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的菜刀 > 第三章 很多的圈圈

      张七月低眉不语,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问道:“小二哥可知官府是如何调查的?”
  
      伙计憨厚笑道:“客官说笑了,我一个饭铺伙计,如何能知晓这种事。”
  
      张七月点点头,“那打扰小二哥了,你忙吧。”
  
      “客官客气了,您慢用。”伙计摆好菜,便退了下去。
  
      张七月沉思片刻,对周暖暖问道:“沉香居在这里有分店吗?”
  
      周暖暖轻轻摇头:“并无。怎么,你要管这件事?”见他这样,周暖暖自然明白他的心思。
  
      张七月微笑道:“忘记告诉你,老头子这半年给我布置的功课里,就有‘多管闲事’这一样。”
  
      周暖暖问道:“你师傅不说,你就不管了?”
  
      张七月笑道:“怎么可能,我只是想把锅甩给老头子。万一弄巧成拙,也有他一部分责任嘛。来,吃饭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胡搞。”
  
      说罢抓起筷子开始乱夹。
  
      周暖暖露出会心笑容,拿起筷子同吃起来。
  
      “有什么计划?”她夹起一片素炒莴笋问道。
  
      张七月满嘴是菜,含糊不清道:“先想办法问明消息再说。”
  
      周暖暖不再说话,专心吃饭。
  
      两人心头有事,便吃的很快,不过片刻时间,张七月就抹抹嘴表示吃好了。
  
      周暖暖也停止用餐,起身道:“走吧。”
  
      张七月客套道:“不急,你吃饱再说,不差这点工夫。”
  
      周暖暖斜眼道:“你这饭桶都吃饱了,我哪会不饱?”
  
      张七月讪笑一声,与周暖暖离开饭馆。
  
      “去哪?”周暖暖出门便问道。
  
      “陈府。”张七月叹了口气:“我们人生地不熟,还能去哪,只能自投罗网了。”
  
      周暖暖点点头。
  
      两人找路人略作打听,便已弄清陈府所在。
  
      不久便走到陈府门前,想到刚刚路人听到“陈尽欢”这个名字时,脸上露出的恭敬神色,张七月赞叹道:“没想到老头子给我介绍的朋友,还挺有名的嘛。”
  
      周暖暖看着眼前雕梁画栋的府邸,眼中露出异色,“没想到你要找的陈尽欢,居然是青州府尹之子。”
  
      张七月戏谑道:“刚刚你还骂他爹是个废物,怎么,这会又怕了?”
  
      “谁怕了?”周暖暖不屑道:“府尹算什么,更大的官我也见过。不能尽职的府尹,不就是废物么?”
  
      张七月笑了笑,也不与她争执,走到门口两名护卫近旁,朗声道:“两位大哥,在下有要紧事找陈尽欢,烦请通秉。”
  
      左侧护卫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公子一早便出门了,请稍后再来拜访。”
  
      “那府尹大人呢?”
  
      “这个时辰大人自是在府衙,如何会在府中?”
  
      “那此时陈府何人主事?”
  
      护卫不耐烦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问东问西?”
  
      “哼!”周暖暖俏脸一寒,筑基期灵气逸散而出,轻喝一声:“叫你们管家出来!”
  
      两名护卫顿时大惊,暗道这女娃好高深的修为!
  
      右侧护卫脸上惊疑不定道:“两位稍等,我去请管家。”随即匆匆入府而去。
  
      周暖暖看着张七月,不满道:“与他们废什么话!”
  
      张七月啼笑皆非道:“看门护院本是他俩的职责,为难他们作甚。”
  
      周暖暖白了他一眼,“你倒是大度。”
  
      张七月摇头笑道:“我老头子最烦仗势欺人之辈,我自小与他一起,早习惯了。何况,欺负他俩又没什么成就感。”
  
      周暖暖虽有些小脾气,却非刁蛮任性之辈,脸色缓和道:“也对。”
  
      不多时,护卫陪同一位身着锦袍,精神矍铄的老人走了出来。
  
      老人对张七月二人执礼笑道:“老夫陈醉,现任陈府管家。不知两位贵客造访,有失远迎,还请贵客入府一叙。”
  
      张七月礼貌道:“不必了陈管家,既然你家公子不在,我就不进去了。找您出来,只是想打听一些事。”
  
      陈醉彬彬有礼道:“敢问公子姓名。”
  
      “张七月。”
  
      “张公子请说。”
  
      “据闻近日青州附近幼童失踪之事频发,我想了解一些有用的信息,或许可以帮上点忙。”
  
      陈醉沉吟片刻,道:“我家老爷也一直为此事焦头烂额,只是确实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这凶徒作案地点毫无规律可循,针对目标亦是散乱,失踪孩童所在家庭富贫掺杂,作案时间也很随机。据老爷推测,凶徒应是极为擅长隐匿的修行者团伙,人数至少有三人以上。除此以外,小老儿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张七月点点头,说道:“陈管家可知,城中哪里有青豹会据点?”
  
      陈醉说道:“傅玄街中段有家‘青山书馆’,那里便是。不过青豹会似乎也无头绪,张公子怕是会白跑一趟。”
  
      “这歹人如此厉害?”张七月皱眉道。
  
      陈醉苦笑道:“的确如此。”
  
      张七月思考片刻,说道:“我还是想去问问,陈管家,我就先告辞了。”
  
      “张公子慢走。”
  
      作别陈醉后,两人便赶往青山书馆,傅玄街距离倒是不远,穿过三条街就到了。
  
      两人一进门,张七月便喊道:“问消息。”
  
      一名书生放下手中书卷,从柜台走出, 见礼道:“客人要问何事?”
  
