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甲午崛起 > 0062 大嫂干啥
    老夫子看见轩悦萌走神,用戒尺敲了敲桌子,轩悦萌回过神来,看见老夫子正看着自己呢,老老实实的坐好。
  
      他倒不是怕了这老夫子,他是怕了老头等下去跟曾纪泽告状,曾纪泽肯定会跟轩洪涛和轩黄氏说的,等下弄得尽人皆知,那就挺麻烦啦。
  
      再怎么说,哥也是个要面子的嘛。
  
      老夫子:“我听说大家都是有基础的孩子,连最小的悦萌都学过不少字儿,刚才我们学了千字文,回去大家抄写五遍,明天交来,现在大家以劝学为题,写一篇文章,谁先写出来,就可以先放学啦。”
  
      几个孩子抓破了头,他们几人当中,算是李经寿的学问最高,不过李经寿也没有写过文章啊。曾思平就会念两唐诗,成天在轩悦萌面前显摆,其实也不行。
  
      李经寿:“夫子,有限制字数吗?”
  
      夫子想了想,“不限,越多越好。”
  
      其实李经寿是想问最少必须要写几个字?哪个孩子会喜欢越多越好啊?
  
      轩悦萌搜肠刮肚就弄出来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一句,具体出自哪儿,他也记不得啦。
  
      老夫子过来收卷,看了轩悦萌歪七扭八的毛笔字,摇摇头,“人都道汝是神童,言过其实。”
  
      轩悦萌大汗,就这毛笔字,还是他跟着轩悦文学的呢,他以前在现代的小时候也没有上过书法课,长大了也不爱好书法啊,俩月能练成这样,轩悦萌自己已经很满足啦啊!
  
      轩悦萌暗自腹诽:死老头。
  
      轩悦萌再看别人写的字,各个珠圆玉润,的确比自己都要好的多啊,连吴保初,除了他就算吴保初的年纪小,吴保初的字也写的相当不错,轩悦萌这才知道。不是每个战场,他都是赢家。
  
      下了课,李经寿哈哈大笑:“你打架不行,写字也不行。我听说曾叔父让你十岁就中秀才,不然要让思平和你退婚,你就等着退婚吧,大草包!”
  
      李经寿的话,加上小丫头傲娇的眼神和傲娇的表情。让轩悦萌幼小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尼玛了个擦了擦!
  
      比个毛啊,比,比,比!字写的差怎么啦?学问差肿么啦?
  
      曾思平叹口气,“悦萌,你的字儿像是狗爬一样难看。”
  
      周学熙同情的看着轩悦萌:“悦萌,你就只写的出一句话来啊?还是照抄的打油诗。而且,你那个字,真的像是鸡爪一般难看呢。”
  
      吴保初:“悦萌,要是曾家跟你退了婚。你就丢人啦。我爹说,都是男方退女方的婚,还没有听说女方要退男方的婚呢。”
  
      轩悦萌大汗,虽然曾思平,周学熙和吴保初都没有恶意,不过却比李经寿那傲娇的话,傲娇的眼神,傲娇的表情,更伤人的!
  
      轩悦萌暗骂自己被曾纪泽给坑惨了!
  
      其实,轩悦萌并不是很气曾纪泽。轩悦萌了解曾纪泽大概是怎么想的,说是让自己要奋准备科举考试,不然就退婚,轩悦萌认为。这其实只是一个说辞,从曾纪泽将退婚这事,这么快就弄得人人皆知,实际上是在给他自己留一条后路,曾纪泽还是对他跟洋人走的太近,不放心啊。
  
      轩悦萌闷闷不乐的吃罢了晚饭。当然,不是他自己吃,是轩徐氏和花月容给他喂饭,吃完饭,轩悦萌想去找个人帮帮自己,怎么着,也的确是应该先将字儿练的好看一些,这里是古代,又不像是现代,都用电脑或者其他的电子产品,人们连写字的机会都非常少了,练好个签名便可以,在古代,一笔好字,的确还是挺重要的。
  
