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13、亲老公一下
权城勾唇一笑,歪了歪头,邪肆凛然。
  “作为新晋女婿,小胥理应拜见岳母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好像确实,没什么问题。
  不对,怎么没问题!?他这小白脸奸夫女婿怎么可能见得了光?
  要是被老妈知道了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可就不止睡大街那么简单了,鸡毛掸子十根也不够!
  “你,你别开玩笑了。我妈都不认识你,而且我之前一直单身她都知道,才会给我安排相亲,现在忽然冒出你这么个女婿来,我怕吓得她会犯心脏病!”何况还是个看起来这么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女婿。
  桑田有些紧张。
  原本,在老妈罗秀丹那里,桑田不知好歹地放弃了连辰浩那么好的男人之后,能不能嫁的出去都是个问题。
  最好的结果,也就是配一个像今天真正的相亲对象全世艾那样的大公司金领,怎么可能想得到,有朝一日她女儿竟然误打误撞给她带回来一个像权城这样怎么看怎么完美,却怎么看怎么不靠谱的女婿来。
  桑田也吃不准老妈会是什么反应,所以说这话时明显有些紧张,连声音都绷紧了。并且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强硬了,自己都没察觉地语气里带上了一丝好言相哄的意味,估计是怕惹恼了眼前这个无赖,激得他真的上楼去。
  权城似乎也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她的话,然后出乎桑田意料之外地没有坚持。
  只是无赖嘴脸再一次显现。
  “不上去也行,等以后我做点准备再专门来拜访更好,争取给岳母大人留个好印象。”
  “嗯嗯,是啊,太对了,哈哈!” 见他口气松动,桑田心下松了口气,点头如小鸡啄米。
  稀里糊涂被人骗着领了证不说,之后还得这样儿偷偷摸摸,也是有点醉。
  “但是……”男人紧接着补了两个字。
  “但是什么?”她看他,只要他不上楼去,让她干啥都行。
  权城冷眉一挑,很满意她的反应。
  唇边的笑意收敛,一张俊脸直接朝着桑田凑过来,吓得桑田赶紧往后退,但被安全带绑着,她还能退到哪里去?
  权城指了指自己侧过去的帅脸脸颊,意思很明显了。
  “上去前,先亲老公一下。”
  桑田脸上微微发烫,瞪着他一言不发,其实她是在想要不要上去撕烂他的帅脸的!
  这一秒还如严阵以待斗鸡一般,过了三秒钟,马上变成了泄气的皮球。
  权城要不到这个吻,是绝对不会走的。
  才相处了两次,她就已经摸出他这脾性了。
  要说她太聪明,还是他太狡猾,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个性太鲜明?
  蔫蔫地凑过去唇,对着权城轮廓分明的脸轻轻一沾,正准备迅速退开。
  却不料,权城猛地一回头。
  桑田这个轻吻没有落在权城的脸颊,却是直接印在了他的唇上。
  性感而形状优美的冷唇。
  桑田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瞪着两只大眼睛怔怔地看了他两秒。
  两人的脸离得那样地近,近到她能看到他幽深黝黑的冷眸里一闪即逝的某种暗涌。
  正要再次往后退开,权城迅速往前一倾,朝着她的唇再一次地啄了一口,然后才放开了她。
  桑田恨恨地瞧着他,有些嫌弃地擦了擦自己的嘴唇。
  这人还能再流氓一点吗?
  权城觉得她那别扭的小样子有些好笑。
  “也不知道今天是谁强吻的我,现在还嫌弃我了?”
  “……”
  一件事记那么清楚干嘛!?桑田腹诽。
  只是这件事好像才发生过,貌似想要马上忘记也比较难。
  “还有,我现在可是你老公了,老公吻老婆,理所当然,天经地义。你不准嫌弃我,以后还要主动吻我才行。”
  白日做梦。
  桑田赏了他个大白眼。但她可不敢说出口,免得惹恼了他真的要赖着跟她上楼去。
  “好了,老婆。接下来我会出差几天,你要乖乖的,记得想我。”
  桑田终于得了赦令,兔子遇到大灰狼似的爬出了权城那辆大怪兽一般的车。
  老妈罗秀丹早已准备了丰盛大餐,本来是准备迎接准女婿的,但不想中间出了意外。
  这准女婿啊,还得下次再约了。
  但这并不能打击罗秀丹对于女婿的期盼与渴望。
  失望了一小会儿的罗秀丹同志便重新打起了精神,等桑田刚一着家,罗秀丹就念叨上了。
  无非就是这位完美相亲对象全先生有多好多好,这次的迟到只是个小意外,美丽的插曲而已,所谓好事多磨。下次要再帮桑田安排和这位全先生见面重新相亲。
  这世界上最急着嫁人的不是剩女自己,而是剩女的妈妈们。
  尤其是像罗秀丹同志想象力丰富骨子里又富于浪漫气息的妈妈。
  一番话差点没让吃着饭的桑田噎死。
  包里已经藏着和权城的小红本儿的桑田,哪里敢答应。
  她总不能现在怀揣着这刚还没捂热的和别人的结婚证儿,就又去和这位全先生相亲吧?
  那也太奇葩了!她心再大也干不出这种事情来。
  而且现在的她可烦着呢!
  跑去捉奸被人睡了不说,还脑残地被人拐了当老婆,领完证儿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的女人,全天下恐怕也就桑田一个了。
  她已经不能用人才来形容自己了。
  各种借口搪塞推掉了老妈罗秀丹欲再一次撮合她与那从未谋面的全姓完美相亲对象的见面后,桑田下午郁郁寡欢地去上班了。
  一想到自己干的那些荒唐事儿,桑田就恨得牙痒痒,咬牙切齿恨不得啃他的骨头吃他的肉!
  她这牙一咬,就咬了七天。
  骨头没啃着,肉没吃到,连权城的影儿都没见过了。
  新婚七天里,权城就这么消失了。
  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样。难道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
  一夜七次后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