      张七月说道:“你们掌柜在不在?”
  
      “老掌柜刚刚调离,新任掌柜尚未赴任,此处现由小生负责。”
  
      “你是管事?”
  
      “也可以这么说。”
  
      “什么意思?”
  
      书生微笑道:“小生记性较好,不需其他帮手。本店除了掌柜,一直就我一人。虽然小生无管事之职,却行管事之责。”
  
      张七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道:“人才啊!”
  
      “张客卿谬赞了。”书生笑道。
  
      周暖暖奇道:“你认识他?”
  
      书生露出自信笑容:“周二小姐说笑了,若连你们两位沉香居高层我都不识得,我们青豹会还如何做生意?”
  
      “你还有脸得意?”张七月毫不留情地喝斥道:“那幼童失踪案是怎么回事?”
  
      书生默然片刻,歉意道:“此事确实有些丢脸,据收集者回报的信息整理,案发现场没有发现丝毫灵气和妖气的痕迹,亦无法宝灵器的威能残留。因此我们也无头绪。老掌柜走之前已将相关资料呈交上去,但截止到今日,上头依然未有结论下发。”
  
      闻言,张七月陷入沉思,久久不语。
  
      周暖暖亦是很懂事地没有出声打扰。
  
      良久后,张七月问道:“你这应该有全部案发地点的记录吧?最好是配上地图的那种,我对青州附近不是很熟悉。”
  
      “张客卿稍等。”书生转身去了内室。
  
      不久便手执一张宣纸走回,递给张七月道:“图中画圈处便是案发点,红圈为女童,蓝圈为男童,圈内数字为年龄。”
  
      张七月接过,细细看了起来。
  
      周暖暖轻声对书生说道:“这张图多少钱?我们买了。”
  
      书生摇头道:“不过一张副本罢了,便赠与两位。这次我们做的不好,两位若能从中有所发现,也算一份功德。”
  
      顷刻后,张七月将图纸收起,说道:“多谢赠图。”
  
      “小事而已,张客卿不必客气。”
  
      “既然来了,我正好顺便问件事,”张七月正色道,“你们可有'堆雪'的资料?”
  
      书生答道:“小生并未听说过此物。”
  
      “还有你们‘青豹会’不知道的事?”
  
      书生解释道:“张客卿所问之物必然不凡。小生在会内级别较低,所知有限。等新掌柜到任之后,你可问他,或许能有所得。”
  
      张七月有点无奈,问道:“那我问另外一个问题。东岸欧阳家,近两百年来修为最强之人是谁?我要他的完整资料。”
  
      书生恭敬说道:“不能说,不知道。”
  
      “什么意思?”张七月眯起眼睛。
  
      书生很诚实地答道:“上头有令,禁制透露此人信息,所以不能说;小生对此人不过是略知皮毛,只知此人相关信息被列为天级,张客卿问我要完整资料,我只能回答不知道。”
  
      张七月心思急转,而后眼中闪过异彩,嘴角挂起莫名笑容:“有意思。”
  
      “走吧。”他扬手对周暖暖说了一句,转身走向店门。
  
      周暖暖连忙跟上,问道:“我们去哪?”
  
      张七月神秘一笑:“找失踪的小孩去。”
  
      “你知道在哪了?”周暖暖惊喜道。
  
      “也只是猜测,先去碰碰运气吧。”张七月故作高深地回答道。
  
      ......
  
      青州近郊,西部山区。
  
      一位翩翩公子带着书童正行走在一条荆棘密布山谷中。
  
      公子身着一袭丝绸白衫,面如冠玉,剑眉星目。睫毛不经意地闭合间,从眼神中流转出琥珀般的光芒,其举手投足中,尽显世家的雍容华贵。此时公子正看着一副地图皱眉思考,不时往四周看去,似在校对地形。
  
      定睛看去,公子手中地图星罗密布着许多红蓝色墨圈,内置细小数字。
  
      竟然和张七月从书生处得到那副地图一模一样。
  
      公子神情平静,浑身上下纤尘不染。书童却是汗如雨下,不时用袖子擦拭脸部额头,气喘吁吁道:“少爷,你为何非要来这杳无人烟之地,这地方也太难走了。”
  
      公子思考的入神,完全没有听到书童的抱怨,手指虚点各处山峰,口中呢喃不断,正在不停计算。
  
      书童无可奈何,只好一边擦汗一边等待。
  
      不多时,公子算毕,有些满意,脸上露出温和无害的笑容,继续看着图漫不经心道:“阿顺,你刚刚说什么?”
  
      阿顺叹了口气,无奈道:“阿顺想问,公子辛苦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公子将地图展向阿顺,指向图中某处,微笑道:“你看这里,可发现什么了?”
  
      阿顺被无数墨圈和墨线晃的头晕眼花,不禁头痛道:“公子你有话直说,不要考我了,我哪有你半分的聪明。”
  
      公子微笑,“这张图我看了许久,终于找到一处蹊跷。你看啊,”他手指在地图上滑动,“将最外处的墨圈连成圆形,次外处的墨圈再次连为圆形,层层往里依次圆起,最终你说是什么形状?”
  
      阿顺挠了挠头,小心翼翼道:“各种大圆套小圆?”
  
      公子会心一笑,夸赞道:“说的不错,然后你想到了什么?”
  
      阿顺眉毛快要拧出水来,皱着脸说道:“一堆烧饼叠在一起?”
  
      公子叹了口气,手指轻点刚刚指向的位置,耐心道:“所有的圆形的圆心,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