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七十八章 又被坑了
    另一边西伯侯姬昌被赦免,自也不敢多停留过上一夜,只恨不能立刻返回西岐。
  
      因为明显眼下东伯侯南伯侯既已被诛杀,很快东南四百路诸侯必反,而兵寇朝歌南面三山关,与东面游魂关。
  
      那时其西伯侯自就无须再忌惮帝辛倾兵而伐西岐,只需坐看东南四百诸侯与帝辛相争,而慢慢消耗朝歌实力,待时机成熟,其西伯侯只需振臂一呼。
  
      于是干脆直接丝毫不停留,随七王而出朝歌,一路至西门外长亭。
  
      却见朝中百官却也已在等待,当然所谓百官明显都是其西岐之人,或者准西岐之人。
  
      可谓此时其西伯侯即将龙归大海,当然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凤归大海,却是大商为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其西岐则为凤鸣岐山,而生圣主,其西伯侯更有四乳圣人之象。
  
      帝辛自也忍不住疑惑过,若说大商的图腾为玄鸟,西周的图腾自可说是凤,那么后世所谓龙之传人,又是从何而来?
  
      却是明显所有人都是来露脸的,或者认一下其这位西伯侯,但见冀州候苏沪之子苏全忠同样在列,自也包括北伯侯之子崇应彪。
  
      但只多了两个不太和谐的人,可谓疑似帝辛内应的伯夷叔齐两为大贤,结果却就让气氛有些诡异了。
  
      却是在两人面前,若说大商君主几句什么倒是无妨,毕竟也可以称直臣嘛,抱怨两句自没有什么,但谁还敢再说出向西伯侯表忠心的话?
  
      当然若是以前,或许还真有人敢,但眼下四大诸侯刚被诛杀其二,一被枭首,一被醢杀,就连越位求情的两名镇殿将军都被乱刀剁碎,自就是振国武成王也不得不慎言了。
  
      结果王叔比干默言,西伯侯姬昌也不禁无语,自知道两位大贤之名,简直就是锅里的苍蝇,有两人在,眼下谁还敢乱说话?
  
      而之前当两人面所言明显也是有些过了,反应过来也不禁一阵后怕,但看王叔比干同样不避讳的开口,才让其稍微安心些。
  
      但不想两人竟又默默的跟了来。
  
      结果就是,竟连王叔比干也开始沉默不说话了,最后只能排王叔比干之后的微子神色一动,而不得不出头,代表说些什么。
  
      在所谓百官静寂下,举樽而言。
  
      “今日贤侯归国,不才等具有水酒一杯,一来为君侯劳饯,且有一言奉渎。”
  
      西伯侯姬昌也赶忙恭敬相请。
  
      “姬昌愿闻。”
  
      只见相貌跟比干很像的微子,也是不由眸光一闪。
  
      “虽然陛下有负贤侯,但还是望贤候能念先君之德,而不失臣节,妄生异端;则我等幸甚,万民幸甚。”
  
      陛下有负贤候!
  
      所有人都是不言,伯夷叔齐两人同样是不言,但只静静的听着,反正背地里已不知听过多少这样的话,也是听习惯了。只是一众人暂时被帝辛的杀意所震慑,而都不禁有所顾忌。
  
      西伯侯同样不动声色的心中一动,如此七王(伯夷叔齐或许除外)既是言那帝辛有负孤,当是已心向孤西岐。
  
      于是便也举杯怅然开口。
  
      “姬昌自感陛下赦罪之恩,蒙列位再生之德,姬昌虽没卤、不能报陛下之德,又岂敢有他意?”
  
      话毕直接将樽中酒一饮而尽,却纵不能畅言,但看朝歌百官,包括七王都尽来相送,却还是忍不住心中大快;不想朝歌之行不仅躲过七年之难,更还收朝歌百官之心。
  
      天数在我西岐,更有奇人张辛,与那学道四十年的姜子牙相助,可谓朝歌百官所向,便仿佛已然是看到未来大势。
  
      西岐大军兵发朝歌,取商而代之,其西伯侯姬昌建立西周王业的一日,但只却看不到已经到来的真正大世。
  
      结果其西伯侯不仅有圣人之象四乳之名,更同样天下尽知其量大,有百林之饮,后世话说便既是海量。
  
      却是本不可能轻易饮醉,但不知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知己到来言不尽,竟还是不小心给喝多了。
  
      当然就只有崇应彪知道,是自己不动声色暗中给下的药,父亲已经吩咐,哪能叫你姬昌轻易离开朝歌……
  
      而也同样有人想灌醉伯夷叔齐两位大贤,然后好说些不敢说的话,但可惜两哥们却不喝酒,人就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
  
      最后就是反而西伯侯姬昌演啊演的,竟把自己给真演醉了。
  
      结果不想正欢饮之时,三骑突然便自朝歌而来,但见正是朝歌大名鼎鼎的佞臣姜子牙、费仲,以及小人尤浑三人。
  
      瞬间欢饮便就不由戛然而止。
  
      可谓帝辛心腹的三大佞臣到此,又还能有何好事?
  
      王叔比干眼看西伯侯明显已经喝多,干脆便无声抽身而退,谁知自己那位狠辣冷酷的侄子又有何阴谋?
  
      且还是退去的安全,若能让其再将西伯侯姬昌诛杀,却就更好,待时朝歌三面临敌,自己同样有机会。
  
      而王叔比干退,微子、箕子、微子启、微子衍、同样也都跟着退,伯夷叔齐两人也是紧跟。
  
      结果就是振国武成王黄飞虎见此,也都不敢当姜子牙面跟西伯侯告个别,苏全忠更吭都不敢吭。
  
      就在西伯侯姬昌看到姜子牙,也是不由一喜,而晕乎乎开口的同时,所有人也都悄无声息而退。
  
      “姬昌有何能,敢劳首相,与二位大夫,荷蒙远饯?”
  
      却虽是有些晕乎,但总还算清醒,记得姜子牙已是投效自己,既然跟着前来,便当是无碍;而尤浑自也是有了下大夫之身,自可称为大夫。
  
      但见费仲同样不动声色。
  
      “闻贤侯荣归,仲特来饯别,有事来迟,望乞恕罪。另敢请问贤侯!仲尝闻贤侯能演先天数,其应果否无差?”
  
      却纵有些晕乎,可西伯侯心中还是不由一动,这费仲难道是要我为其算命?既是与姜子牙同来,想或许亦可像姜子牙一般投我西岐,我便且与其一算。
  
      于是便也清一清,而开口。
  
      “阴阳之理,自有定数,岂得无准?但人能反此,以作善趋避之,亦能逃越。”
  
      我可以算到你未来之命,但我也可以帮你改命,只有我西伯侯姬昌能为你改命。
  
      而果然费仲闻听不由就是眼睛一亮,直接便即郑重一稽首。
  
      “仲亦求贤候一数,且看仲终身如何?”
  
      瞬间西伯侯姬昌心中就是不由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