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乔蓉传 > 第434章 揭皇榜
    虞乔和倪星对望一眼,心下不禁暗喜,随口问道“小二哥听说过血蛇窟吗?”店小二挠了挠头陷入沉思,随后很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对不起客官,您问的这个地方小人实在不知。”虞乔颇为失望“没关系,多谢小二哥。”店小二很难为情地笑了笑,似乎为先前那番大话而感到羞愧。犹豫片刻,肃然道“客官请放心,虽然我不知道血蛇窟在哪,但是董叔会知道,我这就去问。”话落,朝着虞乔行了一礼,转身向楼梯处跑去。
  
      虞乔仍是心不在焉地喝着酒,时不时望向皇榜。
  
      萧玉蓉调侃着道“这位小二只会吹牛,想不到却出了糗。”刚说完,只见小二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朝着虞乔先是一礼“对不起客官,董叔也不知道这个地方。”虞乔感到很惊讶,他想不到店小二会如此认真,竟然真的去打听血蛇窟。萧玉蓉娇声笑道“所以嘛,以后莫要吹牛。”小二应了声“是”。虞乔主动起身“小二哥不必这么客气,这件事本是在下求你在先,断无取笑之理。”小二苦苦一笑,悻悻离去。
  
      虞乔望着皇榜怔怔出神,只听倪星低声说道“楚王乔装打扮甚是在行,还在犹豫什么?我会带着芈姑娘先去帝都,届时咱们再联系。”她又附在虞乔耳边低语一阵,两人相视一笑。倪星亲自将芈玉蓉负在背上,嫣然一笑“楚王,咱们先告辞了。”姬冰雨也站起身,唯独萧玉蓉没有起身,而是睁着桃花眼茫然的望着倪星,因为她根本没听见两人说了些什么。
  
      “萧姑娘,照顾你师姐的重担可就落在咱们的身上了。”
  
      萧玉蓉道“我们不等虞大哥么?”
  
      倪星笑道“咱们可别误了楚王的好事。”随后朝着二位女子道“咱们先去帝都,到那里再和他联系。”说完,朝着虞乔一礼,不等二女起身便向楼梯处行去。萧玉蓉虽有不舍却也没有办法,毕竟答应照顾师姐在先,起身行了一礼便追向倪星。姬冰雨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一笑“祝你好运。”虞乔抱了抱拳“多谢。”
  
      皇榜附近仍是围了很多百姓,几名武士摸样的青年蠢蠢欲动,似要揭去皇榜,待到近处却又止住步伐,一个个面面相觑,此刻皇榜在他们眼中就像洪水猛兽。
  
      “诸位侠士,如果不揭的话,请往后退一些。”士兵的话令几位青年武士后退了几步,人群中更是发出阵阵叹息,一座城池居然没有一位勇士敢揭皇榜,身为宛阳城的百姓又怎能不急。
  
      “让一让。”
  
      声音处,一位身背重剑满面虬髯的中年人行了过来。围观的百姓以及退下来的武士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望着此人。
  
      他走到墙处,看都没看便揭掉皇榜。人群中顿时响起一阵欢呼,这种声势就像迎接凯旋而归的勇士,有不少人甚至送上了祝福。只有那几位退下来的武士没有加入到欢呼声中,一位青年冷冷哼了一声“阁下最好祈求着桑普森大神。”说完,得意的笑了笑,转身离去。另一位中年武士叹了口气,拍着他的肩膀“老兄,祝你好运。”临去之时,中年武士仍是连连叹气。
  
      这位揭去皇榜之人正是乔装打扮的虞乔。他搞不懂这些武士为何会以如此眼光看待自己,这揭去皇榜就好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有人揭皇榜,有人揭皇榜啦!”
  
      “让开,让开。”街道上传出一阵厚重的甲胄声,围观的百姓纷纷散去,守皇榜的士兵将长戟探出,分别挡住虞乔的去路。
  
      一队士兵跑步而来,为首的正是守城门的那位将军。他上下打量着虞乔,惊声问道“是你揭去的皇榜?”虞乔将撕掉的皇榜展示给将军“回将军,是小人揭的。”将军怔了一会儿,又问“你是哪里人氏?”虞乔答道“小人正是宛阳城的百姓。”将军犹豫道“既然如此,请你跟我走吧!”将军随手接过皇榜,心下却犯了合计。他在宛阳城已经任职十年,可是对眼前这位武士却是陌生的很。
  
      虞乔跟在将军身后,打量着身边的士兵,在他们眼中看不到往日的威严,却隐隐透着一股怜惜。他心下一阵惘然,暗道“这些士兵看我的眼神好奇怪,究竟是什么原因?”正感疑惑时,传来将军的声音“壮士姓谁名谁?”虞乔微微一怔,答道“在下乔子荣。”将军沉默一阵,用力拍着他的肩膀“你跟我来一下。”虞乔不明所以却又不敢拒绝,只能跟着将军来到了墙角。
  
      “你好像很眼生,恐怕不是本地人吧!”
  
      虞乔心下一惊,微微一笑“将军说哪里话,在下乃是地地道道的宛阳城人,年幼失去双亲,幸得师父收留传得一身武艺,如今见这宛阳城中无人揭那皇榜,这才心生一念,打算报效国家。”将军点了点头“你的志向是不错,只是可惜……。”他重重叹了口气。虞乔道“将军有话不妨直说。”将军急道“看来你真是不知道啊!这进入帝都殿试可并不是闹着玩的。首先将全国各地的武士分组较技,前十名殿试过后将被送入万妖山,想要坐到大祭师的位置就必须降服万妖,请问你有几层把握?”虞乔心下一阵愕然,此时他才知道那些武士为何犹豫不决,没有人敢揭皇榜。先不说殿试比武,就这个“万妖”两字便已令人生畏。
  
      将军叹道“我念你是宛阳城人才会和你说这么多。”他似乎很爱惜宛阳城的百姓,沉吟良久,低声道“要不这样,你回家装成暴毙,然后办一场丧事,以后永远不要出现在宛阳城,这样就可以取消殿试资格。”虞乔抬头凝望着将军,低声道“这样一来,将军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大丈夫有所为而有所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