      轩悦萌为了练字的事儿,先想到了悦文和悦雷,他们两个都是童生,字都写的好,自己还是该去找个人开一开小灶,补一补知识。
  
      想着轩悦文的媳妇轩钱氏最近怀孕了,二哥会比较忙,轩悦萌决定去找自己的那个书痴大哥,大哥除了有点痴痴呆呆,轩悦萌还是挺喜欢自己这个大哥的,似乎除了读书,这世上便再也没可以让轩悦雷挂心的事情啦,而且,跟大哥说话,一点压力都没有,大哥的脾气,就像是块软垫子,怎么坐,似乎都可以。
  
      自从大房搬走之后,轩悦萌在曾家也牛吡的不行,曾纪泽并不管束轩悦萌的作息,轩悦萌想怎么样都可以。虽然曾纪泽放出了要退婚的话,但是曾纪泽对轩悦萌的好,下人们是可以察言观色得知的,曾纪泽对轩悦萌好,底下的下人自然对轩悦萌更好。
  
      如果不是曾纪泽要他蒙学的话,轩悦萌简直觉得曾府的生活就是他要的纨绔生活啦。
  
      轩悦萌和轩徐氏也并不在曾家大厅吃饭,每次都是轩徐氏去捡个两三样菜和花月容回屋去吃,至于轩悦萌的食物,都是她俩自己做,有时候曾夫人会让她们拿些曾思平的东西去给轩悦萌吃,反正曾府这样的大户人家,是不用为吃饭愁的啦。
  
      轩悦萌坐着他那豪华马车,在大智大力大牛等一大堆家奴的护卫下来到大哥的家。
  
      自从大房都搬出了曾府之后,轩悦萌只是去过一次轩洪涛和轩黄氏那儿,条件很简陋,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他只是给轩洪涛留了五个家奴,以负责写杂务,并且保障轩洪涛和轩黄氏的安全,轩悦萌对安全一向很重视,尤其是在他被绑架了一次之后。轩悦萌还没有去过轩悦雷和轩悦文的住处呢,想来也是和轩洪涛他们那个小院子差不多。
  
      到了大哥轩悦雷的家,这是一个两进的小院子,并不是一个标准的四合院,只有两间屋子。
  
      院门紧逼,轩悦萌推了一下,并没有关死。
  
      轩悦萌看见一个屋子的窗户上面有剪影,一个读书人摇头晃脑的模样,知道是大哥在读书,便让大智他们守在院子外面候着,自己去了大哥的屋子。
  
      大哥那屋的门没有关。
  
      其实这个年代的治安是很好的,尤其是对于穷人家来说,真的可以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只有轩家过去的大宅子。才要小心些,不过大宅子都有许多家丁,至少有看门的,也不用多小心啦。总之这个年代的小偷很少,人们活不下去了,宁愿抢,也不愿意偷!要抢也是去抢那些为富不仁的大户!这就是这个年代的道德行为特点。
  
      轩悦雷看见了笑吟吟的轩悦萌,很好奇轩悦萌怎么会来。放下书,“悦萌?”
  
      轩悦萌笑道:“大哥,你在读书呐?”
  
      轩悦雷点点头,“子曰学而不倦!”
  
