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9、我的第一次,被你拿走了
桑田等着男人大发雷霆然后愤然拂袖离去,也等着被老妈罗秀丹一顿狠批,然后被王媒婆永远拉入黑名单。
  毕竟,是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将这个她们口中称之为极品的男人的骄傲,踩在了脚下。
  两个二百五,还有一个毫不犹豫的果断拒绝。
  沉默。
  沉默。
  还是沉默。
  桑田感觉这沉默快要把她给淹没了,男人依旧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大发雷霆拂袖离去。
  就在她准备站起身来去结账然后独自离开的时候,男人终于开口了。
  “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你从来不是那样的女人。”
  桑田听得不是很清楚,拧了好看的眉头,不禁回问了一句。
  “你说……什么?”
  男人重新勾起唇角笑了,看向桑田的眼神像是带了电流一般,让桑田瞬间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家伙,前后一秒之间,仿佛就完全变了一个人。
  前一秒还是要死不活仿佛随时濒临爆发把她揍一顿,后一秒,就变成了一个带电的花孔雀,差点把她电得变成花痴。
  “桑小姐!”
  “嗯?”
  “我有车。豪车,还不止一辆!”
  “……”
  “我有房,别墅,还不止一套!”
  “……”
  “我有存款,很多,你可能一辈子都花不完!”
  “……”
  桑田惊呆了,一个是虽然知道这家伙肯定有钱,但实在没想到有钱到这个地步啊!
  另外就是,他说这些到底是想干嘛?摆明了用物质金钱来引诱她?她以为她拒绝他,只是因为她误以为他不够钱?
  她是那么拜金的女人吗?
  事实上是……她确实喜欢钱啊,非常地喜欢……可还不到因为钱把自己后半生卖了的地步。
  刚想回一句,“那又怎样”时候,男人又开口了,丢了一个重磅炸弹。
  “更重要的是,我的第一次,被你拿走了。”
  “……”
  这是什么理由?
  桑田的心猛地漏跳了一拍,通常不是女人才会在意第一次不第一次的吗?怎么他一个大男人还斤斤计较这些?更何况,那也是她的第一次啊,论吃亏,她比他更吃亏好不好!
  可这些,脸皮厚如桑田,也说不出口,她也怕说出来后,这男人更兴奋了,铁定要因此更加缠上她。
  “那你想怎样?”桑田不情不愿地问了几个字。
  “你赔给我。”
  “……”这要怎么赔?
  “赔不了就把你自己赔给我。”
  “……”
  桑田真心无语了,她现在确定,这男人就是在耍赖。
  而且现在他们是在公众场合讨论这个问题,明显不合时宜。
  紧张地向四周环顾了一下,幸好这时候虽然人多,但他们的位置还算是靠角落,能看到的人并不多。
  只是仍有一些被男色吸引过来的女人目光正向着这边张望。
  回头咬牙切齿看向男人。
  “说正经的,这和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好像没什么关系吧?!何况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你要看开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桑田心里其实很憋屈,感觉似乎男女角色互换了,变成了她一个女人来安慰一个失去第一次的男人。
  “当然有关系。我的初夜给你了,你必须得负责,况且你自己也说了很满意,这表明你已经试过我作为一个男人对于女人的功能,你的评价是极品。”
  “……”
  “还有,你对我的硬件条件,包括物质条件和外貌条件,也给出了一样的评价,极品。”
  “……然后呢?”
  “然后,当然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这个人,从来都信奉伴侣唯一论,也就是说,这一生,我只会有一个伴侣。”
  “既然你我已经袒裎相见,那这辈子,你就只能是我的了。”
  桑田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见过女人哭着喊着找男人负责的,没见过男人这么冠冕堂皇无耻不要脸地找女人负责的!
  简直莫名其妙。
  而且,他和别人老婆勾搭上,她去捉奸还去了现场,这会儿他竟然还能厚颜无耻地和她说出什么“伴侣唯一论”?
  要不要脸?
  桑田冷笑,“全先生,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您这么不要脸的!”
  男人的眉头微微拧了拧,一双眸子晦暗如墨海。
  “桑小田,说人话。”
  “……”
  “你对我还哪里不满意?直接说,少阴阳怪气!”
  桑田想不到他竟然这么直接,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那天在酒店房间里,你本来在和别的女人偷情来的吧?连有夫之妇都勾搭了,竟然还跑来相亲,相亲也就算了,竟然还忽悠我什么伴侣唯一论,你以为我那么好忽悠吗?”
  “你不好忽悠,但你又蠢又笨智商低倒是真的。”
  桑田气得眼睛一瞪,正要开口辩驳,男人继续说道。
  “那天你进来的时候,看见其他女人了?”
  桑田微微一怔,没有说话。这倒是,她当时也觉得奇怪,怎么就一个奸夫,没淫妇怎么偷情办事儿呢?
  可当时事出突然,这家伙又突然扑倒了她,让她没来得及多想。
  “没女人我一个人能偷情?况且,当时床边的迷药青烟你也都看见了,你自己后来都中了那药,难道还看不出来是有人设计?”
  桑田哑口无言。
  男人勾唇一笑,背靠在椅背上,一只长臂闲闲地搭靠在咖啡桌上,侧着头斜斜看她,闲散的姿势自带一股风流意味。
  “说起来,那天我如果偷情,也是跟你偷情,因为办事儿的人就是你跟我了。”
  “……”
  “但是呢……”男人说着,身子慢慢靠向咖啡桌,双手交叠,离桑田越来越近。
  桑田瞪着一双大眼睛,有些紧张,不由得往后退却了几分。
  男人唇上的笑意更深,声音从喉咙间溢出一般地蛊惑。
  “但是,我要睡你不需要偷,完全光明正大就可以。”
  桑田睁大眼睛瞧着这个不过第二次见面的男人,听着他说出这些在她看来已经不能用不要脸来形容的话来,看着他脸上毫不掩饰的对她的占用和志在必得,简直目瞪口呆。
  她第一次见这样的男人,足够的无耻流氓不要脸,说出的某些话却又纯情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也足够的优秀完美到让人挑不出任何瑕疵,甚至还有着明显高于普通人许多的智商以及霸道腹黑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