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4、辛苦费二百五,不用找了
桑田转过身,淡定地看他一眼,拧了眉头,吐了口气。
  转眼看了看这套顶级套房,少说一晚上大几千甚至上万,偷个情都能下这么大血本的家伙,现在居然这么小气!
  男人一脸莫名其妙,但见桑田态度缓和,似乎心情也没刚才那么坏了。
  眉目间的冷沉和戾气也消散了几分。
  桑田撇撇嘴,悠悠然叹口气,忽然一只手伸进衣服口袋里掏了掏,掏了半天,才见她掏出两张皱皱巴巴的红色毛爷爷和一张绿色毛爷爷,然后拽过男人的大手,一把拍在他手里。
  “这位同志,不好意思,昨天出来没带钱包,身上就这二百五了,就当你昨晚的辛苦费,不用找了!”
  麻溜儿地一口气说完,桑田头还没扭过去,手上已经将门打开,一个闪身,直接出了房门。
  留下依旧一丝不挂还没反应过来,摊着手托着那二百五的男人,在房中凌乱。
  桑田抿着小嘴拼命忍着笑,最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石化的男人,然后抬起白皙的小手,朝着他得意地挥了挥。
  哼,小样儿,跟她玩儿!
  男人终于清醒过来,气得咬牙切齿,也忘了直接还没穿衣服,直接就要冲出门来。
  正好两个酒店服务生经过门前,男人这一冲,正好冲到她们面前。
  六目相对,电光火石。
  两个服务生足足愣了三秒钟,确切地说是对着男人的完美身材流了三秒钟的鼻血,然后终于想起来,忘了尖叫。
  “啊……!”
  “啊……!”
  桑田还没走远,被这两声惊叫吓了一跳,忍不住回头一看。
  男人赤着身子被两个尖叫的服务生拦住去路,往前走也不是,往房间退又不舍。
  最后只能伸出长臂指了指看热闹的她,一副凶神恶煞要吃人的样子。
  一时之间,场面甚是尴尬!
  桑田忍不住大笑出声,一双大眼笑得弯弯如月牙儿。
  出了酒店,迎面而来的是景城的深冬,又湿又冷,寒风吹得仿佛冰渣子刺入骨头里去了似的。
  桑田缩了缩脖子,拧了一双好看的眉,冻得一张小脸红扑扑的。
  她搓了搓有些僵硬的手,掏出手机。
  我去,昨晚一番折腾手机什么时候关机了都不知道!
  难怪都没一个电话打过来找她的!
  说不定是那小白脸干的,阴险,狡诈!
  她在心里将那人骂了一番后,赶紧开机。
  一连串的未接电话涌出来,桑田看得傻了眼。
  事务所电话26个,老妈电话……38个!
  心“哐哐”重重跳了两下,她预感到自己回家后肯定很惨。
  母亲罗秀丹同志战斗力可是爆表的,活了二十七年她这头一遭的夜不归宿,估计要被她弄出鸡毛掸子的家法来伺候了。
  正想着是给事务所先回个电话呢,还是先给家里去个电话的时候,电话猛地在她手里唱起歌来,吓了她一跳。
  来电话的是同事务所的另一位男性成员,名叫赵卓南,一上来对着桑田就是一顿炸裂式的狂轰滥炸。
  昨晚情况紧急,本来是一起跟踪的,结果中途走散了,赵卓南不知道去了哪里,桑田又不想前功尽弃,只好硬着头皮一个人继续跟,就发生了后来的事情。
  在赵卓南这里,桑田这简直就是突然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不知道到底是死是活。
  可想而知,昨晚肯定有一番不小的地震。
  一想到这里,桑田就一个头两个大,想到回去后被痛批的悲惨命运,脑仁儿都疼了。
  “桑田,你没事吧?”刚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赵卓南焦急的声音。
  “没,没事啊……”桑田一边说着一边有些心虚地瑟缩了一下脖子。
  “快点从实招来,昨晚你人去哪儿了?”那头并不打算放过她。
  果不其然,电话里赵卓南穷追不舍地追问她昨晚的去向,桑田哪里能说,哪里敢说?
  难道要说,自己照片没拍到什么石锤,反而被那个“奸夫”睡了?
  天啊,这事儿要是被人知道,不但她自己下不来台,甚至可能影响整个事务所的名声,以后谁还敢找他们办事,他们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头版头条,天下独一份,捉奸反被睡!
  不能说!打死也不能说!
  “哎呀,没事儿,就是中途出了一点意外,所以跟丢了呗!”
  桑田说完,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昨晚真是折腾狠了,现在还累得慌,困得要死。
  “那个,我昨晚没睡好,先这样儿哈,我回去补个觉。回头请你吃饭,挂了哈!”
  交代完,不等对面回话赶紧把电话挂了。
  要是再聊下去,依照赵卓南那个火急火燎的性格,以及两人熟到对方大姨妈几号来都知道的交情,非要聊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直到掘地三尺把她昨晚的荒唐事儿全给挖出来交代了为止。
  电话挂了没半分钟,铃声又响了。
  不用看都知道,铁定是老妈罗秀丹打来的。
  “嘿嘿,老妈!”战战兢兢地打了声招呼。
  “死丫头,昨晚死哪儿去啦?还知道接电话啊?还不滚回来哪?”
  “额……您老消消气儿,我这不正在滚回来的路上呢!您,有事儿?”态度谄媚得跟狐狸见了老虎似的。
  这头的罗秀丹,听到女儿没事,也是松了口气。
  “臭丫头,彻夜不归,老妈还问不得啦?”
  “问得问得,就是,昨晚出去跟业务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我……额,就直接在酒店睡了。”为免老妈再往细了问,桑田赶紧又转移话题,“妈,要是没其他事儿的话,我先挂了哈!”
  “哎,等等,你赶紧给我快点儿回来,立刻马上!梳洗打扮一下,准备去相亲!”
  “奥,好的。”
  ……
  “啊?啥?相亲?”
  “你要不想相亲也行,辰浩那孩子就挺不错,你要不就……”
  一听连辰浩的名字,桑田心里一梗,连带着脸上的笑意都收敛了下去,不等罗秀丹说完,桑田赶紧道。
  “行了行了,妈,我知道了,我去相还不行吗?”
  挂了电话,桑田慢慢地在路上走着,只觉得寒风更冷了。
  说起连辰浩,她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倒不是她心里有多么地惦记着他喜欢着他,恰恰相反,是他对她太好了,以至于让她觉得和他分手,是她对不起他。
  没错,连辰浩是她的前男友,也是罗秀丹颇为满意的女婿人选。
  可那又怎样呢?不知怎的,她就是觉得自己和连辰浩差了那么点儿劲儿。
  感动,不等于爱情,更不等于就可以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