      轩悦萌哦了一声,生怕大哥一堆酸文马上要出来,“大哥,我的毛笔字写的太差,我想跟您讨教一下的呢。”
  
      轩悦雷一听轩悦萌是来跟自己讨教的,极为高兴,滔滔不竭的讲解着写字的注意事项。比轩悦文讲的要啰嗦的多,不过大概意思差不多,当初轩悦文教轩悦萌的时候,轩悦萌只听了大概,觉得不就是写个毛笔字吗?有啥难的?就没有认真听。
  
      不过这次轩悦雷说的时候,轩悦萌就认真的多了,轩悦雷还握着轩悦萌的手,手把手的带着他写了几个字。
  
      轩悦雷笑道:“差矣,悦萌,你写字心烦气躁。这就不行啊。要写好字儿,先先是要静心,养性。”
  
      轩悦萌一汗,他已经够专心的啦!还心烦气躁?你是要练到啥程度才不算心烦气躁?你当写字是练气啊?不过轩悦萌觉得自己领悟的差不多啦。生怕大哥再滔滔不竭一番,急忙打岔,“咦?大哥,你这儿怎么有铺盖?你不是和大嫂睡一起啊?”
  
      轩悦雷好奇道:“为什么要睡一起?”
  
      轩悦萌大汗,你一个十六岁多的人,连为什么要睡一起都不知道?难怪特么还没有让大嫂怀孕。不过他一个不到一岁的人,也不方便解释,“哦,大哥,那我回去啦,你给我本字帖吧,我回去多加苦练,到时候再向你请教其他的学问。”
  
      轩悦雷哦了一声,“是,你不走,我也要赶你走啦,我今夜又是要挑灯到天明的!”
  
      轩悦萌大汗,人家高考的前几天也没有你这么猛吧?难怪你一天到晚都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晚上不睡觉,用来读书,白天除了吃喝拉撒,又大部分时间在读书!不过想到大哥都已经这么猛啦,还只不过是一个童生,轩悦萌就怕的要死,心想着自己八成八,九成九是要被曾家退婚啦!
  
      轩悦雷翻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字帖,自言自语道:“明明有本字帖的啊?哪儿去了呢?怪哉,怪哉。字帖嘛,一定是放在屋子里的啊?这不就是屋子吗?怎么会没有?”
  
      轩悦萌呃了一声,“你这儿总共不就两个屋子吗?这屋没有,肯定在那屋呗。”
  
      轩悦雷一拍脑门,似乎轩悦萌解开了他心中一个极大的难题一般,“对对对,还是小弟聪明,难怪人家说你是神童,必定在那屋,你去吧,不要耽误了大哥用功。”
  
      轩悦萌大汗,你至于这么争分夺秒的吗?不过他也十分羡慕大哥这样的人,也许一个人对一件事情能够把心思放到了这样的程度,应该是很快乐的事情吧?看大哥熬的皮包骨瘦,黑眼圈,红血丝,似乎成天都非常满足呢。
  
      反正轩悦萌估计自己这辈子应该不会对一件事情痴迷到这般地步的吧?
  
      轩悦萌出了大哥的屋子,大哥就让他走,他知道是让他取了字帖,然后自己走呗。
  
      这屋的门也没有关死,轩悦萌也懒得喊人,大房没有搬走的时候,他去哪个屋子都是直来直往,当小孩就是有这么个好处。而且轩悦萌觉得如果轩赵氏睡死了的话,再把人吵醒也不好。
  
      轩悦萌进了屋,这是一间两进小屋,外间和里间,就用一道竹帘隔开,外面是大桌子,桌上有盏灯,油灯散着幽黄的一点点火光。
  
      一声轻轻的啊,让轩悦萌的汗毛孔都竖了起来。
  
      轩悦萌捂着嘴巴,紧张的站住啦,啥动静啊?咋恁熟悉呢?就好像他过去在现代的时候,半夜独自看片,调到最低音量的那个音量大小。
  
      “啊……啊……嗯……哦……哼……”
  
      连续的好几下闷哼,时有时无的。
  
      轩悦萌紧张的看去,一道竹制的帘子之后是一张床榻。
  
      粉红色的垫子,上面是一张粉红色的被褥,轩悦萌看不见躺着的人的脸,不过除了自己的大嫂轩赵氏,也没有别人啦。
  
      一条雪白的大腿露出一个侧边在被子外头,被子起起伏伏的动着。(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