面的一个青年问道。
  “二伯,您就放心好了,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三天之内,我敢保证送上林逍的脑袋!”
  “那好吧,小云,如果你能将这件事情做好,二叔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嘿嘿!那就谢谢二叔了!”张云一脸的得色,这一次,他找的可是五湖帮的大公子,而且,那个人还带了一个隐世宗门高手,据说实力强横,斩杀宗师强者不再话下,虽然那林逍简直可以称之为妖孽,但毕竟只是宗师之境。
  而现在张家的三代中,张青已经成了植物人,那么最有竞争力的就剩下张平、张部、还有他张云,一旦他能够将这件任务完成了,他在张家的三代中地位就可以扶摇直上,一想到这些张云怎能不开心。
  “二叔!”
  “怎么?还有事吗?”张青皱了皱眉。
  “二叔,我和您说的那件事您还没有同意呢!”
  “就按照你说的做好了,反正现在小青已经成了植物人,他们想搞那苏媚儿就让他们去搞好了,只不过,这事情你一定要谨慎,千万不能让苏家的人知道是你做的!”
  “嘿嘿!二叔,你放心好了,我一切都已经安排妥了!”张云又是一声怪笑,而后快速的从府邸中走了出去。
  ——
  三个小时过去了,林逍的脸色变得越发的苍白,豆大的汗珠已经打湿了床单,可是,这个时候林逍却不敢休息一会儿,因为一旦他停下来,不但前功尽弃,而且,后面的要帮他疗伤会变得更加的困难。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林逍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了。虽然感觉到体内的真元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但是林逍却还必须坚持下来。尽管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很可能同样被废,可是他已经没有选择。
  虽然林逍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但是反观苏媚儿的脸上,此刻却是出现了一丝享受的感觉,精元游走于她身体的每一条脉络,在帮她修复着大脑经脉的同时,林逍还在帮她清除着其他经脉中的杂质。
  终于,又过了半个小时,苏媚儿所有受损的经脉都已经修复完毕,只剩下最后一道记忆中枢,林逍的脸上露出一丝毅然决然之色,猛然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强行灌注了最后一丝真元。又是半个小时过去,林逍修复完苏媚儿体内最后一处的伤势,再也忍不住,一下就扑倒在了苏媚儿的怀里,与苏媚儿相拥在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