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0、权少生气了
桑田一番话说得有些刻薄,但却也是这一周来的真实心理写照。
  那七天,除了多出来的几条信息外,和她平时的生活没有任何区别。
  那领证和没领证又有什么区别?
  权城眉头拧得更紧,几秒钟后,忽然又松开,倏然就笑了。
  “我明白了,你就是在生气,生气我出去那么久,没跟你联系,对吗?”
  “我郑重告诉你,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喜欢被人耍着玩儿!”
  “我没有耍你玩。”
  “那你是几个意思?忽然冒出来和我睡了一夜,就要和我结婚,然后结婚了又跟我玩消失。不是耍我玩儿,你以为我真会相信吗?”
  权城额上青筋一跳,差点崩裂。
  “桑小田!”权城咬了咬牙,“我再说一遍,我这辈子只会有一个女人,所以不可能拿婚姻开玩笑。
  权城抬手揉了揉额头,颇有些无奈。
  “桑田,无论你相不相信,事实就是这样。我这辈子,都只有你一个女人。你这辈子,也只能有我一个男人。我们注定是要一起过一辈子的。”
  “……”
  桑田目瞪口呆,什么狗屁逻辑和狗屁理论?
  “你说的我听不懂。总之,你破坏了我的相亲,所以你必须赔给一个极品相亲对象。”
  “不用赔了,我就是,老婆你要的话随时找我。”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桑田怎么感觉自己听出一股颜色的味道来?
  “你少打岔!我是认真的,你必须对今天的事情负责,否则,我,我就和你离婚!”
  桑田还没发现这中间的逻辑问题。
  老婆问现任老公要相亲对象,不给就离婚。
  那给了还能不离婚?
  权城内心是崩溃的,太阳穴突突地跳。
  他一得到桑田要去相亲的消息,就立马从新西兰赶回来。
  下了飞机水都没喝上一口就赶去咖啡厅阻止她。
  结果,她倒好,和别的男人花前月下,大谈婚事不说,还差点上手要去摸人家的命根子!
  这还不说,他还没开始找她算账呢,她这就事后找他要赔一个相亲对象。
  关键是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们领证儿了,她是他老婆,他是她老公!
  哪有老公赔给自己老婆相亲对象的!
  这不是扯淡呢嘛这!
  桑田瞧着权城那无语又不耐的样子,更是委屈不打一处来。
  眼看着她那一脸拧巴委屈得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权城又烦又闷,心里憋得慌,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觉紧了紧。
  过了两秒,他瞥了一眼在一旁生闷气的女人,徐徐开口。
  “你真那么看重那个男人?”
  桑田将脑袋往旁边一转,脸看向车窗外,嘴里轻轻一哼,根本连个眼神都懒得分给他。
  见她不答,疑似默认,权城不禁大掌一拍,狠狠砸在方向盘上,眼中升腾起一股戾气。
  “行,那今天就让你弄个清楚明白,省得你念念不忘。”
  就在桑田一脸懵懂,对他这句话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转头一看,男人已经推开车门下车了,走到了不远处的一处绿树下,握着手机正在打电话。
  外面是景城的隆冬,寒意刻骨,冷风呼啸而过时,仿佛刀锋刮过骨头一层层地剥开一般。
  权城只穿了单薄的夹克,握着手机的修长好看的手指都冻得有些红了,但依旧站姿挺拔,单手插兜的模样自带风流。
  桑田盯着窗外的男人看了好几秒,忽而意识到了什么,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可她自认为从来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啊!
  更何况,权城虽然现在名义上已经是她的丈夫了,可直到现在两人也才见过三次,拍考那张红本本,说是个见过的陌生人都不为过,她又何须为了这半个陌生人一般的存在而这么较劲呢?
  心里的怒气依旧开始慢慢消散,而权城的目光正好也看向了车内的她,歪着头勾着唇角笑得满是不正经,引得桑田有些不自然地撇过头去躲开。
  这家伙,真是随时随地都在乱放电!
  过了大概一分钟,车门被打开,然后迅速关上,身边一阵冷气息飘过来。
  桑田刚想张口把话摊开说明白,让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然后再好好劝说权城一番,好让他早点看清一夜春宵并不是爱情,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注定不会幸福的……
  在心里一番草稿打了一长串,一个音节还没出口,车已经猛地就飙出去了。
  惊得桑田惯性下整个身子往后一仰,心也都跟着飞了出去,余光里是车窗外如急流一般飞速往后倒退到看不清影像的物事,哪儿还记得刚才要说的那些话,瞬间紧张得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定了定心神,干着嗓子想对刚才的事情开口说几句,好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省得让人觉得她无理取闹。
  可权城的脸实在太臭了,桑田斜眼瞧了好几次,话到嘴边又噎了回去。
  车内就这么尴尬地静了几分钟。
  或许是太过于心不在焉,连车什么时候已经进入了高速车道她都没留意到。
  男人凉凉淡淡的嗓音从耳边掠过。
  “桑小田,坐好,抓稳了。”
  话音一落,手上的动作利落干脆,桑田眼睛一瞪,垂着目光眼睁睁看着仪表盘上的指针滑动。
  终于忍无可忍。
  “靠,权城,你到底想干嘛!?”气势是有的,只可惜声音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破碎。
  这边厢急得跳脚,权城那头连一丢目光都没有赏给她,脸很冷,握着方向盘的修长手指和放松的坐姿,竟然让这个平时看上去没个正经的家伙,在飙车的时候还能显露出几分优雅姿态来。
  “你不是怪我破坏了你的相亲,赶走了你梦寐以求的相亲对象,让我赔给你?”
  “……”桑田只觉得这句话哪里不对,可没细想,刚想趁着这空档把自己刚才的想法说出来,便又听得男人悠悠道。
  “那我就赔给你,说不定还能买一送一,省得你在这儿跟我较劲。”
  这话阴阳怪气不说,怎么还透着股子……酸味儿?
  直到这时候,桑田才后知后觉地问了一句。
  “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才生气,才在这儿发疯飙车呢吧?”