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3、想跑?
后边和左边是墙,右边是男人的手臂,前边是男人的胸膛,桑田退无可退,前无去路。
  她这时候才发现,这男人实在太高了,她一米六五的个头,竟只到他的肩膀还往下一点,依照她的经验,这个头少说一米八五。
  好看的眉头拧了拧,又傻愣愣地盯着男人胸前那一粒樱红瞧了瞧,好看的眉头跳了跳,好像两个大小不大一样?难道昨晚被她咬得肿了一个?
  心下赧然,心跳不觉加快了。
  眼光向下,又傻不拉几地对着赧然的腹肌数了起来,一二三四五六,没错,是六块腹肌,看来昨晚没数错。
  目光再缓缓下移,心跳咚咚地狠狠跳了几下。
  那里似乎并没有昨晚那么激动了,但只是安安静静地潜伏着,也依然是一只巨型小怪兽,依照桑田不多的岛国片经验。
  极品!
  “满意吗?”
  “还行吧!”
  额……猛然间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些什么,桑田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男人伸手,抬起她小巧而圆润的下巴,让她与他的目光对视。
  在男人幽深漆黑的瞳孔里,桑田再次看到了红着老脸的自己。
  真是醉了,难道真是作为二十七岁剩女的她,实在太饥渴了?不然怎么会老是对着这男人红脸是怎么回事儿?
  不对不对,明明就是这男人是妖孽,是祸水,这颜值,这身材,脱光了在面前,换成圣母玛利亚也得脸红心跳小鹿乱撞啊!
  何况她还是个正常现代未婚无男友的单身狗+颜狗+身材狗!
  “仅仅只是还行吗?”男人邪魅地勾着一侧唇角,声音低沉冷冽。
  “……”
  靠,他到底问的是对他那儿满不满意,还是对他昨晚的表现满不满意啊?!倒是说清楚啊!不然她怎么知道谁还是没睡!
  桑田的内心很纠结。
  “如果是因为这样,你才不想有下次的见面,那我可以勉为其难,满足你一次。”男人继续说道。
  桑田愣愣地听着,心里还在盘算那个问题,满足她一次?那昨晚到底是因为没做所以要满足一次,还是因为做了不满意所以要满足一次啊?
  我去,能不能说清楚点儿!?
  见她走神,男人眼一凛,一低头,对着桑田的耳朵里吹了口气,轻轻道。
  “不满意,继续干,满意为止。如何?”
  桑田银牙暗咬,再一次克制住一拳打扁那张帅脸的冲动。
  “靠,你丫不发情你会死啊!?现在是冬天,不是春天,你丫能不能不随时随地随便找个人就发春?”
  “随便找个人?”男人的眼瞳又幽深了几分,吐出来的几个字仿佛带了寒冰般,把桑田刺得骨头都生疼。
  “桑小田,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又是这个桑小田!
  桑田生气了,敢情这丫就是认错人了一直在找她撒气呢!
  “喂,我叫桑田,不是你那什么桑小田桑大田!你要发情,找你那小情人儿桑小田发去,别赖着我,本姑娘没空陪你玩儿!”
  桑田说着,腰儿一低,迅捷灵巧地从男人搭在墙上的臂弯下面钻了出去,直接朝着房门口跑去。
  这男的简直就是个神经病,流氓色胚,精虫上脑还想装柳下惠,偷了人家老婆还想装君子的混蛋……白瞎了那么好的身材那么好的颜值!
  桑田一面跑一面将男人骂了个体无完肤!
  男人反应也是极快,桑田刚跑到门边,细白的手刚搭上门把,身后一条长臂伸过来,直接拦腰将她抱住。
  “没良心的女人,提了裤子就想跑?”
  “靠,我不跑还等着被你这个精虫上脑的无赖小白脸上!?你以为我傻的啊!?”
  桑田现在已经懒得管到底睡没睡的问题了,只想着赶紧从这里滚蛋,一眼都不想再看见这个混蛋。
  要不然,她真的可能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扑上去!
  昨晚是被强迫的还好说,这要是自己扑上去,她怎么对得起人民公仆的正义形象?
  男人一肚子的怒气,被桑田这么一句话噎住了,那股子气窝在胸口提不上来。
  桑田还在使劲挣扎,要不是昨晚被他折腾狠了,身上还疼得厉害,腿连走路都打着颤,她非打得他满地找牙不可。
  “喂,我警告你啊,我以前可做过警察,我可是练过的!你给我放手啊!再不放手,我……我就……”
  “你就怎样?要打断我的命根子,叫我不能人道,断子绝孙?”
  桑田一愣,他怎么知道她要说什么?而且还说得这么清楚,几乎是将她接下来准备说的话一字不落地说了出来。
  这种感觉真是奇怪,就好像她心里所有的事情都提前被他预知了。
  她现在完全被他制住,怎么可能威胁道他的小弟弟啊!而且就算她练过,也不可能制服眼前这个男人。
  心一横!
  “哼,打不断你的命根子,我就,我就去告你,告你强奸!”
  男人唇角一勾,无所畏惧。
  “行啊,你去告,反正我被人下了药,倒是要好好查查,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到时候,到底谁是原告,谁是被告,可还不一定呢。”
  “你……!”
  桑田气得心肝直颤颤,真是后悔昨晚没直接把他的命根子干掉,一了百了!
  “还有,桑小田,爽了提了裤子就想跑,你怎么尽干些这样不靠谱的事儿出来。”
  爽?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好意思对一个女人说出这种话来!
  可是事实好像确实是……如此。
  脸上像是着了火,心下一虚,挣扎也少了几分力气 。
  “我……你又不是我,我爽没爽,你怎么知道?”
  男人了然地勾了勾唇,带出那股子邪魅劲儿来。
  “这还用得着问?”看反应不就知道了。
  这都回答得什么跟什么,桑田真是快被气死了!
  还在纠结,男人继续补了一句。
  “昨晚差点被你折腾死,你就想这么走了?”
  桑田一愣,忽然发现了点什么问题。
  敢情这丫一直不肯放她走,就是因为昨晚太辛苦,所以心里不平衡?
  见桑田不挣扎了,男人环抱着她的手上力道也小了几分,那小腰这么蛮横地抱着拽着,他还真怕给折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