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5、嘴被狗啃了!
桑田走在路上忽然发现一个问题,自己这昨晚才疑似跟一个男人滚了床单,今天就要去相亲?
  这节奏……也太销魂了点儿吧!
  挂完电话还处于被雷劈了的焦糊状态,真想仰天长啸一声。
  打开手机app约了一辆滴滴,加快步伐走到往路边走去。
  一边等车,一边百无聊赖地东瞅瞅西望望。
  大清早的,路上行人很少,偶尔有从酒店出来的男女路过身边,估计也是昨晚销魂了一夜的。
  这种事情,不用多说,都是心知肚明的。
  一对年轻男女经过桑田身边,忍不住转头看了看她,眼睛盯着桑田的脸看了好几秒。
  然后不约而同地都笑了,男的笑得猥琐,女的笑得一脸娇羞。
  男的走上前去一把搂住女的,女的在男人怀里嘀咕。
  “你们这些男人太坏了,开完房裤子一提就跑了,把女人丢下?”
  桑田脑子里轰地一声炸了,他们怎么会知道她开房了?……
  哦不不不,她没有开房,她只是去捉奸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给睡了!
  啊呸!
  怎么解释出来跟神经病似的!
  现在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那两个一男一女怎么会知道昨晚她被那个了呢!
  赶紧掏出小镜子,这不照不要紧,一照差点吓成神经病。
  她嘴唇被咬破了,红得厉害,还肿得老高! 
  用手轻轻地碰了碰,疼得她直吸气。
  再稍稍拉开衣服领子,青青紫紫斑斑点点,全是让人眼红心跳的吻痕,不堪入目。
  身上已经不用看了,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下嘴也太狠了点吧!是八百年没碰过女人吗?
  想起昨晚那个禽兽发了狂啃她的样子,桑田恨恨地咬了咬牙,下次可别让她再碰见他!
  难怪刚才那两个男女见着她跟见了鬼似的。
  而且重要的是她现在的衣服根本遮不住这些印记,这副模样出现在大众面前,简直太丢脸了。
  滴滴也不等了,赶紧跑到路口直接拦了辆车跳上去。
  的士男司机一边开着车还一边从后视镜里偷偷瞄她。
  不怪司机,实在是她现在这副模样太打眼了,想看不见都难。
  不行,人人都瞧得见,老妈罗秀丹那火眼金睛还能放过?
  她得想个理由解释才行。
  的士一路走了半个多钟头,她就一路想了半个多钟头。
  推门而入。
  “妈,我回来了!”
  没人应。
  咦,难道不在?
  悄悄换了鞋,悄悄踱着步子猫着腰儿在客厅里瞄了瞄,嘿嘿,好像还真没人。
  太好了,这样她就可以静悄悄地,神不知鬼不觉地回房间了吧?
  摸到自己卧室门前,小手摸上门把。
  “臭丫头,你还想往哪儿跑?”
  从厨房出来的罗秀丹同志一声大喝传来,像一股巨大的冷风吹来一般直接将桑田冻成了冰雕。
  她窃喜的笑意还凝在脸上,然后慢慢地化开来,眉毛往下一耷拉,扁了扁嘴,一脸委屈地转头。
  “老妈,您好凶啊!”
  见她这副样子,罗秀丹也觉得自己似乎太严厉了些。
  刚要缓和语气问她昨晚怎么回事儿,眼睛一定,却猛然瞧见了女儿的嘴唇。
  ……
  “你这嘴是……被狗啃了?”
  噗嗤,桑田差点没忍住笑喷。
  被狗啃了,罗秀丹同志果然比桑田想象的还有才。
  她刚才在的士上怎么就没想到呢?
  “哎哟!”
  笑声忍住了,却没忍住咧嘴的动作,稍稍一动,嘴唇就疼得厉害,疼得她龇牙咧嘴捂住嘴唇。
  “还笑?”罗秀丹瞪着嬉皮笑脸的女儿,满是无奈。看她这会儿还有心情笑,应该就没出什么大事儿。
  再次松了口气。
  “快说,昨晚怎么回事儿?还有,你这嘴是怎么回事儿?”
  桑田用了洪荒之力才忍住继续笑下去的冲动,心虚地又扬了扬好看的眉头,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转,将在车上想好的腹稿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老妈,是这么回事儿。昨晚呢,我们不是去和卓南那家伙跟业务了嘛,然后呢,您也知道,这工作本来就没个准儿,人家去哪儿我们就得跟到哪儿,而且跟的人呢,多半还半夜才是活跃期,所以呢……”
  “捡重点说!”
  “额……重点就是,出了点儿意外,折腾得太晚了,我也太累了,就没回来,直接在酒店睡了。”
  这……听过不算说谎吧,顶多算没把话说清楚吧!
  昨晚确实是折腾到很晚,和那家伙折腾到最后的时候起码也是凌晨一点了,她真是累极了,直接就睡着了。
  要不然,也不会一大早醒来,连自己到底有没有被那家伙办了都不知道。
  罗秀丹拧了拧眉头,一双火眼金睛盯着桑田瞧着,桑田也大胆地回望着她,虽然依然不改嬉皮笑脸,但态度似乎还是很严肃的。
  算了,人没事儿就行。
  其他什么的,随她去了。而且她那工作,确实是……有点儿没谱。
  当然,罗秀丹肯定也想不到,自己这个二十七岁了的,都快成老剩女了的,平时除了工作基本都没和其他男人说过话的女儿,居然会在昨晚有那么一场荒唐而又旖旎的艳遇。
  当然,还有她更没想到的事情,还在后面。
  好了,那下个问题。
  “那你这嘴呢!”
  “额……就是那个,昨晚不是住酒店嘛,那酒店环境真差,有只大蚊子晚上一直缠着我,拼命咬我,折腾了我大半宿,一早上起来我嘴巴就这样儿了。”
  对,蚊子和禽兽,反正都是禽兽,应该差不多吧!
  蚊子咬的?这大冬天还能有蚊子么?
  罗秀丹将信将疑。但有时候暖气开的足,倒也不排除冬眠的蚊子醒来那么一两只。
  桑田眼见老妈有些不大相信,赶紧想法转移注意力。
  咧了咧嘴,又是哎哟一声,疼得龇牙咧嘴。
  罗秀丹心疼女儿,那还顾得上怀疑什么,赶紧上千帮她查看。
  “桑桑,你真的没事吧?”
  “这么严重,要不要去看医生啊?”
  “来,给妈看看。”
  桑田哪里能给罗秀丹细看,一细看就得露出破绽了,赶紧拼命捂着嘴巴摇头。
  “没事儿,妈,不严重,我个大活人还怕了那蚊子不成,被蚊子要成要去看医生还不被人给笑话死!”
  “你这丫头,就是个倔脾气!还有你那个工作,也太不着调了,又危险,大半夜的你个女孩子家家还在外面跑,我看你还是去找个正经……”
  “哎呀,妈,我没事儿,真没什么事儿,您就别唠叨了!我就是有点儿累,昨晚被那蚊子吵得没睡好。您让我睡会儿吧!”
  “行,现在八点了,你睡个把钟头就起来啊,梳洗一下去相亲了。”
  “啊?我都这样儿了您还让我相亲啊?”
  桑田望天无泪地指着自己肿得老高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