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6、相亲对象是“奸夫”
一个小时后,桑田被老妈从床上拽起来。
  头发乱得跟鸟窝似的,黑眼圈整个一国宝级动物,两大眼珠子猫头鹰一样瞪着却空洞无神。
  更可怕的是,她的嘴完全没有要消肿的痕迹,现在整个就一《东成西就》里的梁朝伟啊!
  桑田颤颤巍巍叼着个牙刷,惊吓地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惊吓的自己,和身后老妈罗秀丹同样惊吓的表情。
  罗秀丹咧了咧嘴,好半天没吐出一个字来。
  好好的一个漂亮姑娘,出去折腾了一晚上回来,怎么就成了个丑八怪了。
  要是现在这副丑样子出去相亲,估计还没开口就把人家吓跑了!
  可是这次的相亲对象十分难得。
  据王媒婆说,这可是她自己最后的压箱底货了,条件好到没话说,有车有房有存款不说,还是景城某著名上市大企业的高管,有才有貌有钱还有前途,简直就是所有岳母心中理想的金龟婿人选。
  不行不行,桑田这副样子非得把人家吓跑!
  罗秀丹赶紧去给王媒婆挂了个电话,将相亲时间推到明天上午。
  还处于半睡半醒间的桑田总算松了口气,咕噜几口把牙刷完,重新躺回床上睡回笼觉去了。
  第二天,桑田乖乖请了半天假,在老妈罗秀丹天还没亮就把她从被窝里拎出来捯饬了两个小时后,提前一个小时出发,等在了约定好的咖啡厅里。
  时间还早,咖啡厅人还很少,她点了杯咖啡,在咖啡厅暖意融融的暖气氤氲下有点昏昏欲睡。
  看了看时间,百无聊赖,努力撑起眼皮强打精神。
  对于已经二十七岁的桑田来说,这样的相亲并不陌生,老妈罗秀丹从三年前开始就一直在给她折腾,三年下来相了没有百场也有大几十场了。
  所以,对于相亲这件事,她都有些麻木了,反正从来没成功过,多半也就是走个过场。
  但却从未见过老妈哪一次像今天这么紧张的。
  早晨六点钟,冬天的天还没亮,外面冷得能把一头牛冻成冰雕的情况下,罗秀丹就把她从温暖的被窝里揪出来,绣花儿一样地仔仔细细把她从里到外由头发丝儿到脚趾头都给装扮了一番。
  直到终于把桑田从一个邋遢没睡醒的女屌丝,变成了一个美丽又动人的大家闺秀为止。
  临出门还在她耳边继续念叨着已经念叨了一百零八遍的话。
  “桑田啊,今天你可要好好表现啊,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
  “老妈,你闺女我如花似玉似水年华,未来还有大把的小鲜肉帅哥在等着我呢!说不定我老公还在读高中呢吧!”
  “……”
  “别不正经!这可是你王阿姨压箱底的好对象啊,有车有房有存款,还是企业高管,这样的条件,你打灯笼都找不到了啊!”
  “哦,条件这么好来相我这老姑娘,那不是二级残废就是不能人道吧?”
  “……”
  “你要是今天不给我把这个对象搞定,今天就别回来了,睡大马路去!”
  “妈,马路上不能随便睡的,会被城管罚款的!”
  “……”
  “你这孩子,你这幅样子我怎么放心啊!要是我能给你相,我就真的帮你去了!”
  “得,罗秀丹同志老当益壮,五十一枝花!配个年方三十的帅哥顶呱呱!这么说来,我老公还在读小学啊!啊……”
  罗秀丹一边揪着桑田的耳朵一边咬牙。
  “你再胡扯没个正形,看我怎么收拾你!”
  “哎,好啦好啦,妈,快松手呀,再揪我这身打扮都要被你弄乱了!”桑田赶紧求饶。
  罗秀丹这才放了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本本塞到了桑田的包包里。
  “对了,你身份证带了吧?来,给你户口本,搞定了直接跟人家把证给领了再回来,不用再跟我汇报。”免得夜长梦多。
  ……
  坐在咖啡厅里的桑田一边摸着包里的户口本,一边回想着临出门前与老妈罗秀丹的对话。
  二十七岁真的就那么老了吗?她老妈对她的恨嫁,竟然到了恨不得直接让她跟人家第一次见面就去领证的地步!是有多怕她嫁不出去啊!
  在咖啡厅温暖的暖气下,眼皮打架得更加厉害了……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只大蚊子一直吵她睡觉,和她那天晚上遇到的那只很是相像。
  实在太讨厌了!
  她伸手去抓,抓了半天没抓着。
  干脆手脚并用扑上去,看你跑,看你还跑!看你怎么跑出我的五指山!
  好一番折腾,最后终于让她给抓着了,握紧手指就要把那死蚊子给捏死。
  可捏了半天,那只蚊子不但没死,还在她手里越变越大,一直长到了拳头大小,甚至她的手都握不住了。
  梦里的桑田懵了,怒了,捏不死你,还咬不死你不成!
  于是,张嘴就对着那拳头大小的蚊子就咬了上去。
  “松开!”
  你说松开就松开啊?你一个大活人还能怕你一只蚊子不成?
  牙齿更加用力地咬了又咬。
  “再说一遍,松开。”
  ……这蚊子怎么还会说话,还是个男人的声音,难道是只公的?
  “啪!”
  脸上被什么东西扇了一下。
  “啪啪啪!”又是几下。
  疼得桑田龇牙咧嘴。
  眼睛慢慢睁开,渐渐醒转过来。
  同时,那个冷厉的男声再次传来。
  “松嘴!”
  这一声又冷又硬又带着股子咬牙切齿,语气凶狠,桑田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下一秒睁开眼睛的时候,差点就想抽死自己。
  她嘴里咬着的,居然是一只手,一只男人的手。
  桑田差点被自己这造型吓得魂飞魄散,牙关不禁不受控制地打了几个颤,这一打颤,男人手上的牙齿印估计又多了几个。
  “再不松口我可不客气了!”男人下了最后通牒。
  “啊!……”
  桑田这才终于松了口。
  眼看着男人抽回手的时候,手上还留着她的口水,和上下两排清晰的牙齿印记,桑田内心多么希望这时候来几道惊雷直接把她劈晕。
  真是太丢脸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男人既然落座在她对面的位置上,说明他就是老妈罗秀丹一再叮嘱要搞定的那位有车有房有存款又是企业高管的相亲对象咯?
  第一次见面就把人家当猪蹄给啃了,这亲还要继续相下去吗?
  她不会真的被老妈赶到大街上睡大马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