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18、我们去把婚给离了!
“全先生,你别这样,咱们要不换个地方再聊?”
  “桑小姐!”一直和和气气老好先生一般的全世艾忽然变了脸,似乎有点生气。
  “你在逗我玩吗?”
  “我……”桑田一脸懵逼。
  “桑小姐,我是真心出来相亲找结婚对象的,不是玩玩的!”
  “我……我也不是玩玩的啊!”桑田真心觉得委屈。
  “你不是玩玩?你身边有这么一位长得英俊不凡又超级有钱的男人在追求,还能看得上我这样儿的吗?你说你不是在逗我玩,谁相信呢?”
  这世上喜欢钱的女人太多了,如果对方和他一样也是小富小贵的人,桑田会选择他,全世艾还能相信。
  但坐在对面的男人明显不是一般人,这种人财富不可估测,并且又长得完全不比电影明星逊色半分。
  超级有钱,还超级帅,这样的男人连男人都会没有抵抗力,何况是女人?
  叫他能相信桑田不是在逗他玩儿?
  骗骗不谙世事的纯情小伙还说得过去,可要想骗他这经历过社会的成熟男人,简直天方夜谭。
  全世艾心里一番愤愤不平,其实潜意识里还有另一层的想法。
  那就是,他此刻就算对桑田再满意,也得罪不起这样的有钱人啊!
  为了一个见了一面的相亲女人得罪权贵,明显不是笔划算的生意。
  桑田一时无言以对,有苦说不出。
  总不能告诉真相吧?
  这样无疑就暴露了那晚的事情,一旦暴露,全世艾也不可能再和她相亲。
  总之,怎样的结果都是这次相亲又又又黄了!
  这一切,都是拜权城所赐!
  “桑小姐,今天就这样吧!”
  全世艾说着就站起身准备走人。
  桑田站起身伸手就准备去拉住全世艾。
  其实她不是想去挽留,拉住对方只是想道个歉,毕竟权城刚才那一番炫富,很可能伤了对方的自尊心。
  但这看在权城眼里,就是她对这个叫全世艾的男人十分满意,并且打算不依不饶,死缠烂打。
  早已处于爆发边缘的权城,终于要爆发了。
  “权太太!”
  权太太?
  桑田一怔。
  全世艾一愣。
  权城抿唇,悠悠然喝了口咖啡,不紧不慢,不咸不淡。
  “权太太,你别忘了,你可是已经结了婚的女人!你老公我还在你旁边坐着呢,你勾搭其他男人试试?看我不打断那男人的腿?”
  权城说着,眼睛危险地一眯,吓得桑田一哆嗦,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顿了顿,赶紧缩了回来。
  全世艾脊背一僵,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了看桑田,又看了看一脸严肃的权城。
  瞬间感觉受到了欺骗!
  颤巍巍地伸出手,指了指桑田,又指了指权城,面目忽而变得狰狞。
  “你,你们,是串通好来捉弄人的吧?你们太过分了!”
  全世艾说完,愤愤然拂袖而去。
  桑田愣在那里好半晌,回过神来,权城正在惬意地喝咖啡。
  “权太太,你是过分了点。”
  桑田彻底怒了,暴跳如雷,震天怒吼。
  “麻蛋,谁过分了?明明过分的人是你!”
  “你知不知道,我这辈子可能再遇不到这么好的相亲对象了,都被你搞砸,被你搞砸了!你赔我一个!”
  让现任老公赔给自己一个相亲对象,桑田又是天下第一人了吧!
  桑田气鼓鼓地冲出了咖啡厅,沿着马路大步快速地走着,恨不得把马路都踩穿一般。
  权城开着那辆柯尼塞格幽灵车以跑车的龟速跟在她身侧,按着喇叭。
  于是,桑田再一次跟着权城变成了猴把戏,被路上一众人围观了。
  走一路,看一路。
  桑田现在不爽,非常地不爽,一点就能爆炸的那种不爽!这会儿也没功夫在意别人的眼光了。
  “喂,桑小田!”权城一边按着喇叭一边在车里喊。
  “滚蛋,姑奶奶叫桑田,去尼玛的桑小田!”气愤难当的桑田头也没回,直接爆粗口。
  幸好现在她没穿警服,不然连脏话都不能骂,得把自己憋死。
  权城都要被她这口别扭的脏话给逗笑了,揉了揉额头。
  “得,桑田,桑小姐,权太太,先上车再说好不好?”
  “不好!本姑娘认识你吗?”
  “才几天不见,老公都不认识了?”
  “滚,我没老公,有也死了!”
  “……”
  继续走,继续追。
  “老婆,有什么事我们先上车再说好不好?”
  “去你丫的,谁是你老婆!”
  桑田忽然停下来,恶狠狠地转头。
  权城赶紧把车停下来,紧张地看着桑田。
  咬牙切齿好一会儿,桑田终于憋出一句。
  “靠,我怎么没想到呢?”
  “……”
  说着,从包包里翻出小红本本儿看了一看,又眼冒精光地看向权城。
  “权城,你下来!”
  “下来做什么?”
  “我们去把婚给离了!”
  “……”
  “你到底去不去?”
  “你先上车!
  “上车后你就带我去民政局离婚?”
  “你到底上不上来?”
  这意思是答应了?
  桑田高兴了,又看了看手上的小红本儿。
  非常不情愿地拉开车门上车,坐上了权城这辆比上次的布加迪威航更烧包的黑色柯尼塞格。
  落座后,权城立马倾身过来,桑田心砰砰乱跳了一下,赶紧躲开,双手捂胸一副防备样儿。
  “喂,你干嘛!?”
  权城抬起头来,盯着她的脸。
  见他在看自己的嘴唇,桑田连忙有捂住自己的嘴巴。
  这个流氓无赖,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要扑上来了。 
  没想到,权城只是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她,然后低头去给系上安全带。
  意识到自己又会错意,桑田脸上热了一热,赶紧把捂住嘴带手放下来。
  权城低着头,离桑田那样近,近到她能清晰地看到他的睫毛,和眼下那一圈青黑。
  这时候桑田才发现,权城居然穿着一件夹克,夹克里面还是夏天穿的T恤。
  现在正是隆冬,气温接近零度,冷风一吹更是冰冷刺骨。
  他穿这么一点就跑出来,是怕冻不死吗?
  “喂,要风度不要温度也不用穿这么少吧?”桑田忍不住开口,语带讥讽,却是有些不安。
  “嗯,刚从新西兰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